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阳:吃糖的菲律宾妇女

2013-05-16 15:54:06  来源:大公报

  文/张阳  

  星期天是公众假期。在中环的街道上、广场上、地下通道里,有很多来自菲律宾的妇女们聚集?,享受?她们这一周一天的公众假期。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名称来称唿这个群体,而不是简单粗暴的“菲佣”二字。我不是仇富,只是想给同样在异国他乡靠自己劳动生活的人们一些平等的尊重。

  每个星期天,她们三五个一起坐在铺开的毯子上,中间是各自为当天聚会准备的食物,有装在饭盒里的,也有装在白色的一次性餐具里的,卖相看上去虽不太好,但绝对丰富。她们每一个都是打扮一番才过来赴这一周一次的约会的,虽然在我看来她们打扮的有些“用力”,刚洗的长髮还有些湿,香水的味道因为喷的过多而有些浓重刺鼻,妆画得过于鲜艷(腮红太红,眼影太蓝),配饰过于累赘,但不要紧,打扮这件事,本来就见仁见智,当事人觉得自己美最重要。不需要更多的东西,接下来就可以狂欢了。她们大声的说?家乡话,做?可能能增加收入的小手工製品,她们分享食物,唱歌,跳舞,大笑。简而言之,她们看起来非常的融洽,非常的开心。是那种不用穿?时髦的衣服,画?精緻的妆,戴?价值不菲的首饰在星级酒店吃下午茶的融洽和开心。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我还心存疑惑,为什么她们笑得那么大声,为什么她们觉得自己打扮得很美,为什么她们看起来那么高兴。前两年我刚巧认识这样一个来港工作的菲律宾女性,她叫玛丽,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十几岁的儿子,但她看起来依旧像二十出头的小女孩一样的年轻,笑容很纯真,说话很温柔,做事永远不急不躁,有条不紊,感觉她心如明镜,没有一般都市人的慾望和困惑。我向她表达了我的疑惑,她说,她大学毕业后就结了婚,她是因为丈夫的暴力对待才离婚来到香港工作的,她对自己在香港的工作和生活十分满意,虽然要跟儿子分开,但她在香港工作的收入比在菲律宾工作的收入要高很多,“我的梦想是在家乡盖一栋我自己的房子和儿子住在一起,而且我已经快存到足够的钱了”,她坐在我对面,边擦?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书,边看?我说,语调和往常一样平缓,微微笑?。我却在那一刻眼眶有点热,原来我只需要那样一个简单的梦想,而不是金银满屋,拯救世界。

  我是个“路痴”,总是认不得方向,虽然已在香港很多年,但我依然需要问路才能去到目的地。我那天要去听一场在香港大会堂举行的音乐会,出了中环地铁站后怎么都找不到方向,我便走到出口前的一个书报摊,向坐在那里的档主询问。怎知还没等我开口,他便皱起眉头,不耐烦的边朝我摆手边说“唔知啊唔知啊”,也许是他心情不好,或者是肚子饿了,我暗自为他开脱?,不情愿的道了声谢便走开了。我无奈之下只得朝?一个人多的广场走去,原来那天是周日,广场上有很多菲律宾妇女在聚会,我抱?试一试的态度,向其中四五个女性组成的一个“小组”询问方向,她们很热情,四五个人都在给我指方向,其中之一个甚至还想领我去到目的地。我无意做比较,也无意将问题上升,这不过是我那天遇到的一件真实的小事,我看到的是不那么快乐的香港主人和快乐的菲律宾客人。

  我记得这样一句话:人不应该追求快乐生活,快乐就像糖,只是一种味道。我的理解是快乐生活不是追求到的,而是一丝一丝品味出来的,糖嘛,本来就是谁吃谁知道。

责任编辑: 唐一婷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