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纪念 > 正文

热闻

  • 图片

73年毛泽东见基辛格:我们就是女人太多

毛不放心我是否听懂了他的意思,几分钟之后他又回到这个题目上来。后来,温斯顿·洛德的妻子贝特给我作了注释:当时中国的局势远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稳定,女人——指毛的妻子、激进派的头子江青——在中国兴风作浪,对现行政策发出挑战。

  我们就是用这种近乎诙谐的话语来谈论世界形势的,一直谈到清晨1点30分。

  尽管这位主席主要谈的是外交政策,然而他却摆脱不了在他晚年时北京内部问题对他的缠扰。在中国历史上,这类问题往往好像随着自己的势头发展。毛一再向我提示说他受到激进派的压力。但是他说得很隐晦,我这个不机灵的西方脑袋瓜未能立即体会他的意思。“你们知道中国很穷,”毛说:“我们没有什么东西,我们就是女人太多。”

  毛不放心我是否听懂了他的意思,几分钟之后他又回到这个题目上来。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有所指的,但还不知道指的是什么。后来,温斯顿?洛德的妻子贝特给我作了注释:当时中国的局势远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稳定,女人——指毛的妻子、激进派的头子江青——在中国兴风作浪,对现行政策发出挑战。

  然而,个别的人物倒不是中国国内问题的症结所在。毛在其最后那些日子里面临如何使中国现代化这个几百年的难题。在历史上,中国更多地靠自己榜样的力量和优越的文化来确立高人一等的地位,而不像欧洲政治史的特有现象那样靠显示赤裸裸的武力来达到这个目的。

  毛的革命既革中国旧价值标准的命,又对它们加以肯定。毛主义力图克服中国的旧事物,但它又像传统的儒家一样把社会看作是一种伦理的和教育的工具,只是注入了这位湖南乡下农民的儿子所规定的、与儒家截然对立的学说。

  ……

  到了1973年2月,我们会晤时,这位年迈的主席已经意识到,他最近那次宏伟的设想虽然戏剧性地表示了他的国家的独立性,但与此同时却注定它从此陷于衰弱。他如今已懂得——哪怕只是暂时地认为——中国如果继续与外部世界隔绝,就必然丧失影响,陷入严重的危险之中。他不无感伤地表示,中国还要派人去国外留学。他把“文化大革命”停了下来,悲哀地说,中国人民“非常顽固和保守。”他说,他们应该学学外语,这也是在晚会上演奏贝多芬音乐的象征意义所在。他重复说,他要派更多中国人去外国留学。他自己也在学习英语。而且还必须努力简化汉字,以使中国人能更好地掌握外国的东西。

  • 责任编辑:董航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