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历史 > 热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高官:张春桥1975年收集毛泽东周恩来黑材料

1973年九十月间,张春桥一伙对杜忠的“审查”基本结束。杜忠在待处理期间,认为张春桥整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黑材料的行径事关重大,一连写了4封信揭发张春桥的罪行。其中一封传到张春桥、王洪文把持下的上海市党组织。

  核心提示:在专案组工作中,杜忠接触到张春桥等人收集和整理的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黑材料。

\

  本文节选自:《中共风云人物录-真相-下》,编者:江涌,出版:中国文史出版社。本文原题为:《原题为敢与王洪文“叫板”的空军政委》,作者:慕安

  1975年10月1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中央军委任命张廷发为空军政治委员、空军党委第一书记。

  任命之初,邓小平找张廷发谈话说:“你现在是空军主要负责人。你当前的任务,就是要保证党对空军的领导权不被野心家夺去,保证每个空军部队的领导权不被野心家抓走。”

  不久,张廷发又见到叶剑英,叶对张廷发讲的第一句话,也是领导权问题:“廷发同志,空军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两位副主席的话,归纳起来,一是保住党对空军的领导权,二是部队要整顿。

  1975年12月10日,王洪文点名要找空军党委一、二、三书记和高厚良副政委谈民航问题。那时,民航归空军领导,空军第二政委余立金为民航政委却没有被找去谈话。

  王洪文的直接目的,是要打倒一大批民航领导干部,进而否定空军贯彻1975年军委扩大会议精神,最终否定主持1975年军委扩大会议的叶、邓,以便实现打倒叶、邓和军队各大单位一大批领导干部的目的。

  1976年2月25日,江青借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之机,擅自召集12省、市、驻京部队各大单位领导打招呼会。

  对于江青召集的会,张廷发是持谨慎态度的。因为1974年江青搞“三箭齐发”、“放火烧荒”,派联络员来空军送信、点火,在空军机关和一些直属单位大字报又满天飞,随便点名批斗领导干部,安定团结的局面受大了极大的破坏。机关大门外,上访的、点名来揪人的、串连的波及空军大大小小营院。这一切,张廷发记忆犹新。

  遵照毛泽东主席关于“军队要整顿”的指示,邓小平、叶剑英主持召开的1975年军委扩大会议最基本的精神,就是对军队进行全面整顿。江青等人对这次会议极为不满,要全面否定。江青要与领导同志“转弯子”,并公开点了空军的名,说“空军政委不听话”,威胁要解决空军的“问题”。

  1976年4月21日、24日,王洪文背着毛泽东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私自召集空军党委常委“谈话”。

  但是,4月21日那次“谈话”张廷发托病没去。

  曹里怀副司令圆、高厚良副政委等去了。曹、高回来后说:“王洪文很凶,说我是党中央副主席,我有权!空某军的干部、南空的干部、民航上海局的干部,没有我的同意,一个也不许动。”

  王洪文这次“谈话”不久,传出了“空军政委不听招呼”的话。这当然是指张廷发。这个话,江青在当年2月私自召开的中央“打招呼”会上也说过。

  张廷发左思右想,“不听招呼”只不过是个借口,实质上是要整人了,要整空军,或者说是要把空军拉过去,采取先打后拉的办法。

  事隔不久,王洪文一伙制造了一个“社忠事件”。

  王洪文毫不隐讳地说:“要通过杜忠事件,砸开空军的班子。”

  “杜忠事件是甩向空军的一颗重磅炸弹。”他们甚至兴高采烈地说,“借这封信,不但可以抓住空军领导班子,还可以抓住中央军委领导班子,以至党中央领导人了。”

  杜忠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但空军机关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就是常委中的绝大多数同志也不了解。打倒“四人帮”以前,张廷发也不知道,直到粉碎“四人帮”以后,揭批“四人帮”反党乱军罪行时才搞清楚。

