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马德里 拥抱圣彼得堡

2013-01-11 10:11  来源:大公网

 

 图:杜亚陶特别为舞团创作新舞《Nunc Dimittis》 米克洛夫斯基剧院供图

  自二○一一年一月纳曹.杜亚陶(Nacho Duato)出任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Mikhailovsky Ballet)艺术总监以来,全世界的观众便相应地调校了观赏俄罗斯芭蕾舞动向的焦点。大家关注的除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和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年度公演的舞季剧目外,还会留意同样位于圣彼得堡的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推出的古典舞剧与杜亚陶的作品;尤其是杜亚陶给舞团排演的新作。

  较早前,杜亚陶应邀到港短暂停留四天,我趁机请他畅谈两年来掌管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的经历。

  刘:能说说你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获聘为舞团的艺术总监吗?

  杜:其实我并没有递交求职信或向舞团查询是否需要聘请艺术总监。

  事缘我之前在纽约的古根汉博物馆(Guggeheim Museum)举行舞蹈讲座,米克洛夫斯基剧院的总监Valdimir Kekhman先生也到场听讲。当时,我跟六名舞者一起,我负责讲解,他们则作示范表演;最后还有提问时段。讲座结束后,Kekhman先生跟我洽谈效力舞团的事宜,他说曾看过一些我编排的舞蹈录像,问我是否有兴趣到他们的剧院工作。六个月后,我飞往圣彼得堡参观米克洛夫斯基剧院和芭蕾舞团,之后我又前赴伦敦欣赏舞团在当地的巡回演出。剧院方面说希望聘用我为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我看过剧院及舞团后,终决定加盟舞团。

  刘: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无论在表演风格、剧目、规模和运作模式方面,均跟你在西班牙国家舞蹈团(Compannia Nacional de Danza)的情形很不一样吧?

  抽象表现手法创舞蹈

  杜:过去在马德里,我管理西班牙国家舞蹈团和其附属的西班牙国家舞蹈团二团,前者由三十名舞者组成,后者则只有十五位舞蹈员;两个舞团主要演出我编排的剧目。我爱采用富现代感及非叙事性的抽象表现手法创作舞蹈,我也偏爱运用接近地面或扎根地面的动律编舞(my movement is earthy)。舞团成员均一视同仁地统称作舞者,没有职级高低的分别。

  现在,我需要管理一百六十名舞蹈员,我们有一座宏伟的剧院,还拥有自己的乐团和歌唱家。米克洛夫斯基剧院原本是沙皇尼古拉兴建的皇家剧院,其芭蕾舞团历史悠久,现存的保留剧目十分丰富。

  在这种规模庞大的剧院工作,面对这样一个以承传古典芭蕾剧目为常规的舞团,我必须按照规定把舞蹈员划分为首席演员、独舞演员、领舞及群舞演员的各等职衔级别。

  我发觉这做法确有实际的需要,尤其是演出传统大型舞剧时,譬如说《睡美人》,首席演员担演的戏分十分繁重,他们必需具备极为高超的技巧造诣,可说是肩负了整台演出的重担。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