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忆长征:毛泽东无行军纪律

2013-01-08 08:14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核心提示:李德晚年回忆道:他(毛泽东)不顾行军的纪律,一会儿呆在这个军团,一会儿呆在那个军团,目的无非是劝诱军团和师的指挥员和政委接受他的思想。

  版画《遵义会议》局部图片来源:瞭望东方周刊网站

  本文摘自:瞭望东方周刊网站,作者:芦垚,原题为《遵义转折:从“担架谈话”起步》

  一路上密切交谈的毛泽东、王稼祥和张闻天三人住在当地另一军阀易怀之的宅子里。而博古和李德,则被安排在城边的一所房子里,显然这不仅是地理上的“靠边站”了

  1934年12月,湖南与贵州交界处。红军队伍绵延山路间。

  毛泽东此时躺在担架上,一张巨大的油纸盖在他魁梧的身体上。两名健壮的战士双肩架起长长的担架。毛泽东陷入松软的网绳里,若有所思。

  当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战略转移。大约一年后,到达甘肃南部的哈达铺,“长征”这个充满英雄主义色彩的浪漫词汇才被毛泽东创造出来。此时,大家还认为这次行军是撤退。

  红军遇到了自1927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以来最大的危机。

  斯诺在他的传世名著《西行漫记》中这么描写当时的情况:1933年10月,南京发动了它的第五次,也是最大的一次反共战争,一年之后,红军终于被迫实行总撤退。当时几乎人人都认为完了,认为这是为红军送葬出殡。

  斯诺还写道,蒋介石有一阵子真的相信了自己的吹牛---他已经“消灭了共产主义的威胁”。

  危急时刻,人心思变。

  担架上的序曲

  休息了一会儿,精神稍好的毛泽东掀开油纸。这些天他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精神一来,就要找王稼祥聊天。

  王稼祥在第四次“反围剿”中身负重伤,此时仍然没有痊愈,所以也一直躺在担架上休息。两个人的担架经常同行,便有了频繁接触的机会。

  这两人经历差异巨大。用21世纪的网络语言说,毛泽东是“土鳖”,王稼祥是“海龟”,而且是从苏联回来的“金牌海龟”。

  国际派和本土派之争今天已为人熟知。两派的差异到底有多大,从一件小事可以看出。

  张国焘到晚年还记得,关于到底是称同志好,还是称兄弟好,两人争执了半天。“秦邦宪(博古)总是‘同志同志’,满口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二十八宿’的味道,我则是‘润之兄’‘玉阶兄’,他忽然撇开话题质问我‘想不到你还喜欢称兄道弟?’他认为这是国民党军阀的习惯。”

  此时,毛泽东早已被以王明为代表的国际派排除于领导核心之外多时,对此前的败局有心无力。他要改变处境,从身边的国际派王稼祥开始。

  王稼祥虽然也是从苏联留学归来的,但是这段时间的挫折连连让他意识到,博古等人的领导有问题。这为他和毛泽东的进一步交谈打下了基础。

关键字: 长征 李德 毛泽东 思想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