  杜忠原是空军某师副师长,1968年8月1日,受驻上海空某军党组织指派,到上海公检法军管任某专案组组长。在专案组工作中,杜忠接触到张春桥等人收集和整理的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黑材料。不久,为掩人耳目,张春桥指使他的亲信对知情的杜忠进行隔离审查,妄图堵住杜忠的嘴,掩盖张春桥一伙的罪行。

  1973年九十月间,张春桥一伙对杜忠的“审查”基本结束。杜忠在待处理期间,认为张春桥整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黑材料的行径事关重大,一连写了4封信揭发张春桥的罪行。其中一封传到张春桥、王洪文把持下的上海市党组织。

  张春桥一伙截留到杜忠的揭发信后,有很多批示,并组织千余人对杜忠反复批斗,变待处理为继续关押审查。

  杜忠问题公开化了,也把张春桥等人反对毛泽东、反对周总理公开化了。张春桥一伙不得不改变策略,由公开批斗又改为秘密关押。先把杜忠转到农场,后又转交南空五七干校监督劳动,严加看管。

  杜忠在南空五七干校监督劳动期间,又写信揭发张春桥的罪行。信中说:“我整了中央首长的黑材料,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我不能一错再错,我作为一个受党长期教育的共产党员,就是他们不恢复我的组织生活,再把我打成反革命,我也要把事实真相报告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张春桥问题不揭发,我死了烧成灰也不甘心。”

  这封信,按军队的组织系统交给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此时,已是1975年深秋。南空政治部请示如何处理杜忠的揭发信。正在南空参加会议的黄立清副政委指示:信的内容不准扩散,按军队的组织系统,密封转军党委处理。揭发信到空军党委清查办公室后,分管清查工作的高厚良副政委亦指示内容不准扩散。空军党委常委,包括作为第一书记的张廷发,都没接触杜忠的揭发材料。

  杜忠事件与其说是关系到空军党委常委绝大多数领导政治生命的大事,不如说是关系到王洪文、张春桥政治生命的大事。他们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件事的罪名栽赃到空军领导头上,说空军扩散了揭发信的内容,是“反党”、“分裂中心”的严重事件。

  王洪文一面加紧活动,一面亲自上阵调查。1976年3月30日深夜,他背着中央军委,直接打电话给驻上海的空某军军长,指派他调查杜忠事件,并把调查材料送给张春桥、王洪文在上海的死党。4月19日,王洪文又打电话给空某军军长,要他来北京汇报杜忠事件的调查结果。王洪文作贼心虚,在电话中告诉这个军长:“你不要请假,以免暴露行踪。”

  其实,纸是包不住火的。一个军长,作战、指挥、航行以及日常工作多得很,离开岗位几天,不见人影,难道不会引起怀疑?

  王洪文亲自安排这个军长来京的吃住问题。搞得非常神秘。在听这个军长汇报时,王洪文说:“杜忠的信是受去年7、8、9月右倾翻案风的影响产生的。同南京的政治事件和北京的天安门事件有关,这是给邓小平当炮弹的。”王洪文还说:“杜忠事件要一查到底,北京由我去查,上海由你查。你要大胆差,你不要怕被打倒,打倒了,我把你养起来。”

  1976年4月24日,王洪文在北京三座门军委会议室,再一次找空军党委常委谈话,这次谈话,张廷发去了。参加谈话的还有陈锡联。

  谈话一开头,王洪文就冲着张廷发来。他问张廷发:“你看信没有?”

  张廷发装着没听见,没开口。

  王洪文见张廷发不说话,站起来走到张廷发面前,把几页纸在张廷发面前晃起来:“你看过没有?”

