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琪二十年没拍电影

2013-01-14 10:13  来源:大公网

  

图:关于聂华苓和IWP的纪录片,陈安琪拍了三年 本报摄

  上世纪八十年代,陈安琪拿到爱荷华大学电影硕士后,回港拍片。「二十几岁就做导演,蒙查查的。」

  处女作《窥情》仿效《后窗》叙事,向偶像希治阁致敬。《花街时代》讲湾仔旧区故事,片中黄秋生白净忧郁,兼具堪富利.保加式线条硬朗的侧脸。到了一九八八年的《爱情谜语》,陈安琪请来陈冠中编剧,为叶童、钟楚红和杜德伟二女一男写了一段暧昧三角恋。

  「那个年代,真没什么人拍过同性恋。」陈安琪说,她总喜欢尝新,「喜欢拍些自己没拍过的东西。」

  不论后来转行拍广告,还是新近迷上的纪录片,都是这颗不安分的、喜欢新鲜不愿拘泥的心在作祟。

  从一九八八到二○○八年,她二十年没拍电影,因为干这一行「好艰难」。「我们和外国导演不同,他们拍电影有资金,我们没有。」

  为了《三生三世》这片子,她写信给很多文化基金会,「美国的香港的中国内地的都有」。漫无边际的一封封寄去,却一点资助都没拿到。「有基金会回信给我,讲明从来不资助电影拍摄。」陈安琪说,「可能他们觉得电影是种商业活动吧。」

  「开源」不成,唯有「节流」。她的团队里,几乎人人身兼数职:导演兼做剪辑和混音;监制帮忙拍片;她在浸会大学电影学院的学生也义务帮忙,搜资料搜旧相片,参与采访,也参与后期剪辑。

  「在这行里挨到现在,唯一的理由就是喜欢。」她在浸会大学教电影,第一堂课就跟学生说:「拍电影一点都不浪漫」。

  「不喜欢,真的坚持不下去。」就像《三生三世》中的聂华苓和Paul Engle,为了一个目标,执著了一辈子。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