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辉:《13》刻画命运紧扣13角色

2013-03-08 08:14:53  来源:大公网

\

图∶十三位演员真情倾力演出 

  文/何俊辉

  剧栈制作、李伯衡编导的《13》,整出戏由一宗小巴意外令十三人(包括一个胎儿)陷入弥留状态开始,弥留状态构成的剧场空间有点像日本电影《下一站,天国!》(是枝裕和导演)中那个处於人间与天国之间的中转站,两者的中转站既似梦境又很真实,同样促使角色正视其“生前”的各种生活经历、人生态度和内心挣扎。《13》的十二个角色还要面对一个比《下》片更微妙复杂的处境,原来中转站有一位神秘主持人(周维基饰的阿朗),他迫十二灵魂於每十五分钟作一次投票,限时九十分钟,只要有一个角色选择死便全体不能返回人间,怎料每十五分钟都竟有角色宁愿死不想生┅┅

  社会各式人物缩影

  十二灵魂经连串剖白、交谈、争拗和投票後有(或没有)求生共识的处境,其创作灵感也许是来自电影/舞台剧《十二怒汉》中十二名陪审员在投票时须有共识才可判疑犯有罪的故事吧?《13》的故事处境、框架虽有《下》片与《十二怒汉》的影子,幸好众角色的背景和待人处事态度於刻画的笔触上,仍具原创的感觉,并写得鲜明和细致,不会使人将某个角色跟另一个角色的特质混淆,十三个角色包含十三种或以上的特质,便像整个社会各种人的缩影。

  十三个角色有丰富的层次和对比,罗家饰的许长安是大企业总裁,处事的决断与心狠手辣,是同一性格的一体两面;神秘主持人就像神一样,惯於在人间操控别人命运(生死)的许长安与郭医生(郭美棋饰)都受他主宰;此外亦有似是天使的阿Li(关震希饰)与似是魔鬼的阿汉(谭子仪饰),天使其实是个纯真的双失青年,而魔鬼则像喜盘算得失的生意人,非常有趣;关浩杰饰的方世杰是毫无权力的青年人,方世杰曾到许长安的公司见工,看不清楚未来的人生方向,而颖予雪饰的陈平则是个常被别人忽视和人生欠缺难忘回忆的平凡人┅┅总括而言,十三个角色的特质是环环相扣,能构成大量戏剧冲突和张力,这正是《13》的群戏十分好看的原因。

  黑白灰具迷离气氛

  结局前揭发卢可儿饰的学生妹原来没怀孕及还有另一人在神秘中转站,令戏剧惊喜度进一步提升;可惜众角色於结局围圈并轮流剖白自己离开中转站後的生活有否改变,却显得俗套和有草草收场之感,为何编导不能想出更有创意的结局处理手法,令戏的感染力推向顶峰或留下一些可让观众深思的馀韵?

  剧中大部分演员能将角色的特质呈现得活灵活现;不过从《13》亦见到一个业馀剧团演员常犯的毛病(替演员演技把关的导演更应负责),就是演员往往以夸张得超乎现实的身体语言与讲台词方式来演戏,以弥补内心戏演绎的力有不逮,却令演技跟场面的气氛格格不入,新演员应先学会掌握“从心而发,适可而止”的演技要求。台位处理上,笔者喜欢导演安排小小不时躲在一旁(如椅子後),却仍被其他角色和观众见到他难以掩饰的内心不安。

  《13》的布景、空间和服装设计全用黑白灰三色,成功营造出似梦迷离的中转站气氛。演区中大部分椅子是黑色,只有一张是白色,明显创作人有一些讯息要表达给观众,可是笔者觉得情节的处理未能清楚、准确让观众领略到白色椅子存在的理由,例如为何剧中的有权力者和乐观者不坐白椅?为何总怕事怕死的小小忽然敢坐白椅?为何众角色会拉小巴司机坐白椅?都欠缺细致的角色内心状态刻画。

  当主持人收起几张黑椅时,笔者感到似乎是象徵宁死不想生的角色由一个增至几个,但当主持人把黑椅全部收起後,此象徵看来又不成立,究竟收黑椅的行为实际象徵什麽?在行为无法跟任何情节或角色心态有具意义并易理解的融合下,也许只有创作人才知道答案。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