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斗全:山居

2013-05-16 16:01:30  来源:大公报

  文/马斗全  

  一说到山居之乐,便使人想到古人关于山居的一些诗句,如“好山多在眼,尘事少关心”、“经行天下半,送老此中闲”、“入门明月真堪友,满榻清风不用钱”、“身游与世相忘地,诗到令人不爱诗”之类。连爱国志士丘逢甲也说“人生所乐在居山”。“山居”一词如今越来越多见,似乎渐成时髦语,但多欠确当。例如有位着名作家少年时代在山里生活过,有文章谈其“山居岁月”。山里的老百姓,住在山中,当然算是“山居”,但这“山居”和人们通常所说的山居,并不是一回事。该作家小时候虽随母亲在山区生活,但却不应称之为山居。至于许多富了起来的人在城郊山下建了别墅,以及许多建不起别墅者到山中馆舍去度假,都不当称为山居。余秋雨住在香港的豪华宾馆,而名所写之书为《山居笔记》,则更是对“山居”二字的亵渎。古来所谓山居,是指离开喧嚣、奔竞之地,到山中去住,取简朴、安静、闲适、自在之意,不但属自愿,而且以此为乐。如果是被流放或强制劳改,像聂绀弩、荒芜那样被遣至山中伐木,也是不能称为山居的。而且,不仅仅是去山中住,诚如唐代史学家李延寿所说,“松山桂渚,非止素玩”,还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不尔,则与夫樵者在山何殊异也?”可知一般意义的劳作、生活在山里,如“樵者在山”,是不能称为山居的。综合古人的看法,山居一是清静闲适,二是重道修养。既然为重道之闲适,那就不是只图清闲,而是有所为或曰有所欲,须洁身自好,不断自我提高与完善,以达高尚的精神境界,所谓“道可重,理宜存”。“非有自然纯德,其孰能至此。”所以古人谈到山居时多有“激贪”、“矫俗”等语,希望部分人的高洁,于世道人心有所裨益。

  中镇诗庄的设施比较简陋,只是大胜于陶渊明的“草屋八九间”。但那里四面青山,除了水声与鸟语,便是松风与花香。诗人们可相偕林间散步,溪畔观鱼,亦可庄前听鸟,岩下读书,兴来时则登高一咏,尽情享受林下之乐与尘外之趣。何况我这次是参加中镇诗庄癸巳夏雅聚优游活动,相与优游的均是诗人,诗词界几位翘楚也都说要来。诗友们可从容论道,尽情谈诗。于山居深有研究的谢灵运,曾撰《山居赋》,有句云:“山中兮清寂,群纷兮自绝。周听兮匪多,得理兮俱悦。”并且又说:“山中静寂,实是讲说之处。”所云“清寂”、“静寂”,在多资讯快节奏、五光十色、纷杂缭乱的当今世界,已是多么难得。“讲说”、“得理”,就是交流、讨论,有所收穫。霍山的雅聚优游活动,正具备此项功能,也最需要不受干扰的环境。在安静、清和、适意之处,读书、思考、讨论,对诗人来说,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或几人谈诗、闲聊,讨论一些平时不及细想的问题。或散步、爬山,观赏山景,看云起云落,与大自然对话。

  如今人们多愿意到山里去,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躲避城中的污染,去享受清新空气,所以有人称诗庄为今日空气、饮水、食品污染毒害之避难处。这一点是古人的山居理念所没有的。但古人谈到山居时所说的“抱疾就闲”,即是在山中怡养,与今之疗养却也相似。如果患了小病,尤其是精神、心理方面的病或其他慢性病,山居显然比住院强多了。“贱物重己,爱是长生”,“一笑尘劳外,都无病可祛”,山居应该说是善待自己的最好方式。

  一心想陞官发财的钻营者,或汲汲于虚名的人,断不会去山中住的,若偶去,也一定耐不得艰苦,要找条件很好的旅游宾馆。我出身农家,吃过不少苦,已惯简陋和俭朴,如今更是性趋恬淡,自然以山居为乐事,欲借之修身养性。我的那些诗友,也大多如此。我们虽无力如《北史.隐逸传》说的那样息世间“贪竞之风”,但“恬淡为心”、“独善”,自是可以作到的。总归,要对得住“山居”二字。

责任编辑: 唐一婷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