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字者寿——书法老人鲁昌敏自述

2013-04-12 08:41:36  来源:大公网

\

图∶鲁昌敏照片(今年一月二十六日摄於巢湖家中) 

  有一句说老年人的古话叫“黄发鲐背”,这“黄发”不是说老人的头发还没有白,而是说由白再变为黄色了。我恐怕就到了这个阶段,耄耋之年,我还是有些不服老。我的长寿之秘诀∶坚持散步和写字,写毛笔字。

  我之所以说“写字”而不说“书法”,那是因为我只会写字,没想过“书法”。谈起写毛笔字的初衷,只是为了写春联,我们家乡叫“门对子”。这一说,是八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学写字为了写春联

  我是安徽省巢湖市庙岗乡鲁集村人,生於一九二六年十月十日,自幼家穷,几代人没读过书。没读书对种田倒也没什麽影响,但一到过年就犯愁。年三十早上,家家贴门对子,相互比看。谁家的内容有新意,谁家的毛笔字写得好,谁家的人就自豪,受人尊重。所以,写好春联是每家每户十分在意的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求外人写。

  母亲说,家里人都没念过书,连门大的“一”也不认得,写门联子的人都没有,被人瞧不起,今後就是要饭也要送我去念书!

  就在母亲四处打听哪里的先生收费低又教得好的时候,天大的不幸向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庭降临了!我父亲到芜湖一织布厂帮工,因嘴角生一小水泡儿发炎,又因为无钱及时治疗导致感染加重,高烧不退,後来接回家里,最终也没能治好。父亲走了,那一年,父亲三十岁,我七岁。

  父亲走後,我念书的事就放下了。母亲一人挑起全家的重担。那时,我上有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年少的叔叔。为了养家,母亲先後给人家当过奶妈,还带我打过长工,我就给东家放牛、放羊,不要工钱,只求填饱肚子。我九岁那年,母亲又说起我念书的事,可又一件不幸打破了我的梦想。爷爷去世了,享年六十岁。

  直到我满十岁的时候,母亲终於带我找到一家私塾先生!那一刻,我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过年写门对子可以不求别人了。

  文化比财富更重要

  母亲为了我能念上书,在未来的岁月里更是吃尽了苦头!我常常想,母亲留下最重要的,还是莫过於那种精神。母亲一生辛劳,一身贫寒。即便日後我在上海收入颇丰的时候,她也是勤俭持家,几乎所有的资源、资金都围绕在对子孙的教育上,她一生最尊重的人是孩子们的老师,最严格的是管教孩子们不走邪路。特别是我外出工作後,儿女和家庭都交给了母亲和妻子。她们都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难,都以最美的品德、惊人的毅力和博大的胸怀,撑起这个家,把孩子们一个个养育成人。她们都一样不识字,但都知道识字的重要性,都知道让孩子读书比给孩子买衣服更重要,都知道文化比财富更重要。

关键字: 书法 长寿 春联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