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纪念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鉴真大师在日本:生命中最后的十年

  鉴真自742年(天宝元年)接受荣睿、普照的邀请,发愿东渡日本,前后历时十二年,经过五次挫折,才告成功。为了完成这一大业,鉴真一行付出了极大的牺牲,先后有三十六人献出了生命,荣睿、普照长期颠沛流离,历尽艰辛,普照整整奋斗了二十年之久,荣睿还为此长眠在中国土地上。这是中日两国人民友谊史上感人肺腑的篇章。

  754年(日天平胜宝六年?唐天宝十三年)二月初一,鉴真一行到达难波,受到在他们之先到达日本的中国和尚崇道等的欢迎。初三到达河内国(今大饭府),受到大纳言(注文:大纳言,太政官(相当于内阁)的次官,参与国改,传达皇帝的命令。)藤原仲麿所派代表的欢迎,道璇也派弟子善谈等代表他欢迎。此外,来欢迎拜谒的还有日本的高僧如志忠、贤璟、灵福、晓贵等。二月初四,鉴真一行抵达首都奈良,天皇派安宿王作代表,以敕使名义在奈良的正门罗城门外等候欢迎。在安宿王的导引下,鉴真一行进入东大寺,礼拜了大佛。初五日,鉴真在东大寺接受了当时日本佛教界领袖道璇律师、婆罗门僧正(注文:僧正,僧官等级中的最高级别。佛教各宗派都有僧正。)菩提和东大寺别当(注文: 别当,大寺院里统辖事务的僧官。)良辨的拜谒慰问,还接受了内道场僧侣五十余人的参拜。宰相、右大臣(注文:右大臣,太政官(相当于内阁)的长官,和宰相、左大臣一起统辖)、大纳言以下官员百余人,也部来礼拜,表示欢迎。

  他们到达奈良一个月后,日本朝廷派遣吉备真备以敕使身份来到东大寺,宣读了天皇诏书,委以授戒传律的重任,“自今以后,授戒传律,一任和上(注文:和上,即和尚,特指修道高深的师僧。)”。没过几天,天皇下诏授鉴真“传灯大法师”的名号。当时,还抄录了鉴真弟子中在中国时曾经临坛讲律诸僧的法名,经良辨呈进。半月后,天皇也对他们一一赠授名位,并赐物慰问。

  四月初,鉴真按照道宣的戒坛图,在东大寺佛殿前筑成戒坛。四月初五,由鉴真登坛主持,举行了日本佛教界空前盛大的授戒仪式。圣武天皇以鉴真等为师证,受菩萨戒,皇后、皇太子也依次登坛受戒。接着,又为沙弥(注文:沙弥,初出家的小和尚。)澄修等四百四十余人授戒,最后为内道场兴行僧神策等五十五人重授大小乘戒。

  五月初一,圣武天皇下诏于东大寺佛殿的西面建立戒坛院。第二年九月,戒坛院落成。在戒坛院北边,又建造了一所专门训练和教育僧侣的唐禅院,鉴真等移人居住。

  自从鉴真在日本立坛授戒后,日本佛教界在有关佛教入门的仪式上展开了一场大辩证。以贤璟、志忠等人为首的日本僧人,主张自誓授戒,排斥由唐传来的三师七证的授戒仪式,于是在兴福寺的维摩堂举行了一场辩证会。结果,鉴真、普照一派获得大胜,灵福、贤璟、志忠等八十余名高僧,放弃旧戒,由鉴真在戒坛院重新为他们授戒。

  761年(天平宝字五年),下野药师寺、筑前观音寺也建筑了戒坛。从此以后,无论何人,若不受戒于上述三大寺的戒坛,便不能取得僧籍。日本统治阶级终于把取得僧籍的权力,直接由中央政权控制起来。东大寺成为日本佛教界的“总本山”。

  756年(天平胜宝八年)五月二十四日,鉴真和当时担任东大寺别当的少僧都(注文:僧都,日本僧官级别之一,位次于“僧正”,其中又分大僧都、少僧都等级别。大僧都是僧都中的最高级别。)良辨,同时被朝廷任命为“大僧都”,随鉴真东渡的弟子法进同时被任命为“律师”(注文:律师,日本僧官级别之一,位次于僧都。)。

  鉴真自受命主持戒坛院和唐禅院后,从各地到唐禅院学习戒律的僧徒日见增多,为了供养各地来学的僧侣,在鉴真的呼吁下,757年(日天平宝字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天皇把备前国(今日本冈山县)的水田一百町〔ding丁〕(注文:町,日本土地面积单位,1町相当于中国14.88亩。)赐给唐禅院。为了收容更多来学的僧徒,实现东渡的愿望,鉴真在天皇于755年(天平胜宝七年)十一月所赐的新田部亲王(注文:新田部亲王,日本天武天皇(673--686年在位)的儿子,曾掌兵权。)旧宅上,筹建一所新的佛寺。经他和他的弟子们的苦心经营,于759年(天乎宝字三年)八月建成,天皇赐额“唐招提寺”。这一年,鉴真已是七十三岁了。

  自唐招提寺落成后,天皇宣旨,凡出家人必须到唐招提寺研习律学,然后才可以选自己的宗派。因此,寺中聚集了四方僧徒,鉴真在那里讲律授戒,成为当时最有影响的寺院。

  鉴真在日本,并非事事如意,一帆风顺。他也曾遭到排挤和打击。鉴真抵日后,受到以天皇为首的统治集团的礼遇和重用,因此损害了原先把持日本僧纲的旧教团势力的威望和权益。另一方面,鉴真抵日后的一系列做法,并不完全符合日本统治阶级的要求,有时甚至同他们原先的期望相反。在这种情况下,统治集团对鉴真的态度,也开始有了变化,从热情支持而逐渐冷淡。

  圣武天皇死后不久,孝谦女皇让位后,758年(天平宝字二年)八月初一的天皇诏书宣布:为了减轻鉴真的负担,停止了他的僧纲行政职务。这可能出自鉴真的要求,也可能同旧教团势力的活动有关。

  尽管这样,鉴真和他的弟子们并没有灰心。由于他们不屈不挠的努力,由于日本广大僧俗的支持,他们在日本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情,在日本人民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鉴真在日本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十年。763年(日天平宝字七年,唐广德元年)春天,他的健康状况显得越来越差了。就在这一年的五月初六日,他于唐招提寺宿房,面西端坐,以七十六岁的高龄,结束了他的波澜重叠的生涯。

  隔了一段时间,鉴真逝世的消息传到了他的故乡扬州,当地的僧侣都为他穿了丧服,聚集龙兴寺,向东举哀三日。公元779年(唐大历十四年,日宝龟十年),唐使高鹤林一行到达日本,并于第二年拜谒了鉴真的遗像和墓塔。

  • 责任编辑:雨田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