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纪念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忆逝者:“大玩学家”于光远

13年前,在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的一个大院里,本文记者第一次见到于光远时,85岁的于老“正在玩着一种拼图玩具”!

  玩具,老人

  北京东城有一条很有名的史家胡同。胡同西面有一个大院,据说是过去同仁堂老板的别宅。它不是一个“四合院”,只能说是一个“二合院”。穿过大厅,就是后院了。那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四合院。此外,还有东西两个跨院。

  现在于光远就住在前院的那个“大厅”里,院儿里的其他房间住着社科院的许多职工。

  第一次见于光远,我“惊”了两回。第一“惊”,就是上面提到的,为于光远的住房条件感到惊讶;第二“惊”,是一瞥之间,我发现于老正在玩着一种拼图玩具!

  二十多年前,于光远被姚文元一纸命令赶到这个院儿。当年,作为一个“黑帮分子”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多半也是有人暗中照顾的结果。因此,除去空间狭小一点之外,于光远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而惟一的不满,是他那些宝贝书受了委屈。原来住在那个独门独户的小院时,他利用两间房做书库,有近30个书架。搬到这儿以后,于光远只有权使用“大厅”的一半,一下子被压缩得不到原面积的四分之一。人住着都不宽裕,只好狠下心来在搬家前,用小推车一车一车把那些书推到废品收购站卖掉。于光远留下的都是当时根本无法卖或者说不敢卖的书,像马恩列斯的书籍、毛泽东的著作、工具书和一些大部头、成套的书以及部分古典文学书籍。

  每当有朋友去国外,或国外友人来访,都少不了给于光远带来世界各地、形色各异的玩具。于光远称这是“不失赤子之心”。他对玩相当有研究。他把玩看做是“人的根本需要”。1983年,他写过《儿童玩具小论》;1988年,写过《玩具(大纲)》;1996年,写过关于“大纲”的《补充》;1999年末,他出席了北京国际玩具博览会,并做了讲话。于老颇有些自豪地称自己是“大玩学家”。

  在所有的玩具中,于老最爱摆弄的是他那些铅笔!一个方形的纸盒子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用得不能再用——几乎每支只剩下一寸长短——的铅笔头。于光远把长度基本相当的成圆柱状捆在一起,由高到低依次排成一列,他得意的像个孩子,向来访的客人们展示着自己心爱的铅笔。

  于光远的夫人孟苏女士坐在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午后的阳光温柔地洒在她的身上、沙发前的地上。孟苏女士充满亲爱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的丈夫——大玩学家和他面前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铅笔头。

  于光远称自己这个3代同堂的5口之家为“士之家”。主要成员有:他自己、老伴、女儿、女婿还有他们的女儿——于光远的外孙女。

  老伴孟苏女士50年代在捷克留学获副博士学位,主修精密机械。她与于光远彼此相知相爱,携手走过了风风雨雨几十年。

  于光远自称出身农民阶级,1936年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取得理学学士学位。可以后他怎么成了社会科学家呢?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

  于光远在青年时代一度想成为一个物理学家。1934年,他通过吴有训教授的考试,破例成为清华大学物理系三年级的插班生,无疑显示了他在物理学学习方面的出众才能。他的同班同学——钱三强、王大珩、何泽慧等人都是享誉中外的物理学家。于光远的毕业论文是有关相对论的,爱因斯坦曾经看过,并提出一些意见。导师周培源希望他尽快修改,然后在物理学报上发表。也就是在这时,日军侵略的铁蹄日益逼向华北,满怀一腔爱国热血,于光远主动放弃了与钱三强竞争报考约里奥·居里(居里夫人的女婿)研究生的机会,决心投身到救亡运动中,因而也彻底抛弃了成为物理学家的梦想。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