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大公园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罗 琅:文学史书写及其不满

  上世纪中国开始有文学史的编写,最早资料是一九○四年北京京师大学堂林传甲编写的第一本《中国文学史》,同年苏州东吴大学黄人编写为教材的《中国文学史》。

  接?有胡适?陈独秀的《白话文学史》,钱基博的《现代中国文学史》,周作人《中国新文学的源流》……

  一九四九年后有王?的《中国文化史稿》与唐弢等编写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等。

  这些文学史都不全面,意识形态随?社会变革关系受到政治干扰。结果王?编写的却不为执者当局接纳和被批判;后来唐弢等人奉命集体编写出的《中国现代文学》,又受到海外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所抗衡,认为大陆以官方意识形态写现代文学史有弊端,他却以偏见的观点,认为文学不应为政治服务。他用自己立场,对大陆多数作家的意识形态观点进行敌视。因此既抹黑胡适、陈独秀和批评钱玄同等。

  说自己:“身为文学史家,我的首要工作是优美作品之发现和评审”。香港的刘绍铭教授不得不说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无疑是充满“偏见”的。

  虽然有人说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是海外中国现小说的第一本权威论述,称为“拓荒巨著”,他则“自说是以艺术与审美评论作家作品的优劣。”事实却以强烈的政治立场著称,偏见迭现立意。夏志清称:文学不应为政治服务,然而他在品评作家中却常流露其政治立场,所以对信仰不同者作家,激烈批判,否定四十年代许多作家;独以钱钟书和张爱玲两人的作品,认为是大家必读。又把张爱玲说成是中国最优秀、重要的作家。而她写的《秧歌》在中国小说史上是不朽之作;此外还有《赤地之恋》等。

  有人指出《秧歌》中写金根与其妹金花童年共同甘苦生活,是抄自她汉奸丈夫胡兰成在其《今生今世》中的童年回忆。

  又说钱钟书的《围城》技巧高明,而大陆众多作家作品入夏志凊法眼的只有张天翼与吴组缃。茅盾、老舍,则要重新评估,丁玲的作品却一篇都不入其法眼。

  此外夏志清也贬抑鲁迅、郭沫若、巴金……等心显示其自我膨胀,唯我独尊的心态。

  最近我在报上读到蒋芸小姐一篇文章,说去年(二○一三年)叶嘉萤教授的《红蕖留梦》中,夏志清对叶说去年他八十大寿,她赶不及来贺,要她写一首诗补贺,叶教授应命填了一首《金缕曲》,内有句:“古今说部衡量就,沈钱张,围城难并,倾城难偶,一语相褒评说定,举世同瞻马首……”

  蒋芸说:“《围城》钱钟书,《倾城之恋》张爱玲;都因为他一语肯定而忽然引起关注,他赞人从不留馀地……”

  又说她十多年前在香港岭南第二次见到夏志清,她在座,轮到她发言时,夏公不知如何听不下去,不断在台下要求发言,我也不客气的制止他:“夏公,你一生都在台上,我只这一次,你让我讲完……”

  蒋芸说:“以他对张爱玲的热捧,当然不愿旁人非议,而我既然敢来,也就没有怕,他一语相褒评说定,我也胆粗粗的没他大了我这一把。”

  蒋小姐真是好样的,理你什么国际大教授,为人牙擦正如他的大作《中国现代小说史》被《文学史书写及其不满》作者陈岸峰称为:──“颉顽文学史书”般。

  中国现代文学史应该重写,但要客观,不为偏见牵?鼻子走和为好大喜功的颉顽者胡言乱语,胡说八道才是。陈岸峰这本著作出版必引来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新见解。

  • 责任编辑:杨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