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而:王蒙不老

2013-01-06 09:54  来源:大公网

  文/姗而

  对王蒙的佩服,始于读他的《青春万岁》和《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开放改革后读他的《夜的眼》、《青狐》等作品,读到他对生活始终怀着的赤子热情和敏锐。他作品中的诗意睿智和抵死幽默,都体现出一个出色作家的素质。这些年看到他上媒体的清谈节目,精神饱满,谈吐生风,有一次是全英文的对答。那是自学结果。王蒙有语言天分,当右派下放到新疆,他就练了一口流利维语。

  认识他或研究过他的朋友都说王蒙太聪明了。那不但是指他曾当右派后官拜文化部长,写作当官疾走悬崖,两不耽误;还在于他的作品和答问、发言时表现出的头脑的清醒,语言的机智。

  王蒙的主义不是那么易变的,这源自他十四岁就加入中共的「童子功」(王蒙言)。但他对社会、文学的思考又颇自由开放。他不咄咄逼人,听他谈话滴水不漏,面面俱到,但又常有智慧火花的闪烁,让人觉得舒服过瘾。

  多年前城市大学的张隆溪教授发起过香港学人参加的文学沙龙,我曾去参加过一次。那次王蒙出国路经香港,也来了。他的发言自然是重头戏,说的什么早忘光了,只记得沙龙的气氛很是轻松。

  忽然提起王蒙,事因在网上读到了他近日在澳门大学有关莫言得诺贝尔奖的一次发言。虽然他已七十有八,但作为莫言的前辈、同行和永不可能得诺奖者,其言谈一如以往得体、机智、聪明,甚至是时尚。

关键字: 王蒙 青春万岁 时尚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