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大公传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公报》欢呼“毛泽东先生到重庆”

  彭子冈

1945年毛泽东等在重庆机场

  1945年8月28日,多雾的重庆迎来大晴天。

  中午,享有“神笔”、“慧眼”美誉的31岁《大公报》女记者彭子冈和一帮同行以及郭沫若、于立群夫妇挤在一辆小小的吉普车里,赶往九龙坡机场。有130多位中外记者聚集于此,因为毛泽东来了!

  当时日本投降,蒋介石连发三通电报给毛泽东,邀请他来重庆谈判,毛泽东最终应邀。史家说,因为国共背后站着都不希望中国再燃战火的美国和苏联。毛泽东说:“无此让步,不能击破国民党的内战阴谋,不能得到国际舆论和国内中间派的同情。”

  当天下午3点半,飞机抵达。毛泽东戴一顶灰色盔式帽,笑容可掬地向欢迎者挥手,由国民党代表张治中陪同稳步走下舷梯,踏上了坚实的巴蜀大地。

  36年后,彭子冈回忆那个场景说:“我作为一个白区的地下党员,在长期热烈的向往之后,终于平生第一次,却又是在敌窟中见到自己的领袖──这种复杂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然而又是必须抑制的,因为我的身份是国共之外的‘民营’报纸记者,新闻第二天就得见报,何况还得通过国民党的检查!所以,我只能借助于敌后广大民众渴望和平的心情在字里行间轻轻跃动,来吐露自己深藏心底的兴奋和担忧了。”

  在当时的国统区,有3份有影响力的报纸,一是国民党的《中央日报》,秉承蒋介石的指示对此事低调淡化处理,一是共产党的《新华日报》,在毛泽东抵达后几小时内就出了号外大力宣传,还有一份就是立场较为中立的《大公报》。在第二天的《大公报》上,刊登了彭子冈的名篇《毛泽东先生到重庆》。她以女性特有的敏感,抓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使国统区的人民对这位被国民党称为“匪首”的共产党最高领导人能有真实的认识。

  在机场欢迎时,她敏锐地把镜头对准毛泽东:“他的手指被纸烟烧得焦黄。当他大踏步走下扶梯的时候,我看到他的鞋底还是新的。无疑的,这是他的新装。”

  随后“追看新嫁娘似的”在张公馆的面对面采访中,她用白描笔法还原了这位领袖:“毛先生宽了外衣,又露出里面的簇新白绸衬衫,他打碎了一只盖碗茶杯,广漆地板的客厅里的一切,显然对他很生疏,他完全像一位来自乡野的书生。”

  多年后,她因此被批判为“丑化伟大领袖形象”。她苦笑着解释说,“在国民党反共宣传中,一向把中共领导者形容得如洪水猛兽,或者粗野非凡”,于是她在新闻中“特别”描写了上面那个情节,要“让大家看看,这位革命家是来自民间的一个读书人,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在同一天的《大公报》上,总编辑王芸生兴奋地在社论《毛泽东先生来了!》中写道:“现在,毛泽东先生来到重庆,他与蒋主席有十九年的阔别,经长期内争,八年抗战,多少离合悲欢,今于国家大胜利之日,一旦重行握手,真是一幕空前的大团圆!认真的演这幕大团圆的喜剧吧,要知道这是中国人民所最嗜好的!”

  天真的书生王芸生,热切希望蒋介石和毛泽东当华盛顿,创立“优美的民主传统”。可惜,毛泽东这43天的重庆之行,最后没能以大团圆结尾。期间王芸生还曾宴请毛泽东,大胆劝共产党不要“另起炉灶”。毛泽东诙谐地回答了一句:“不是我们共产党要另起炉灶,而是国民党的灶里不许我们造饭。”宴会结束后,毛泽东特地为《大公报》写下5个大字:“为人民服务”。

  毛泽东为何对《大公报》另眼相看?原来,《大公报》最早刊登范长江对红军长征的客观报道,毛泽东曾说“只有你们《大公报》拿我们共产党当人”,因为该报从不称呼共产党为“共匪”。

  1945年11月,毛泽东已回到延安,重庆《新民晚报》发表了他著名的词作《沁园春 雪》,轰动山城,据说蒋介石读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一句时大为不安。而王芸生随即在《大公报》转载。


相关阅读:

彭子冈:毛泽东先生到重庆

  • 责任编辑:董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