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大公园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璞:市长来了

在洛杉矶,有一天跟朋友——且称他朋友A吧,闲聊中谈到房屋购买中的一个问题,我们给一位搞房产经纪的朋友打电话咨询仍不得要领时,朋友A突然道,不如去市政府找人问问。谁知电话一拨,真的有市长本人来接听了,而市长听了他们的要求,二话不说便道:“好的,等我安排时间再给你们回电。

       文/王璞

  在洛杉矶,有一天跟朋友——且称他朋友A吧,闲聊中谈到房屋购买中的一个问题,我们给一位搞房产经纪的朋友打电话咨询仍不得要领时,朋友A突然道,不如去市政府找人问问。他口气轻描淡写的,就好像说要去酒吧喝一杯般随意。我不由得反问一句:“你是说市政府?”

  “是呀,这有什么奇怪?市政府不就是因此而存在的吗?”

  我因从十来岁起就为了父亲的落实政策问题成了访民,对政府部门、警察局之类的地方闻之生畏望之丧胆,到如今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朝那种地方多看一眼。谁知我这种态度反而让朋友A较了真,他说?就起身去开车,要领我去最近的市政厅看看:“就当观光嘛,二十分钟车程而已。”

  “不不不,我……”

  一旁的朋友B也笑了:“没事的,见识一下美国的民主。”大概为了让我安心,她跟我讲了她女儿不久前经歷的一件事。她那位上中四的女儿兴趣广泛,参加钢琴赛拿到的奖座摆满了家中壁炉台,可在学校参加的兴趣小组,竟然是股票投资。一帮小屁孩对炒股又好奇又没经验,大家争论不休之馀,就有人提出:听说市长是学经济出身,不如给他打个电话,请他来给我们讲讲。谁知电话一拨,真的有市长本人来接听了,而市长听了他们的要求,二话不说便道:“好的,等我安排时间再给你们回电。”

  “你看!我刚才说了吧!”朋友A听到这里插话,“他一定会排出时间来见他们的,因为美国有法律规定:市长接到市民求见要求之后,必须在十四天以内答覆并接谈。”

  “你听我说下去嘛!”朋友B接?道,“最令我感嘆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市长回电安排了来他们股票小组座谈以后,真的在那一天如约按时来到,而且他竟然是自己开车来的,连辅导老师都没惊动。来了就直接走进炒股小组活动的教室,坐下来就像邻家大叔似地跟那帮小屁孩聊了起来。他说自己其实并不懂炒股,不过可以跟同学们分享自己年轻时失败的炒股经验。讲完了自己的炒股故事之后他总结道:那次投资虽然失败了,他却从中得到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那就是,别碰自己不懂的事。座谈会结束之后他就自己开车走了。呆会儿说不定你能在市政厅碰到他。他就是我们这个市的市长。”

  半小时之后,我就置身于这座名叫Rancho Cucamongo市的市府大楼了。那是位于洛杉矶西部外围的一个小市镇,市府大楼是一座不起眼的两层楼建筑,看上去有点像专上学院的图书馆。最令我惊异的是还不是这座大楼的“寒酸”,而是楼里楼外的静谧无声。尽管门前有个超大的免费停车场,上面停的车却寥寥无几。而大楼内偌大的前厅也寂无一人,连个门卫也看不到。我们长驱直入,直走到内厅才有位中年黑人女子从一张桌子后面望向我们,点头微笑,却并不走过来。

  “我还以为……”我失口道。

  “以为什么,”朋友问。

  “这么容易见市长,这么容易上访,这地方还不戒备森严人满为患吶!”

  朋友笑道:“你现在想去求见市长吗?”

  我忙摇头又摆手:“干嘛?就为了咱们刚才那个小问题?我疯啦?我只是来参观一下、拍拍照而已。”

  “就是嘛,除了疯子,谁会有事没事跑这儿找市长玩呢!当你知道只要你有事,你随时可以找到人帮你解决;当你的问题只要搜搜谷歌打个电话就可以解决,谁会舟车劳顿跑这么个枯躁乏味的地方玩呢?”

  朋友又向我爆了一条内幕材料,他告诉我,前任市长本是位退休人士,退休后出于兴趣来竞选市长,不拿薪酬,义务服务市民,他说他当市长只为享受与人交往的快乐和成就感而已。结果,他干了一任就告退了,因为他耐不住这种门可罗雀的寂寞。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