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文化广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早期香港电影──国防电影与侯曜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香港成长的观众,对于香港电影最早的印象,往往来自电视台播放的粤语和国语长片,这些电影最早上溯至四、五十年代,都是二次大战结束之后拍摄。当中有本地电影人的作品,也有南下香港的上海电影人拍摄。至于太平洋战争之前在香港拍摄的电影,现在可以看到的已经屈指可数。有这个认知的观众,会发现二、三月间香港电影资料馆放映的节目之中,有三部战前剧情片,是一个多么罕见的机会。/文:行光

  三部电影分别在两个系列节目:“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电影”和“电影先驱侯曜”之中,分别是蔡楚生的《孤岛天堂》(一九三九年)、汤晓丹的《民族的吼声》(一九四一年)和侯曜的《太平洋上的风云》(一九三八年)。说起来三部电影都是曾经流行一时的“国防电影”,摄于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至一九四一年底香港沦陷这段时间,宣传抗战的电影,其中两部粤语,一部国语。国语片《孤岛天堂》由当时已经鼎鼎大名的蔡楚生执导,黎莉莉和李清主演,讲黎莉莉演的东北流亡的女子在“孤岛”做舞女,其实暗里和爱人李清从事地下工作,对抗汉奸组织。一众难民涌入孤岛,引发了重重矛盾,而最后的冲突则汇聚在除夕的舞会爆发。整部片子有极鲜明的忠奸对立,多数人物亦脸谐化。最吸引的,可能还是黎莉莉演的舞女,为了救国而牺牲个人的爱情,以及她居所强烈的光影对比,多少让人联想到她在《天明》(孙瑜导演,一九三三年)一片中的角色。

  粤语电影人的风采

  《孤岛天堂》由上海南来香港的电影人主导,基本上是以国语演出,偶而夹杂一两句粤语或吴语,还没有多少考虑粤语片观众的需要。而《民族的吼声》则是来自拍粤语片成名的汤晓丹,故事讲穷苦工人如何在知识分子的启蒙下,反抗压迫他们的奸商,并破坏奸商勾结外国走私物资的阴谋。这部电影的演员是张瑛、冯峰、吴回、曹达华等粤语片年代的重要电影人,观众除了可以见到他们年轻时代的风采,也会发现很多我们以为近年才流行的俚俗语言,原来有很长久的歷史。

  至于《太平洋上的风云》是近年才在美国寻回的“出土文物”,是左翼文人系统以外的反日电影。侯曜是默片年代已经活跃的导演,像今天还可以见到默片《西厢记》、《海角诗人》就是出自他的手笔,亦是民新公司的大片《木兰从军》的导演。除了从影,他也是热血志士,参加过中国青年党的抗日活动,做过东北讲武堂的教官,后迫于国民政府的压力来到香港。《太平洋上的风云》改编自他所写的连载小说,这本写于一九三五年小说从一对青年男女在东北抗日的经验开始,进而预言日本进一步侵华,引发了太平洋上的全面战争,日本与美苏等国大战而败。电影选取了东北抗日的段落改编,导演有很多说话要告诉观众,往往很直接地通过罗品超、李绮年两位主角之口讲出来。这样的表达虽然有点生硬,但热情洋溢之态和如今只剩残本的《海角诗人》颇有互通之态。而能够见到四十年代就已自杀身亡的大明星李绮年的活动影像,就更加难得。

  传奇一生 旧片修復

  不知是因为参与过东北的反日地下活动,还是因为作出了太平洋战争的大胆预言,一九四二年身处新加坡的侯曜成为日军攻佔之后,第一批“肃清”的对象,终年四十四岁。这位参加过反日和反俄活动,又被发现参加过共青团活动的戏剧家、电影家,因为左右都不讨好,所以多年来被中国电影史的学者忽略,直到近年才开始多了研究。这次香港电影资料馆“电影先驱侯曜”的节目,放映了他现存四部作品,其中有三部是二十年代的默片,包括中国电影资料馆所藏,拍于一九二六年,改编自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小说的《一串珍珠》。至于《海角诗人》和《西厢记》两部则是在欧洲发现,由当地的电影机构收藏及修復。其中《海角诗人》一片的“海角”实景,是在香港赤柱所拍。而《西厢记》则以丰富的影像,给出一个改编古典戏剧的精彩示范。

  有趣的是,三部默片分别收藏于内地和欧洲三个不同的电影机构,在三个国家修復,可以见到三种不同的修復状态。相比起欧洲的慢工细货,近日所见中国电影资料馆数码修復电影之中,既有影像修復近乎完美的《劳工之爱情》,也有像《孤岛天堂》那样仅仅是把翻沖的菲林扫描成电子档,所有的声画问题一概照旧,放映起来,除了不用担心菲林起火,画面雪花和黑斑处处,颇有旧日看失修残片的味道。到底月底放映的《一串珍珠》修復到怎样的状态,令人好奇。

  • 责任编辑:杨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