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渝:浮一大白

2013-01-06 09:31  来源:大公网

  文/王渝  

  最近爱好杯中物的老朱声称,考虑健康,把自己限制到餐饮聚会只浮一大白。我听了很欣慰,鼓励大家帮忙他维持新建立的好习惯。他下决心这样做,也是其来有自。老张前几个月,突然中风,幸好及时发现送医,现在说话功能恢复得已经接近正常。老张外形精神奕奕,高而偏瘦,他的中风太出人意料。大家谈论起来,都有份罪恶感。他喝酒一杯接一杯,我们从未劝阻,倒是还起哄地劝进。

  我也喜欢喝酒,却并无酒量。我喜欢的是气氛,一杯在手,聊天特别起劲,尤其是和写诗的朋友。以前,我常下班后和小严在大中央车站的酒吧碰面,一杯下肚,我们会对着笑:我笑他满脸通红;他笑我像煮熟的龙虾。加东说小严的好诗都是喝了酒后写的。其实,只要有人称赞的诗,小严都说成是酒后杰作,如此这般似乎便能沾上李白遗风。

  大学时代,我常和诗友们聚在一起喝酒,喝的都是便宜的劣质酒,好在年轻没得肠胃病。有次我们附庸风雅,玩传酒的游戏,酒杯传到某人手上,酒令官叫停。这人就得说出一句与酒有关,但不带「酒」字的句子。酒杯传到张拓芜手上,他愁眉苦脸说:「罚我浮一大白,我想不出句子。」他说罢仰首喝下手中酒。大家笑着大叫:「你已经说中了!」

关键字: 喝酒 健康 中风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