  这哪里像党中央副主席同空军党委第一书记谈话,明明是在审查人、在吓唬人嘛。

  “我没有,我又不是聋子。我听见了,我没看见过!”张廷发大声回答。

  王洪文查揭发信“扩散”问题,查不下去了,谈话草草收场。张廷发心理明白,这件事还没完,还会逼他表态。

  1976年7月,王洪文批来一份揭发材料。他在批示中指责空军黄立清副政委为邓小平“鸣冤叫屈”、“咒骂文化大革命”、“攻击毛泽东主席和以毛泽东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等等。王洪文要空军党委“讨论”他的批示和给黄立清副政委定性,“并把讨论结果上报军委”。

  张廷发对王洪文“批示”的意思是先放一放。张廷发不说不办,也不说立即办,理由是我们常委同志全力以赴去唐山参加抗震救灾或坚持指挥所值班,一天有几百架飞机在唐山机场起落,一分钟起落一架飞机,最紧张的时候,每26秒钟起落一架飞机,不但白天黑夜飞,还跨昼夜飞行,这是党和人民最需要空军支援的时候,常委不能分散精力,不能不管,也不能马虎。

  实际上,张廷发也在考虑,如何妥善了解这件事。王洪文“批示”要报军委,怎么报?把王洪文的“批示”和诬告材料原封不动地报,肯定不行。如果加上空军党委的意见,我们拿什么意见?同意王洪文的批示和诬告信的57条,那么就要打倒黄立清副政委,定性为“反党分子”、“反革命分子”,不同意王洪文“批示”和诬告信的观点,后果同样是不容乐观的。

  1975年冬至1976年10月以前,随着“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掀起和深入,空军的日子一天天不好过。王洪文逼常委表态,甩过来的帽子越来越大,气氛越来越紧张。

  王洪文说:“空军怎么没有资产阶级?那不成了仙山琼阁?”接着又说,“对7月18日的批示(指1976年7月18日,王洪文对南空诬告黄立清副政委材料上的批示)讨论了没有?怎么讨论的?中央正在注视着空军的班子,看着每个人的态度。”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举国哀悼。为毛泽东主席治丧,是全国的大事。军队要加强战备,防止意外事件。空军进入一级战备,常委都在忙战备值班和为毛主席治丧的事情。

  王洪文虽然是1975年的中央军委常委,但是,党中央并没有委托他管空军的事。他却三番五次插手空军,挑起事端,对空军党委常委中的老同志一再予以打击。对王洪文在空军的所作所为,张廷发是有所警惕的。从我党我军传统作风来看,从空军的角度来看,办事总得按照党的组织原则,按照党和军队的程序来办,越权越位,横加干涉,打棍子,扣帽子,无限上纲,这些恶劣行径,都破坏了党和军队的优良传统。

  就在粉碎“四人帮”前几天,张廷发正在空军总医院住院,军委叶剑英副主席派叶办主任王守江到医院给张廷发打招呼。

  《叶剑英传》里有一段话:“特意派办公室主任到空军总医院看望张廷发,打招呼,‘病要治,部队也要管’,张当天就出院,到作战值班室坐镇,加强对飞行训练的具体领导。”

  叶副主席派人打招呼,使张廷发明白现在处于非常时期,军队不能乱,军队要保持稳定。军队要听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挥。

  回顾这一段历史,可以说是刀光剑影,惊心动魄。尤其是在周总理、朱老总相继去世,毛主席重病和去世期间,这场斗争更加尖锐,更加复杂,有公开的,有不公开的;有明的,有暗的;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射出一支暗箭,放出一排黑枪。在这场斗争中,空军党委常委绝大多数同志态度明朗,立场坚定。1976年1月以后,邓小平也靠边站了,空军有事,直接请示叶剑英副主席。由于军委领导的支持,由于空军党委常委绝大多数同志的抵制和斗争,使空军的领导权没有被“四人帮”夺走。

  1977年12月,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吃饭时,邓小平端着酒杯来到桌前说:“……张廷发是准备第二次被打倒的。”这句话,是对张廷发同“四人帮”作斗争的一个结论。

  • 责任编辑:书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