曹干石:江南梅雨

2013-05-07 13:36:04  来源:大公网

  文\曹干石

  江南的梅雨来得神奇,来得急骤。前几天还是烈日高悬,闷热难熬,可一转眼,东南风一吹,云障雾遮,梅雨说来就来了。

  江南的香茗,饮誉中外。三分靠土地和人的栽培,四分便靠梅雨的滋润造化。“小满”以后,一阵雨,一层绿。雨后,盘山茶园,层层叠叠,又爆出一茬茬的新芽,满目绿色的世界,彷彿是浓得融不开的云彩。剪成杯形的茶树,万千茶叶,恰似剔透的翡翠,玉润润的,晶莹、鲜嫩。明明净净的梅雨,宛如全化入了这绿森森的茶园中了。

  这时,你在细雨中掐下一片刚绽的茶叶,含在嘴里,扑鼻一股清香,悄然弥漫开去,令人气爽神清,细细咂摸,一丝淡淡的苦涩,又彷彿含着一缕缕的甜味,舌底生津。漫山茶树,犹如碧沉沉的梅子酒,潺潺地在胸中流淌,不觉竟有三分醉意了。

  梅雨季节,正是农家最繁忙的时光。春蚕要结茧,小麦要上场,秧苗要栽插,忙完麦场抢栽秧,家家户户无闲人。碧波泱泱的水田里,蛙声一片,田中倒映着一个个忙碌的身影。缠缠绵绵的梅雨,迷迷蒙蒙,淅淅沥沥,天日不开,“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那晶亮亮的雨丝,温润、亲切、绵长,牵来了一幅幅动人的农耕图。雨雾濛濛的田野里,农人们躬身弯腰,手握绿秧苗,点水成行。随着水田倒映的悠悠荡动,农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条笔直的“绿线”,这是插种者栽下的希望。

  雨雾中,一声声清脆的布谷鸟叫,呼唤出一群群提着竹篮的村姑,她们像一支支飘舞的彩蝶,笑闹飞进一片片碧绿的桑园。纤纤玉手,采摘下一张张肥硕的沾着雨滴的嫩叶。采满了篮子,她们就把竹篮挂在桑树枝上,寻觅枝上紫红的桑葚儿,一颗颗往嘴里送,吃得满嘴乌红。

  梅雨季节的竹林,正是最茂盛时期,老竹健壮,新竹吐翠,根根嫩竹刚吐枝展叶,有的还沾着一层咧嘴的笋衣,经过梅雨的洗礼,越发青翠挺拔。雨滴落在竹叶上。细雨催发了地下的“行鞭笋”,那些躺在地下竹鞭上的笋芽儿,受梅雨滋润,也一个个拱松浮土露出头儿,成了农家稀有的佳品。竹林边星星点点的杨梅树,正是挂果的季节,一阵阵梅雨,一阵阵火辣辣的太阳,便把杨梅催红了。满树硕果累累,酸酸甜甜,诱来了馋嘴的孩子们。

关键字: 江南 梅雨
责任编辑: 唐一婷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