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中国古代史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羔羊》是赞美官员吗

《诗经.国风.召南》有《羔羊》诗,有人说是赞诗(“墨悲丝染,诗贊羔羊”),并且认为是赞美官吏燕居(官员退朝后回到家里闲处叫“燕居”)生活的诗,其实不然。《春秋左传.鲁昭公二十八年》说,晋国魏献子办一个案子,被告人乘他“退食自公”时,到他家里“拜访”,打算送歌妓贿赂他。

  大公网7月12日讯,当官的把老百姓称为“衣食父母”,也是中国的一个“官文化”。反映在文学创作中,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赞扬“衣食父母”、怀念农耕生活的诗很多,大都是士大夫(“父母官”)、文人所写。而作为“衣食父母”的农民,常年躬耕,偶也口占几句,或是纵情喊喊山歌,劳者歌其事,却绝少赞美那些“父母官”。

  《诗经.国风.召南》有《羔羊》诗,有人说是赞诗(“墨悲丝染,诗贊羔羊”),并且认为是赞美官吏燕居(官员退朝后回到家里闲处叫“燕居”)生活的诗,其实不然。

  诗写道:“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羔羊之革,素丝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羔羊之缝,素丝五总。委蛇委蛇,退食自公。”

  这里的赞“羔羊”,意指羔羊的皮毛洁白(素),柔屈(丝)。委蛇,形容步履纾缓而摇摇摆摆。全诗的重心集中在“退食自公”或“自公退食”四字。公,指官府。用今天的语言解释,就是官员吃完“公食”下班了,从府衙摇摇摆摆步行回家休息,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他穿着洁白柔软的羔皮休闲衣,步履那样纾缓闲适……全诗只是点到为止,没有一个批评的字眼儿,是赞还是讽,诸公自己去琢磨。

  而认为此诗是赞诗的,无非是说,在古代,官府既是“政府”机构,也是“公检法”职能部门,什么都得管。“县老槐根出,官清马骨高”,清廉穷困的官员比现在多,也比现在辛苦。那时候,民风淳朴,官员崇尚道德,诗中赞美官员的业馀生活,也不是不可能的。并引据孔子《论语.述而》:“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申申,衣冠整洁;夭夭,行动迟缓、斯文舒和的样子。认为赞羔羊实际上是称赞这些士大夫像“打工者”下班回到家里,悠闲舒和的样子。

  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妨看看《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这是很尖锐的刺腐诗。批评了无所作为,无功受禄,贪得无厌,不讲道德的人,怎么不早点死掉!还等什么!

  在魏风的《伐檀》里,诗人提出诘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意即你这个不稼不穑、不狩不猎却拥有大量财富的大夫,难道不是白吃白喝!

  这说明,“衣食父母”的诗里,常常是有严厉的批判态度的。

  《羔羊》反映出,那时已经有了“公膳”制度。大夫退朝,按常规要用公膳(免费的,据说吃得非常好,使一些官员都不忍下箸)。孔子定诗三百篇时,是把这篇安排在《风》部,而不是安排在《雅》、《颂》,说明是劳者之歌,作者应是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知识分子。对那些大官人养尊处优,衣?考究,退食委蛇,优哉游哉的精神状态,目笑存之,在?笔上很巧妙,把羔羊赞美一通。不尽之意,都在言外。

  今人蒋立甫称:“《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公膳,日双鸡。’杜预註:‘谓公家供卿大夫之常膳。’这与当时民众的生活水平相对照,无疑天上地下之别。《孟子.梁惠王上》中孟子阐述的符合王道的理想社会,在丰收年成,也才是‘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而大夫公膳常例竟是‘日双鸡’,何等奢侈!诗人虽然没有明言‘食’是什么,以春秋襄公时代的公膳例之,大约相差无几。”可见“八小时”之外,“委蛇委蛇”,并不是真的回家吃自家的小炒豆腐青菜。

  《春秋左传.鲁昭公二十八年》说,晋国魏献子办一个案子,被告人乘他“退食自公”时,到他家里“拜访”,打算送歌妓贿赂他。同朝的官员阎没、女宽知道后,觉得魏献子一直以清廉著称,如果这回真的接受贿赂,这个错误可犯得不小,打算举报他。

  他们来到魏献子家里,适逢吃饭时候,魏献子很客气地请两位一起吃“便饭”。面对大鱼大肉,二人吃不下,上两道菜,嘆了两次气,吃完饭又嘆一次气。魏献子觉得奇怪,说:“古人说当食不嘆,你们为何一饭三嘆?”二人答曰:“昨下午有人请我二人喝酒,没有吃晚饭,很饿,看你上第一次菜,怕不够吃,所以嘆气。上菜上到一半时,我们又反思:将军请客,岂会不管饱?心里自责,所以又嘆气。吃完以后,饱了,想到将军的心要是和我们的肚子一样,能够适足而止就好,不禁为之嘆息。”话里有话,终于说服魏献子拒收贿赂。

  歷来官场很多事情的“拍板”,都是在“八小时”之外,“八小时”之内不过是场面上吹吹打打。八十六年前鲁迅痛下针砭:“今之君子往往讳言吃饭,尤其是请吃饭。那自然是无足怪的,的确不大好听。只是北京的饭店那么多,饭局那么多,莫非都是在食蛤蜊,谈风月,‘酒酣耳热而歌呜呜’么?不尽然的,的确也有许多‘公论’从这些地方播种,只因为公论和请帖之间看不出蛛丝马迹,所以议论便堂哉皇哉了。……有一个青年愤愤地告诉我道:他们哪里是会议呢,在酒席上,在赌桌上,带着说几句就决定了。他就是受了‘公论不发源于酒饭说’之骗的一个,所以永远是愤然,殊不知他那理想中的情形,怕要到二九二五年才会出现呢,或者竟许到三九二五年。”(《送灶日漫笔》)

  可见,《羔羊》表露了对原始的大同社会的嚮往,并不是赞诗;要说它是赞诗,那就只能是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穆尔笔下的乌托邦而已。

  说起来,“自公退食”也是观察一个官员的人品和官德的最佳角度。八小时之内,众目睽睽,又有“规章制度”约束,不能不“夹起尾巴做人”。只有八小时以外,属于自己的空间,天高皇帝远,真实的人品和道德,就表露无遗。行贿受贿,买官卖官,包养二奶,大都发生在“燕居”时段。暮夜怀金,不也是八小时之外?──这都近乎题外的话了。(刘克定)

  • 责任编辑:陈永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