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文化广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乌托邦爱情唱出神秘梦幻

今年香港“法国五月艺术节”亮点之一是上演摩纳哥蒙地卡罗歌剧院製作的奥芬巴赫歌剧《荷夫曼的故事》,从五月二十三日一场看来,演绎忠于原作,全场演出尚能传神地表现出剧中梦幻般的忧郁氛围,颇为成功。根据导演不同的构思,歌剧各幕顺序的安排有所不同,今次演出是序幕、第一幕奥林匹亚、第二幕安东尼亚、第三幕茱丽叶塔、尾幕。

  今年香港“法国五月艺术节”亮点之一是上演摩纳哥蒙地卡罗歌剧院製作的奥芬巴赫歌剧《荷夫曼的故事》,从五月二十三日一场看来,演绎忠于原作,全场演出尚能传神地表现出剧中梦幻般的忧郁氛围,颇为成功。简约的舞美设计所营造的环境、场景、氛围颇为奇妙且有效果。

  此剧系巴比埃(J.Barbier)和卡雷(M.Carre)根据德国作家荷夫曼(E.T.A.Hoffmann)的小说撰写剧本:诗人荷夫曼向友人讲述三次悲剧性的恋爱经歷:一,荷夫曼初恋情人是能歌善舞的奥林匹亚,没想到她竟是一个木偶机械人;二,荷夫曼与有肺病的歌女安东尼亚相爱,医生唆使她不停歌唱,因而致死;三,在威尼斯,荷夫曼被妓女茱丽叶塔所迷,杀了她的情人,但她依然另有所爱。

  此剧故事荒诞,偏离正道,却有趣味,获得肯定。

  根据导演不同的构思,歌剧各幕顺序的安排有所不同,今次演出是序幕、第一幕奥林匹亚、第二幕安东尼亚、第三幕茱丽叶塔、尾幕。

  隆巴度歌声抒情音色亮

  就主题思想而言,这歌剧带有不少幻想的色彩与神秘的气氛,很有看头。这组主要演员以法国歌剧新人为主,颇有实力,奠定了演出的水平。荷夫曼是中心人物,一个风流倜傥而稍显颓废的浪漫诗人,他追求不到的感情都是乌托邦式的爱情,自食其果,一败涂地。法国男高音新星隆巴度(L.Lombardo)饰唱的荷夫曼,形象英俊,声音抒情,音色贼亮,“唱在面罩中”是一大特色。所唱出的“往昔,在埃森纳赫宫里”(序幕)、“啊!我要和她共同生活”(第一幕)、“爱情像甜蜜的梦是错的”(第二幕)、“这是悲切的情歌”(第三幕)等咏嘆调,以抒情的色彩生动地陈述了三次恋爱的悲剧故事,那么痴情、热情、多情,荷夫曼所追求的爱情都带有一种虚妄的色彩,滑稽却又可爱。

  穆尔姮演技歌艺俱佳

  歌剧中的三个女主角,即木偶奥林匹亚(第一幕),歌女安东尼亚(第二幕),妓女茱丽叶塔(第三幕),按惯例通常由一个女高音兼演,今次演出也是,但略有改动,爱尔兰女高音穆尔姮(S.Mulhern)一人饰唱三个角色,即安东尼亚、茱丽叶塔、斯泰拉。她的舞台形象非常靓丽,音质也很漂亮,是一位优秀歌剧新星。在第二幕中,她以清丽的气质和忧伤的音调唱出的“那隻斑鸠飞走了”,极尽抒情之美、歌唱之美。茱丽叶塔一角也很优秀,用声用情都较开放,富于感官色彩,把角色伪善、放荡、诱惑的性格唱出来了。她与尼克劳斯的二重唱船歌“美丽的之夜,爱之夜”(第三幕),在流动的节奏型伴奏下,配上柔顺的歌声,实在是令人牵魂摄魄,绕樑三日。这是世界上最富于迷惑魔力的音乐!剧中的歌唱家斯泰拉也是荷夫曼的偶像,但可望而不可即,在尾声中斯泰拉挽?林多夫走了,荷夫曼只有借酒浇愁,无可奈何。

  菲丽贝花腔色调微妙

  法国花腔女高音菲丽贝(I.Philippe)饰唱的奥林匹亚(第一幕),所唱出的“林中小鸟”,轻盈、清脆、华丽,有?冷艷之美。令人惊嘆的是,她的花腔在色调处理对比上十分微妙,声音的控制能力了得。法国次女高音瓦拉克(A.Varak)一人兼演二个角色,即尼克劳斯(反串角色)和缪斯女神。形神俱似,声情并茂,唱演兼优。

  法国男低音卡瓦利尔(A.Cavallier)一人饰唱四个角色(林多夫、科佩柳斯、米拉克莱、达佩图托),嗓音浓厚,唱法正典,人物鲜明,尚能表演出四个不同的反面角色(荷夫曼的情敌)的特性,但并无穷凶极恶之感,适体适度。

  剧中的群众场面由香港歌剧院合唱团担纲,所塑造的群体形象颇为生动,有静态,有动态,舞台调动多样化,演于剧中,唱于剧中,在戏剧表演上有所进步。男声声部颇为漂亮,特别是在序幕中的男声合唱尤为精彩,女声声部略嫌虚弱些。男高音廖匡饰唱的安德烈斯、科切尼、弗兰茨、皮蒂基纳乔,男中音钱深铭饰唱的路特尔、克雷斯佩尔,男高音陈永饰唱的斯帕兰查尼,男中音胡颢耀饰唱的贺尔曼以及女高音连皓忻饰唱的安东尼亚之母等,有型有款,入情入戏,值得一赞。

  在法国指挥家康纳克(E.Joel-Hornak)指挥下香港小交响乐团的伴奏,或是乐队编制较小之故,戏剧性表现力发挥得不够充分,音乐色调的变化也不够丰富,是为不足。

  香港歌剧院供图,相片版权属NETprozone.com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