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嘉祥设计无花不欢

2013-01-30 08:08  来源:大公网

图:黄嘉祥首次设计的三款利是封,身边的裙子将花朵与霓虹灯光元素拼缀起来形成强烈对比

  印度人说,花,是上天给地球的一个微笑;法国人说,花,是妆点生活的浪漫;中国人说,花,是富贵的象征;台湾人说,花,是什么?花,台湾设计师黄嘉祥说,是父亲悉心浇灌的园艺天地,是祖母床铺上暖和的被单;花,是他创作灵感的源泉。

  本身是时装设计师,黄嘉祥(Jasper Huang)首次应邀来港,设计了三款以花为题材的利是封。常以花为设计服装的素材,只是搬花过纸的小玩意,他却差点儿被难倒了。原来,他并不知道,香港人所称的利是封,就是台湾人的红包。「台湾的红包,一般都是财神等传统图案,小小一个『视窗』,不可设计得太挤太满,平常我创作的载体是布、衣服,面积较大,而利是封的平面与身体互动的表现方式都有所不同。」

    中西圆融 意境如诗

  不过,其中一款题为《锦上添花》的利是封,可说是漫天花雨。黄嘉祥采百花齐放的寓意,把东方味浓,人们彼此用作祝福的牡丹、海棠拼缀起来,真有点花意袭人的盛况,幸好,画面中搭配了西洋的郁金香,中国红用白色来和稀了,于传统之中透进了西化,在饱满之中保持了空间,细心的调度,很迎合香港人中西圆融的个性。

  白色,在另一款设计《花团锦簇》中,被黄嘉祥更大胆地运用在每一朵玉兰上,即整个利是封画面上的花朵,全是白玉兰。「我特别喜欢白色玉兰,清高、优雅、古典。」中国人过年时忌讳的白色,黄嘉祥却巧妙地以皇袍色的黄,来烘托衬底,利是封顿时金光流溢,贵气盎然。「那黄色是以前龙袍上的色泽,配合白玉兰剪影的编排,既呈现新年气象又具现代视觉的风格。」笔墨的勾画,诗般的意境,黄嘉祥要营造国画的味道。第三款《花开富贵》,则是疏密有致的繁花飘曳,「如把花朵抛前落下,像天女散花的感觉。」他设计的利是封可于新地各商场换领。

  爱花不是女孩的专利,黄嘉祥在生活中很爱栽种植物花卉,自小学开始学美术,家里便种满父亲栽培的花树,受到自然生态的感染,花,不自觉地由花园长在他的画作中。「我喜欢用水彩,淡淡的勾勒,再轻轻上色,一层层的晕染,有点国画和西画的混合味。」带着美术背景走进设计行业,黄嘉祥对花生情的记忆如影随形,「十年来,我都是自己画花布,每年创作至少十种不同的花卉图案。」

    祖母花布 启发灵感

  十年前,令黄嘉祥成名的花布,却非他所画,而是祖母的棉被单花布。「读美术时,我已非常喜欢祖母的床单及棉被布,非常漂亮。我去买了一套服装,跟祖母换来第一幅花布,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棉被,上面是牡丹花,百分百纯棉,我用来设计成礼服,其实那幅布已很旧了,质地变得柔软,甚至很易损坏。」

  祖母的主意打过了,黄嘉祥陆续向姑姑、阿姨等亲人又换来共五幅花布,有凤凰、竹、牡丹等,黄嘉祥还研究过,这些花布是由远东纺织厂制造,是台湾三、四十年代的出品,「无论是棉被、窗帘,都承载着中国人的祝福涵意,我觉得这些习俗应好好发扬。」他把这些人们觉得带点泥土味、乡间情的花布,设计成露背、低胸晚礼裙,就像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即时焕发高雅华艳的风采,很快刮起一阵台湾花布的「时尚旋风」,黄嘉祥其后获「二○一○年年度最杀新锐设计师」及○九年获国际成衣联盟「全球服装设计竞赛最佳布料运用奖」,是台湾第一位获得此项殊荣的设计师。

  下巴蓄着浓密的须,亲自亮相于今年春夏装宣传品的黄嘉祥,本身就有型得像一位男模,但他举止谈吐却又非常温文尔雅,对中国审美的概念似是经过钻研,听来颇有心得。

  他斯文地笑起来,说:「中国艺术的美好,是我到美国唸书后才突然发觉,我的外国朋友们都很羨慕有如此美丽丰富的文化,我才重新去了解属于自己的文化,发觉真的很感激感恩我们有如此美的东西。」

关键字: 设计 祖母 香港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