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大公园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鲁民:择偶眼光

  文/陈鲁民

  男婚女嫁,人之大伦。旧时“父母之命”那种就不说了,倘自己做主,虽“自由”了,但要觅得“佳偶天成”,也是需要眼光的。特别是女性,要找一个可相託终身的夫婿,必须看准,若看走了眼,会后悔一辈子,不是有句老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进错行”。

  但是,择偶时,能看到一个人的漂亮、帅气、高大、魁梧,看到他的行头、汽车、洋房、工资单,这可不算眼光,傻子也能看到;如果能看到一个人的内涵、潜质、发展空间与未来的上升高度,那才真叫眼光。

  唐懿宗时宰相王允的女儿王宝钏,天生丽质,金枝玉叶,那么多皇孙王子都没看上,却偏偏看上了勇敢、机智、大气的落魄公子薛平贵。为此,她不惜与父母决裂,搬出相府,薛平贵入伍后,王宝钏独自一人在寒?中苦度十八年。后来薛平贵登上了西凉国的王位,王宝钏也成了正宫皇后,夫贵妻荣,成了一段佳话,被屡屡编成戏剧、电影,久演不衰。

  看错人的事,也不罕见,常教人唏嘘嘆息。《西京杂记》记,汉武帝时会稽人朱买臣,虽以砍柴为生,但喜欢读书,胸有大志。其妻死活看不上他,骂他说:“像你这种人,终究要饿死在沟壑中,怎能富贵?”执意要离婚再嫁。可没过几年,朱买臣就发迹了,接连陞官,红得发紫,后来被授予会稽太守。上任路上,浩浩荡荡,不意看到前妻和丈夫也在为其修路的队伍里,就停车载上他们到太守府并安置在园中,供其好吃好喝。他的前妻又羞又愧又悔,仅过了一个月,就上吊而死。

  王宝钏一事,似乎传奇色彩太浓,朱买臣之例,演绎成分也不少,不妨再看看现实版。燕妮出身贵族,美丽绝伦,是典型的“白富美”,身边有众多条件优越的追求者,她却看上了个子不高,貌不惊人,又是平民子弟的马克思,而且还爱得很痴情。她在情书里写道:“我的亲爱的、唯一心爱的:你的形象在我面前是多么光辉灿烂,多么威武堂皇啊!”事实证明,燕妮是有眼光的,她用青春和爱情帮助一个伟人走向成功,自己也成为不朽。

  其实,我们身边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我有个姓吴的战友,家居农村,其貌不扬,但很内秀,他暗恋上了漂亮的团卫生队医生小于。后来,就鼓足勇气给小于写了一封情书,文采飞扬,一往情深,既有思想,也挺幽默,让小于有些动心。交往几次后,小于深为他的才华所折服,决心以身相许。虽然大家都觉得他们不般配,条件相差太多,但小于还是毅然嫁给了小吴。小吴转业后,几经陞迁,成了一个大都市的副市长,是所有转业战友里职务最高的一个。战友聚会时,大伙常开玩笑说,小于当年就是有眼光,早就看好了这个潜力股。形容眼光的词很多,诸如高瞻远瞩,明察秋毫,洞若观火等,但那大都是用来形容政治家的,不适合咱平民百姓,尤其是用到找对象这事上。形容找对象的眼光,就是看得准,有眼力,嫁对人了。具体来说,就是要看得远一点,不光要看到他的表面,脸蛋光不光,还要看到他的内涵,肚里有没有货色,不要光看他的家世是否显赫,还要看他自己有没有真本事;看得透一点,从甜言蜜语的表白里,要看出有几分虚假的内容,从无微不至的讨好里,要看出有多少表演的成分。这样,你选中的配偶,即便不是有雄才大略的未来之星,出类拔萃的成功人士,也会是本本分分过日子的“经济适用男”。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