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大公园地 > 小公园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叶特生:恐怖新一代

  大家在谈台北捷运车厢里杀人的那个大学生郑捷,当他拿?刀子,向?真实的人,下手刺下去的剎那,他心里面在想什么?面对一张张真实的人的面容,怎么下得了手?看?被害人惊慌逃窜,在痛苦中倒下。必须有足够的恨,才可令他下手如此之狠。但这些人他都不认识,恨从何而来?

  恐怖分子尚有歪曲的教义支持,连环摧花手尚有对妓女的恨意。这个随机杀人者郑捷,冷静,理性,计划缜密周详。杀人不同于激情喊口号,他究竟怎样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尤其他事后那副漠不在乎的样子说:不用道歉!为什么要道歉?

  一个关过死刑房的朋友说过:杀人,是一种“特别的残酷”,要有极强的“心脏”才能承受。有刀有枪,杀人不用特别的体能或技术,职业杀手的高额酬金,是因?有杀人的冷漠与胆气,简单说:不把人当人,不把血当血,甚至不把真实的处境当真。对于他,就如在玩电玩,杀十个当五双。

  这样的杀人,不必带恨。对于他,一切只是虚拟处境,实在没什么好道歉的。

  现代少年人爱玩网路的密室杀人游戏。这些游戏里,人非人,只是没有脸的、被杀戮的“影像”。他们日日面对?游戏中的“faceless crowd”,失去人性应有的温度、情感和喜怒哀乐。

  冷漠,是年轻一代的特点,少男少女以cool为荣。郑捷交拘留所后,有多名女子买日用品衣物内裤等送暖,cool竟对异性有致命吸引力,同时亦引起许多仿效行为,有人更想为他成立粉丝团。

  什么时候下一代变成这样?想来恐怖。这算是代沟吗?

  • 责任编辑:杨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