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排《睡美人》推陈出新

2013-01-23 08:08  来源:大公网

图:纳曹.杜亚陶在《巴赫叙╱静寂与空虚》里亲自演出

  舞迷都应该知道,十九世纪中,法裔著名芭蕾舞蹈家兼编舞大师佩蒂巴(Marius Petipa, 1818-1910)由巴黎移居圣彼得堡,加盟当时的皇家剧院芭蕾舞团。佩蒂巴后来担任马林斯基芭蕾舞团的芭蕾督导,并编排了《天鹅湖》、《睡美人》、《唐.吉诃德》、《舞姬》等长篇经典舞剧,对后世的芭蕾发展影响深远。

  如今纳曹.杜亚陶(Nacho Duato)告别马德里,定居圣彼得堡,掌管米克洛夫斯基芭蕾舞团(Mikhailovsky Ballet),同样惹人议论,甚至拿他跟佩蒂巴相提并论。

  刘:当您编排《睡美人》时,脑海里是否浮现了百多年前佩蒂巴在圣彼得堡叱咤一时的场景?您觉得有哪些方面可跟他媲美呢?

  借此估量本身实力

  杜:不。我从没把自己的处境看成是佩蒂巴当年移师圣彼得堡发展其芭蕾事业的再现。佩蒂巴是独一无二的(Petipa is unique)。

  他们把我跟佩蒂巴作比较的主要原因,在于自佩蒂巴逝世后,百多年间,我是另一位负责主管俄国的剧院芭蕾舞团的外国人;我也是第一个重新排演《睡美人》全剧,却完全没有根据佩蒂巴原来的舞蹈去作改编。(I'm the next foreigner after a hundred and [some] years. And I'm the first one to make a ballet after Petipa... [it] has not one step from Petipa.)

  二○一一年底,我给舞团编排的全新版本《睡美人》,没有套用任何佩蒂巴的舞步,连剧中最家喻户晓的「玫瑰慢板」(Rose Adage),奥露娜公主与四位王子共舞的一段,姿态动作全改成我的构思。公主没有手拿玫瑰起舞。这段舞虽被我改成崭新设计的动作,看上去依然十分古典优雅,赏心悦目。这是我第一出排演的古典舞剧。

  刘:很难想像您会编排古典兼具故事情节的芭蕾剧目。您在西班牙国家舞蹈团从事创作,二十年来向以排演抽象非叙事性的当代舞蹈,塑造别树一帜的个人风格见称。排演《睡美人》这类剧目,应该不是您爱喝的那杯茶罢?在这个新版本《睡美人》里还能看到您建立已久的独特舞蹈风格吗?

  杜:的确,排演这类剧目并不是我爱喝的茶。然而,你必需明白,有时候喝一些自己不喜欢的饮品,可为你提供不一样的体验。要去完成一些你不太乐意去做又十分艰巨的任务,实在极之困难。但这样做的好处是,你能借此估量自己的实力,你必需敢于迎接经验,往深一层去思想探索……。透过排演《睡美人》,我量度自己作为编舞家的能力(I measure myself as a choreographer),测试我能否处理古典芭蕾双人舞的编排规律,或调动四十五位身穿笔挺古典芭蕾圆短裙舞者的群舞场面布局……。

  常因应客观需要而创作

  昔日在西班牙国家舞蹈团排舞,动员的人数虽然较少,但我仍需考虑各种组合的编舞规律与场景调动;不同的是以前排现代舞动作,现在是芭蕾舞。

  我相信自己能够处理古典舞剧的群舞场面,也可以编排一部芭蕾舞剧(I know I can do corps de ballet... I Know I can do a ballet)。排演《睡美人》教我获益良多。

  观众欣赏《睡美人》时,一样能看到别具纳曹.杜亚陶风格特征的动律及表现手法。说实在的,我觉得这是我的杰作之一呢!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