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大小姐”自由进出中南海

2013-01-11 08:30  来源:同舟共进

  核心提示:出访归来,江青找到孙维世,要她谈谈随同毛泽东出访的情况,孙维世拒绝了。她对江青说,这些都是国家机密,没什么好谈的。此后,孙维世成为建国初期可以自由进入中南海的极少数女性之一,就是平时她也可以带人进去,中央领导人和警卫人员决不阻拦。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0年第2期,作者:沈国凡,原题:“莫将血恨付秋风”——“红色公主”孙维世之死

  “文革”中,社会上曾有一个传闻,说江青、叶群一伙人将周恩来的养女迫害死了。这件事对很多人来讲一直是个谜。前不久我采访了当年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特别法庭审判员王文正之后,才弄清了事实的真相。

  朱德周恩来挚友之女、延安的“大小姐”

  周恩来的这位养女就是孙维世。孙维世与其兄孙泱,是朱德挚友孙炳文烈士的儿女。1922年孙炳文与朱德由老家四川赴马克思的故乡德国留学,寻求革命真理,同年11月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孙炳文回国后在黄埔军校任教官,曾参加北伐的筹备工作。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

  1927年因揭露蒋介石的反革命阴谋,于4月16日被捕,坚贞不屈,20日壮烈牺牲于上海龙华。父亲牺牲时,孙维世才6岁。母亲任锐当时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只能将年长的哥哥孙泱带在身边做个帮手,无暇顾及年幼的女儿。1937年,位于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半大孩子,吵着要进办事处,问他们有什么事,说要报名到革命圣地延安参加抗日。卫兵看他们年纪太小,又无熟人介绍,当然拒绝。后来男孩子因事走了,可女孩硬是不走,站在门外哭泣。卫兵愈是劝,她哭得愈厉害。这时外出办事的周恩来正好归来,便走过去询问,摸着小姑娘的头说:“才16岁呀,你还是个娃娃嘛,你回去问一问你爸爸同不同意你去?”这一问,女孩哭得更厉害了:“我没有爸爸了,爸爸被国民党枪毙了!”周恩来急忙问道:“你爸爸是谁呀?”“孙炳文。”周恩来大吃一惊,一把抱住她:“你是小维世吧?”“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周恩来,是你的‘周爸爸’呀!”女孩失声痛哭——她就是倔强的孙维世。正如后来许多第一代党和国家的领导人跟孙维世开玩笑时说的那样,她5岁就参加了革命——孙炳文1925年回国以后先到广州,周恩来南下和他秘密接头,为防特务跟踪,孙炳文抱着未满5岁的孙维世,让她的脸朝着自己的身后,叮嘱她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跟着。周、孙二人坐下来谈话,就让孙维世站在外面以玩耍为掩护放哨。孙维世从小活泼可爱,嘴也甜,见了长辈就叫,周恩来夫妇叫她女儿,她也就甜甜地叫周恩来夫妇为“周爸爸”、“小超妈妈”。周恩来夫妇认为应该减轻任锐的负担,不能让她拖着两个孩子在白色恐怖下开展工作了,这样下去不但对不起孙炳文烈士,也对不起任锐,更重要的是孩子得不到应有的教育。周恩来一向关心烈士遗孤,更何况他还是孙炳文的入党介绍人呢。地下交通员找到任锐,将孙维世接到周恩来夫妇身边。由于邓颖超病后不能生育,孙维世从此成了周恩来夫妇的掌上明珠。

  抗战爆发后,根据组织上的安排,任锐带着儿子孙泱来到延安。在周恩来夫妇的关爱下,孙维世一下子有了两个家,她读书很用功,有不懂的地方常常是邓颖超晚上坐在油灯下教她。1938年,年仅17岁的孙维世入了党。当她将这个消息告诉周恩来夫妇时,周恩来高兴地用手摸着她的头说:哎呀,这才几年,我们的维世真的就长大了。由于孙维世与周恩来夫妇的关系,她也经常到毛泽东家里去。毛泽东和江青当时也很喜欢她。1938年为纪念“一 二八”抗战,江青和孙维世参加了话剧《血祭上海》的演出,江青在剧中扮演姨太太,孙维世扮演小姐——后来有人据此称江青为“姨太太”,称孙维世为“大小姐”。1939年,周恩来准备赴苏联治病,与邓颖超谈起此事时,两位长辈想到了烈士遗孤孙维世,但要带她出国还需毛泽东批准。孙维世知道后立刻飞身上马,直奔毛泽东的窑洞。得到毛的批准后,周恩来夫妇便带上已经长大了的孙维世,向赤都莫斯科飞去。周恩来在苏联治病的同时,也在为这位“女儿”的未来考虑。苏联是一个酷爱艺术的国家,只要一有时间,周恩来夫妇就会让苏联朋友带着孙维世去看歌剧。当时许多烈士的子女都在莫斯科学习,有的学军事,有的学工业,却很少有人学艺术。周恩来夫妇看到孙维世喜欢歌剧,就鼓励她认真地学习这门艺术。于是,孙维世报考了莫斯科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导演系。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