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经济改革实质:政府垄断

2013-01-04 07:51  来源:锱铢编

  核心提示:经商无非是为了赢利,私商中的大商贾固然有“较固取利”,即获得垄断性商业利润的情况。但是,官府经商,更可动用行政手段,以达“较固取利”的目的,这自然比私商更坏。

  本文摘自《锱铢编》,作者:王曾瑜,出版社:河北大学出版社

  在古代中国,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流行了相当长的时期。秦汉时,著名史学家司马迁说:“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①与农业和手工业比较,商业是赢利丰厚的产业,后代也大抵如此。赢利丰厚,自然使人们趋之若鹜,这是古代商业兴盛的基本原因。

  古代的商业和借贷资本大致可分三类:一是民间私人(包括寺院等)所有,二是官吏私人所有,三是官府所有。以上三类其实也是大致的区分,有时难免有互相混淆的情况。

  例如宋时部分官员和机构有公使钱,即公用钱,正如王安石所说:“公使皆贩卖。”②这固然可以说是官府商业资本。但又如《吹剑四录》所载,南宋名臣陈俊卿(字应求)“知福州,亲故沓至。公设会,置五百千于前,曰:‘有一联,能对者即席奉送。三山出守,应求何以应其求。’独一后生对云:‘千里重来,公使尽由公所使。…在公使钱实为私使钱的情况下,公使回易也未尝不可说是官员私人的商业资本,或至少包括了官员私人商业资本的因素。

  关于王安石的市易法,梁庚尧教授在《台湾大学历史系学报》第10、第11期的《市易法述》一文中,网罗了丰富的史料,作了详密的论述。他认为:“市易法的颁行,原是为了解决宋神宗时代财政开支扩大的问题,由于王安石以义理财思想,使其在立法时表现出摧制兼并的外貌。然而社会政策只是市易法阳宣的一面,财政政策才是其阴伏的真正本质。”笔者个人完全同意上述结论。既有梁先生力作在前,本文便无须对市易法再作面面俱到的复述,只拟就官府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问题谈一些看法。依笔者个人之浅见,这也许是今人认识和评价市易法的重要问题,甚至是核心问题。

  中国古代官府商业和借贷资本,完全可以使用由来已久一词。《国语·晋语》载,在春秋晋文公时,有“工商食官”的制度,韦昭注说:“工,百工;商,官贾也。”但具体情况已不知其详。又《华阳国志》卷3载,战国秦惠王时,在成都“置盐铁市官”。汉代最有名的,自然是汉武帝时的均输、平准和王莽的五均、六筅之政。马端临在《文献通考》卷20《市籴考·均输、市易、和买》中,追溯了王安石均输法和市易法的历史渊源,表明了他独到的非凡史识,他说:

  按均输、市易皆建议于熙宁之初,然均输卒不能行,市易虽行之,而卒不见其利,何也?

  盖均输之说始于桑弘羊,均输之事备于刘晏。二子所为,虽非知道者所许,然其才亦有过人者。盖以其阴笼商贩之利,潜制轻重之权,未尝广置官属,峻立刑法,为抑勒禁制之举。迨其磨以岁月,则国富而民不知所以,《史记》、《唐书》皆亟称之,以为后之言利者莫及。然则薛向之徒,岂遽足以希其万一,宜其中道而废也。然所谓‘徙贵就贱,用近易远’,则夫祖宗时以赋税而支移、折变,以茶盐而入中粮草,即其事矣。苟时得能吏以斡运之,使其可以裕国,而不至困民,岂非理财之道。固不必亲行贩易之事,巧夺商贾之利,而后为均输也。介甫志于兴利,苟慕前史均输之名,张官置吏,废财劳人,而卒无所成,误矣。

  至于市易,则假《周官》泉府之名,袭王莽五均之迹,而下行黠商豪家贸易、称贷之事,其所为又远出桑、刘之下。

  王安石最初设均输法,确是“慕前史均输之名”,他说:“国有事则财用取具于泉府。后世桑弘羊、刘晏粗合此意。自秦汉以来,学者不能推明其法,以为人主不当与百姓争利。”①但是,市易法“袭王莽五均之迹”,却是他所不愿承认的,因为王莽在历史上留有恶名。

  汉武帝为解决对匈奴作战等财政困难,擢用东郭咸阳、孔馑和桑弘羊三个大商,将盐、铁、铸钱三大利源收归官营,并实行均输和酒榷。《盐铁论·本议第一》载桑弘羊之说:“用度不足,故兴盐铁,设酒榷,置均输。蕃货长财,以佐助边费。”此后,王莽的五均、六筅之政,又进一步扩大了官营工商业的经营范围。六筅包括盐、酒、铁、铸钱、五均和名山大泽生产税六项。

  中国古代官营商业和借贷资本的发展,决非限于均输、五均和市易法三项,均输、五均、市易法等也有若干时代的特性。但是,五均和市易法也确有不少相似之处,将两者作若干比较研究,也将有助于我们对中国古代官府商业和借贷资本的认识。

  今将五均和市易法的相似处分列于下:

  一、耗古改制,以抑兼并为号召。凡事名不正则言不顺,为名正言顺起见,古人常用的改制方法之一,便是託古。王莽和王安石都有託古改制的倾向,而王莽的此种倾向尤为浓烈。

  王莽诏说:“夫《周礼》有赊贷,《乐语》有五均,传记各有斡焉。今开赊贷,张五均,设诸斡者,所以齐众庶,抑并兼也。”据《汉书》注引邓展之说:“《乐语》,《乐元语》,河问献王所传,道五均事。”臣瓒说:“其文云:‘天子取诸侯之土,以立五均,则市无二贾,四民常均,强者不得困弱,富者不得要贫,则公家有馀,恩及小民矣。”①此处提及“赊贷”、“五均”、“诸斡”三事,诸斡即是“六斡”,又称“六筅”②。五均似指均平物价之意,何以称为五均,即使依上引注文,也无以得到确切的解释。“五”也可能作为虚数。后人又往往将“赊贷”和“五均”并而为一。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