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大公园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若荷:悠悠茶香

  文\若荷

  同事泡了一杯新茶。我坐在他的对面,埋头整理一份资料,氤氲的茶气扰乱了我的心绪,抬头端详他的茶杯,看捲曲的茶叶在滚烫的水中悬泊、舒展,向杯底次递坠落,便觉再生般地鲜活,竟看得呆了。 

  同事喜欢喝茶,每沖一次水,都要放很大一撮茶叶,待茶才些微泡出色来,就迫不及待地大口吮呷。所用的茶杯,原是盛饮料的玻璃瓶,不知从哪弄来的。我曾笑他的茶杯过大,而他说,小的茶杯只能满足喝功夫茶的人,大的茶杯才是喝茶人的习惯。又说,功夫是黄金,浪费不得!我知道,同事实在是喜欢喝茶,而不在意品茶。同事每天伏案读写,双肩及额角,常常被厚厚的典籍埋藏?。偶尔抬头,看到的也是他紧锁的双眉,只有在文章完稿的时候,才见他站起身来,用力伸展僵硬的腰背,左右摇摆稀顶的脑袋,眼睛闪烁著得意的神采。

  不过,有一种茶我也能喝一点,那就是普通的大叶茶,这种茶凡小卖部都有得买,无论品质怎么好,五六元钱就可买到,多少年了,似乎一直保持这个价格。我的母亲就爱喝它。母亲原本并不喝茶,一位老中医,印象里头髮鬍子花白的,精神矍铄。他为体弱的母亲看病,切完脉,开出几个药方,其中一个便是让母亲每天中午喝大叶茶,究竟治什么病,起初是不知道的,时间久了,只感到真得是精神渐好,后来竟离不开了。  

  原先以为,大叶茶便宜,绿茶则贵,因此当年生活艰朴的母亲才喝大叶茶。前不久结识了一位大夫,向他请教,他说,当年让母亲饮茶,必是为了使母亲白天提神,晚上保证睡眠,是调节心神的。大叶茶性温,绿茶则凉,我的母亲又有胃寒,如果换了绿茶,未必好。至此恍然明白。从此,我开始关注大叶茶,经常去商店里买一些回来,一半送给母亲,一半留下,闲暇独坐的时候,轻轻为自己斟上一壶,当硕大的叶片在杯中渐渐氤氲开来,我便在它那浓浓的茶香里思绪绵绵。正是这普通的茶叶,支撑?母亲的精神,走过了三十年的教师生涯,使母亲能够有精力教出更多的优秀学生,雏燕纷飞,桃李满天下。

  不知茶艺为何,前不久,偶有机会去一茶庄品茗。拾级楼上,典雅的小间装饰的古朴,其间,古弦铮铮,一曲《高山流水》缥缈在耳,听素衣淡妆的女孩娓娓道来,方才知道,茶艺原来是三件艺术的综合:一是茶的艺术,二是水的艺术,三是壶的艺术。其中点茶、沖水、斟入闻香杯,一道道程式,更具了艺术的讲究和说法。最后,又照女孩的指点,一口为品,二口为饮,三口为尽,竟就慢慢地咂出了些滋味——先苦而后甜,顿时兴味盎然。一个下午,仅仅是三杯香茗,就恋恋地流走了两个时辰。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