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大公园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言止善:科学也有外史

  过去只读过《儒林外史》,近日读到另一本开眼界的书││江晓原的《科学外史》(復旦大学出版社,二○一四年五月),这本弘扬科学文化的新书,讲了不少与科学有关的歷史故事。

  书中谈到爱因斯坦的“奇迹年”。一九○五年,二十六岁的爱因斯坦在伯尔尼的专利局做一个小职员,他薪金菲薄,儿子刚出生,妻子忙于家务,一家人生活相当拮据,他根本无缘和主流科学家往来,只能在工馀和几个年轻的朋友聚首,一起散步、阅读或座谈。但就在这一年,爱因斯坦发表了五篇划时代的科学论文,对物理学前沿的布朗运动研究、量子论和狭义相对论这三个方面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后人评价,爱因斯坦可以凭藉其中任何一篇论文而获得诺贝尔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爱因斯坦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并没有融入主流的“民间科学家”(在当代,这是对难受人待见的一类研究者的称呼),他的科学研究也没有得到任何经费的支持。爱因斯坦后来在回忆这段生活时说:“鉴定专利权的工作,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幸事。它迫使你从物理学上多方面地思考,以便为鉴定提供依据。此外实践性的职业对于像我这种人来说简直是一种拯救:因为学院式的环境迫使年轻人不断提供科学作品,只有坚强的性格才能在这种情况下不流于浅薄。”原来,置身于“体制”之外的爱因斯坦,虽失去了许多令当代人羡慕的支持,却获得了科学研究最宝贵的资源——自由。

  该书介绍了许多段与科学有关的人类歷史。如上世纪五十年代,科学家即发现氟化物能防止龋齿发生,但人如果长期摄入过量的氟,则可能导致癌症、神经疾病以及内分泌系统功能失调等。科学家认为,为保护牙齿,可以在水中缺少天然氟的地区饮用水里加入少量氟。当年的美国,为饮用水加氟这件事,爆发了全国性的剧烈争论,争论持续了十多年││事实上到今天也没有平息。现在,有一点七亿美国人生活的社区公共饮水中加了氟。饮用水加氟也被美国人视为二十世纪公共卫生十大成就之一。不过许多欧洲国家并未在这个问题上追随美国,中国也是如此。听完这个故事人们会思考,在对待转基因食品的问题上,是不是也存在类似情况?江晓原把关于科学的这类故事作如此梳理,提醒公众(特别是那些认为“科学”一定意味?“正确”的公众)注意事情的复杂性,这是十分有益的。江晓原的书还引用了刘华杰教授的话:“哪怕科学上百分之百地证明了某物是安全的(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百姓觉得它不安全,那么它就是不安全的。”这话更有分量。

  江晓原博士,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主要研究科学史和科学文化。这位文理兼通的学者著述丰饶,且热衷于为大众写作。其作品常有材料翔实、文字灵动的特点。顺便说及,他还是一位金(庸)迷。

  • 责任编辑:杨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