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的“中年”女性,我们并未老去

  文|郭肖

  这几天,被身边的“1988年的中年妇女”和“赵雷妈妈34岁老来得子”刷屏了,身边不断听到朋友吐槽,“那我是不是已经成了老年人?”、“我也快了”、“88年都算中年人,那我估计算是入土为安了”...我不得不说,如今作为女性,我们已经被牢牢圈在了年龄的线里。我依稀还记得我才毕业没多久,才刚刚进入职场想要为自己奋斗更好的生活,有人在这时告诉我,“你老了”。

  随便百度一下,衰老问题似乎从女人25岁起就如影随形,各种封面杂志、心灵鸡汤告诉你,你老了,你该保养了,你该自私一点只对自己好了,你该歇歇了,你该结婚了,你该生小孩了,你该回家相夫教子了,你该...但凡女人到了一定年纪没结婚,就会被冠以各种猜测,但凡离过一次婚,将永无出头之日。我们的文化不断将女人拉向“衰老文化”的领域,告诉她们“你不该...你应该...”。

  影片《楢山节考》里讲了这样一股故事:在日本信州的一个贫苦的小山村,由于粮食的长期短缺,老人一到70岁,就要被家里的长子背到楢山上供奉山神(其实就是将父母扔在山上,任其自生自灭)。阿玲婆那年69岁,她长着一口好牙,做事利索,吃饭利索,可就是因为这样,她被全村人耻笑,孩子也在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终于,她不断地自我发问,“为什么我到了70岁还长着一口好牙”,终于,她为了“符合”一个“70岁女人”的状态,在石磨板边缘磕掉了牙齿。

  这个小山村应该算是“衰老文化”的极端了吧。

  也许有人会说,贫穷语境下“衰老文化”里诞生的人性的扭、与残酷与我们现在完全不同,我们早已跨越了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年代。可是,当“1988年的中年妇女”、“34岁老来得子”这些语句以更直白的方式宣告某些群体对女性的定义时,我们才惊觉自己只是活在一个“弃老”方式更加温和的时代。我们心知肚明,我们沉默不语,我们乐此不疲。

  那些不断的告知女性“你老了”的人,如果只是营销商家摆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姿态指指点点,或许我尚可接受理解。但那些对此不断宣扬甚至造就了这一命题的人,我只希望诸君小心。唯年轻女性论的直男癌观点言辞空洞、逻辑混乱,而当那些所谓的过来人言辞锋利的告诉你“你老了”,“你该...”的时候,请立刻远离。

  用最从容的方式过好自己的生活。你还年轻,何曾老去。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相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