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洞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许宝蘅评溥仪:亡国之君难得的好下场

自古亡国之君,或遣戍,或杀头,皆无好下场,而溥仪却能落得“全身”,这样的结局让许宝蘅感到庆幸。

  本文摘自:《博览群书》2011年第9期,作者:马忠文,原题:《许宝蘅与溥仪》

  1961年12月28日,86岁高龄的中央文史馆馆员许宝蘅在北京病逝。他的经历非同寻常:名门后裔,举人功名,清末担任过军机处章京、承宣厅行走,民初任总统府秘书,几十年间一直活跃于北京官场,既承命于身居高位者,治理文牍,又与文人名流唱和往来;晚清、民国和新中国的时代变迁在他内心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新近出版的《许宝蘅日记》字数达140多万字,时间跨度约60年。它不仅是一位京官生活的记录,更是一部鲜活的近代历史缩影。日记中涉及的人物,很多是都是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角色。许宝蘅与末代皇帝溥仪的“君臣”之谊就值得一说。

  参加张勋复辟

  许宝蘅,字季湘,晚号夬庐,生于1875年,浙江杭州人。杭州许氏为近代文化世家,这个家族的许乃钊、许庚身都是近代的历史名人。许宝蘅1902年考中举人,先后任军机章京、内阁承宣厅行走,一直服务于清廷中枢,是一位勤于公务、很受上司器重的文秘人员。1912年3月民国建立,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娴熟治牍的许宝蘅又被任命为大总统府秘书兼国务院秘书,后调铨叙局局长、内务部考绩司司长。但是,民初政局动荡,许宝蘅虽然勤慎,却屡受排挤。1916年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恢复民国元年官制,内务部考绩司裁撤,身为司长的“项城旧人”许宝蘅遂辞职赋闲。

  1917年7月张勋复辟事件发生,使这位失意的先朝臣子看到了一线曙光。在胡嗣瑗(琴初)、郭则沄(字啸麓)、陈曾寿(字仁先)等亲友的劝说和推荐下,许宝蘅很快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7月2日清晨,他与郭则沄一同来到紫禁城的传心殿。此时,新受封的议政大臣和各部尚书汇集一堂,商讨“国事”,许宝蘅则奉命拟旨。当时,有人建议重用载涛等亲贵,他很不以为然。此后几天,他每日清早按时入直,与清帝退位之前一样,在隆宗门下直庐做起了“军机章京”的本行。但是,没过几天,段祺瑞就宣布“讨伐”张勋,复辟闹剧匆匆收场。7月9日,醇亲王载沣嘱咐许宝蘅草拟退还政权谕旨,几天后这道逊政谕旨公布了,一场复辟的闹剧堂而皇之地画上了句号。

  其实,民初的遗老群体是很松散的一群人。虽说他们有着拥护帝制、恢复清朝基业的共同志愿,但遗老内部人脉复杂,师生情谊、裙带关系夹杂着私人恩怨,和民国初年其他势力比起来,这个群体的力量很是微弱,不过是寄生在废帝溥仪周围的一群旧式文人而已。一旦军阀动起狠来,把炸弹丢进皇宫,这些只会摇笔杆子的文人立刻惊慌失措。许宝蘅虽然算不上什么核心人物,但他恪尽职守,善始善终,表现出一位幕职人员优秀的品质。张之洞、袁世凯以及废帝溥仪都对他十分信任,原因大概就在于此。

  奉召赴“满洲国”

  丁巳复辟昙花一现,陈宝琛、胡嗣瑗、陈曾寿等人并未受到牵连。1924年溥仪被赶出紫禁城,他们又追随废帝躲进日本使馆,后来又到天津日本租界,为“复辟”大业出谋划策,四处奔波。

  许宝蘅与他们略有不同。复辟失败后,北洋政府重新组阁,经王克敏推荐,他重入大总统府为秘书。钱能训(字干臣)为内务总长,又招他为内务部秘书。徐世昌任大总统后,对他的忠诚勤勉更是大加赞赏,信任不疑。1919年2月,溥仪需要一位洋教师,许宝蘅奉命以内务部官员的身份,与清室代表李钟凯参与此事,聘请庄士敦入宫任教。在他看来,这是事关小皇帝教育的大事。

  许宝蘅出身科举,靠文字吃饭。他不置恒产,不营工商,在京赁房而居。因兄弟三房同爨,繁浩的家庭开支主要靠其薪俸维持。1927年北洋政府垮台后,许宝蘅再次赋闲,经济陷入困境。不少昔日的同僚和属下(如黄郛)先后加入南京政府,有了新的寄身之所,他却面壁无策。

  1927年11月,应傅增湘之约,许宝蘅任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兼管掌故部,主编《掌故丛编》,虽然暂时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对维持家计仍是杯水车薪。迫不得已,只得选择寄人幕下讨生活的老路。1928年7月,54岁的许宝蘅应奉天省长翟文选的邀请,“屈尊”出任奉天省(后改称“辽宁省”)政府秘书长。1930年2月,黑龙江省省长万福麟聘他为顾问。次年2月,万福麟之子万国宾又聘他为洮昂铁路局顾问。9月,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关内外交通阻隔,许宝蘅当时正回京办事,无法出关,再度困守北京。

  1932年4月,溥仪在日本扶持下建立“满洲国”,以长春为“首都”,改名新京。这时已在伪满内廷任职的胡嗣瑗、陈曾寿等人,纷纷劝许宝蘅投奔溥仪,并屡屡推荐。很快,溥仪(化名伯华)传话过来,令他前往东北准备召见。许宝蘅内心十分矛盾,若应召则前途仍难预料,不应则生计无以维持。犹豫不决之际,他遵循《左传》“卜以决疑”的古训,卜筮以决去就。因卜之得“吉”,遂于5月离家应召赴长春。开始,作为溥仪的侍从人员,任“执政府”秘书,后又改任掌礼处大礼官兼秘书官。1934年溥仪称“皇帝”,年号“康德”,乃制定宫内府官制,命许宝蘅为宫内府总务处长,不离溥仪身边,负责其日常起居生活,对其十分信任。溥仪到各地“行幸”考察,均由许宝蘅随同照顾。据伪满总理大臣张景惠的秘书高丕琨回忆,许宝蘅对溥仪尤为忠诚。许氏60岁生日时,溥仪特赐“博涉艺文”匾额,加以褒勉。

  • 责任编辑:胡小婧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