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大公传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毛泽东曾说只有你们《大公报》把共产党当人

  凤凰卫视4月7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美国报业大王普利策说,假使国家是一艘船,新闻记者就是站在船头的瞭望者,他要注意来往的船只,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并及时发出警告,在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的时刻张季鸾的如椽大笔,如暗夜中的明灯指引着国人前行的方向,他的老搭档胡政之说,张季鸾是“文人论政”的典型,他一生的文章议论就是这一时代的“活历史”。

  解说:1928年7月1日的郑州火车站,在迎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北上的军人行列中,一个身穿竹布长衫头发花白的男子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大公报》的总编辑张季鸾。作为关注时政的一份大报,《大公报》不能无视国家统一这一重大事件的发生,需要记录被历史选中的蒋介石。在多年好友国民党要员陈布雷、张群等人的引见下,张季鸾第一次见到了一年前被他痛骂过的蒋介石。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蒋介石不计前嫌,两人“悦然面晤”交谈甚欢。

  刘宪阁(历史学博士教授):(蒋介石)之所以会这样重视张季鸾和《大公报》,一方面是基于北方,当时在他政治格局中的一个考量,需要重视北方的报纸。另一个也是因为中间有像陈布雷,张季鸾好友陈布雷在居间的一个调停,或者这样一个缓冲作用。

  解说:据说,从见面的第一天起,蒋介石便尊称张季鸾为“先生”,此后十余年从未改变,而更令张季鸾心动的则是蒋公的一番郑重承诺,北伐统一后,他将图复兴、振国防、集民力,以达成中山先生之遗志。见完蒋介石之后,张季鸾发表社论《欢迎与期望》,他欢迎南方新生力量一扫北方的阴霾,更期望新政权能尽早将民主共和的承诺付诸实践,与此同时,蒋介石对张季鸾的好感也与日俱增,据说,他每日必看《大公报》,办公室、卧室、餐厅各置一份,以便随时翻阅。

  1932年5月,《淞沪停战协定》签字后中日之间的军事对抗暂时告一段落,国民党宣传部决定对报刊进行整肃,大家一致认为《大公报》影响力过大,其言论长令政府尴尬畏惧,如何才能让张季鸾免开“不合时宜”之口呢?这天凌晨一张十五万元的交通银行汇票送进了《大公报》,拿到汇票张季鸾微微一笑,把正在加班的同仁们叫进了总编室。

  影片片段:文人要穷、文穷而后工,文人就是不要发财,否则文章就写不出来。

  解说:张季鸾虽然拒绝收买,其人却越来越被蒋介石倚重,据说,蒋介石经常通过陈布雷约见张季鸾,并时常致电大公报编辑,向张季鸾垂询国事。1931年5月22日大公报发行满一万号,蒋介石派人送来亲笔题写的贺词“耕耘与收获”同一天胡适也发来贺词,题为《后生可畏》,贺词说,大公报已经超过《申报》和《新闻报》,从一家地方性报纸晋升为全国的舆论重镇,并且当得起“中国最好的报纸”的荣誉,而之所以赢得这样好的荣誉,不过是因为他们在最低限度上做到了两条,第一登载确实的消息,第二发表负责任的评论,这两条原本是每一家报馆都应该尽到的责任,只是因为国内的报馆都不敢做、不肯做、不能做,而张季鸾们居然肯努力去做,所以他就一跳而享大名了。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