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止善:上海人

2013-03-04 09:28  来源:大公网

  文\言止善 

  我曾在上海读小学,至今仍能讲几句上海话,听别人用上海话聊天,基本能听得懂,因之,对上海人,我没有什麽陌生感。若要讲出印象最深的上海人,应当是我的高佩玉老师,当年她约三十来岁,不少同学称她为“高妈妈”。就在我将随父母回内陆省份生活,要和她分别的时候,她送我一本《儿童时代》做纪念。

  工作後,接触最多的“上海人”就是原先生活在上海,大学毕业後因“工作分配”(对不少年轻人而言,这可能是个陌生概念)来外省的同事。总的印象,他们的生活作风都可以用“精细”两个字来概括。譬如一般的穿,质地未必上乘,但一定很整洁。涉及到钱,无论谈工资还是物价,他们一般都会用明晰的数字来表达。我有几个来自上海的朋友,他们帮助过我,有的是在读书碰到难题时,有的是在日常生活里。

  余秋雨在其文化散文《上海人》里如此描写外地人眼中的上海人∶“精明、骄傲、会盘算、能说会道、自由散漫、不厚道、排外、瞧不大起领导、缺少政治热情、没有集体观念、对人冷淡、吝啬、自私、赶时髦、浮躁、好标新立异、琐碎、世俗气┅┅”总之,几乎全是负面的评价。分析上海人的来源时,《上海人》指出∶“究竟有多少地地道道的上海人?真正地道的上海人就是郊区的农民,而上海人又瞧不起‘乡下人’。”上海是一个有特殊历史地位的城市,“对於一个自足的中国而言,上海偏踞一隅,不足为道;但对於开放的世界而言,它却俯瞰广远,吞吐万汇,处势不凡。”余氏有个小结∶“上海人的眼界远远超过闯劲,适应力远远超过创造力,有大家风度,却没有大将风范,有鸟瞰世界的视野,却没有纵横世界的气概。”

  今年元月份,上海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央视做了跟踪报道,许多人都知道。一位粗心的农民工,在大街上骑电动车,不小心,把口袋里本来用张纸包的一万七千多元撒了一地。这可是他父亲辛辛苦苦扫大街挣来的血汗钱。他忙下车来捡,捡起了三千多元。在旁边扫地的清洁工也帮他捡起了几百元。其他的,都被哄抢的人掠走。最恶劣的是,有一辆中巴车,在事发现场急停,从里面跳出几个汉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像饿虎扑向羊群,成为哄抢的干将。电视播出此新闻後,有部分人交出了不义之财。此後,网上有过一阵讨论,有网友认为上海人死爱钱,素质差;也有网友认为事情发生在城乡结合部,干缺德事的多半是来上海的打工者,并不是地道的上海人。有一批人出来向失主捐款,所捐数目已超过被掠走的,受益人表示会将多出的钱交付公益。电视里,出现过一个上海人,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戴眼镜,他找到了失主後,先代表 上海人向他道歉,继而掏出两千元给失主,他说明那些哄抢的人并不代表所有上海人。他匆匆离去。我敬佩他,这个普通的上海人,做了一件意义深刻的事。

关键字: 上海人
责任编辑: 李兴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