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干将黄永胜烧罪证烧裂铜盆

2013-01-15 08:06  来源:难忘的八年

  核心提示:林彪集团的重要成员、政治局委员、军委办事组组长、总参谋长黄永胜听到这个消息,离开大会堂比谁都快,急忙往家赶。总理立即叫我把他叫回来。我在大会堂北门下台阶的地方追上了黄永胜。总理和他又谈了二十多分钟他才出来。后来得知,他回家后就烧罪证材料,把一个铜盆都烧裂了。

  本文摘自《难忘的八年·周恩来秘书回忆录》,作者:纪东,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

  林彪乘坐的256号飞机出境后,总参、空军等有关部门报来的信息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在中蒙边界44号界桩两边的地域内,蒙军的雷达联络频繁,情况异常。总理让我通知空军、通信兵和总参有关部门带相关资料和地图到大会堂东大厅汇报。总理对我方和蒙方的兵力部署、雷达分布看得非常仔细。经分析,初步认定:这里蒙军雷达活动异常,与林彪座机出境有关。当时总理好像有一种预感:虽然没有飞机的消息,但蒙军这个地域的雷达联络频繁,说明这一地域有重大情况发生。他提出,加强这个地域的资料搜集工作,认真进行分析,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报告。我参加这个汇报会时心里有些紧张。与会人员都不认识,而且只有总理一人听取汇报,我一个人在里面招呼。我没有忘记张树迎的提醒,打破常规,坐在了总理身后离他最近的位子上。他看地图时,我也站在他的身边。一是怕他太累,身体支撑不住,一旦有事,我可以快速反应;二是怕有心怀叵测的人有什么动作。后来,随着林彪叛逃专案审查的逐步深入,从有关材料中看到,那天参加汇报的人员里,还真有空军的一个与“小舰队”有关系的人。

  9月14日中午,多项必要工作都部署完毕,73岁高龄的总理在人民大会堂里已连续工作达50多小时了。而且在那种形势下,总理也不可能安静下来吃一顿饭。我们几个工作人员的神经也始终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说实在话,当时只知道大会堂的灯一直是亮着的,不看手表的话,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我们多次劝总理稍微休息一会儿,有什么消息我们及时报告就是了。总理终于同意了,医生给他服了安眠药,他就在西大厅西侧北端小厅的床上睡下了。张树迎、高振普、张佐良和我四个人和衣而卧,躺在小厅门外的地毯上,但谁也没睡觉,谁也不说话,或瞪着眼睛,或闭目养神,估计几个人心里想的都差不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9月14日下午二时左右,我接到外交部王海容的电话,她说:“外交部收到一份我驻蒙使馆的特急报告,要送总理。”我说:“总理已经50多个小时没休息了,刚吃完安眠药睡下,请你请示一下鹏飞同志,要不要叫起来。”姬鹏飞同志是外交部代部长,党的核心领导小组组长。不一会儿,王海容又来电话说:“姬部长说,马上叫醒总理。”我即回答:“那好,我去叫总理起来。你现在就到大会堂北门来。”我对张树迎、高振普、张佐良说:“外交部有紧急报告,要叫总理起床。”

  不一会儿,王海容到了大会堂北门,我接了报告,请她进来休息一会儿。她说:“不用了,要马上回部里。”

  我拿着这份装在牛皮纸大信封里的报告急奔北小厅。总理已经起床了,穿着睡衣正在卫生间洗脸,看我进来,马上甩了甩双手上的水珠,用毛巾擦了擦手。这时,我已把信封内的报告掏了出来,递到总理手上。开始,只见总理眉头紧皱,随着目光在文字间移动,脸上的紧张神情逐渐舒展开来。我看到他拿着报告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突然,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我,兴奋地说:“好!好!你看,摔死了!摔死了!”我见总理这么兴奋,马上从他手里接过报告粗略地看了一遍,记住了如下内容:一架中国喷气式军用飞机,于13日凌晨2时30分左右坠在肯特省贝尔赫里县境内,机上共有9人,全部死亡……在我看报告的时候,总理对我说:“我要到118号房间主席那里去报告,你也跟着我。”说完,总理换了衣服,带着高振普和我向大会堂118号毛主席住处走去。当穿越一道走廊,到了一个小门时,总理对我说:“小纪,你留在这里等我,我回来一起回去。”

  总理想得多周到啊,这个时候,在大会堂只有总理和我知道林彪的下场,他担心我兴奋起来,或是熟人问起来,在没向毛主席报告之前,把这振奋人心的消息散布出去,于是,让我在这里等他。我看了看,这个走廊很长、很高,一个人也没有,真有点人。

  约二十来分钟后,总理回来了。我看他步履轻松多了,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周总理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了林彪叛逃、折戟沉沙、机毁人亡的消息,并宣布在大会堂的政治局委员可以回家了。

  林彪集团的重要成员、政治局委员、军委办事组组长、总参谋长黄永胜听到这个消息,离开大会堂比谁都快,急忙往家赶。总理立即叫我把他叫回来。我在大会堂北门下台阶的地方追上了黄永胜。总理和他又谈了二十多分钟他才出来。后来得知,他回家后就烧罪证材料,把一个铜盆都烧裂了。

  对于黄永胜,我在“九一三”事件后曾听总理说过:“从北戴河事情发生,我就让他始终跟着我在大会堂,我给各大军区的领导通电话,也让他听着。黄永胜当时没敢轻举妄动,也没有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直到9月24日,中央决定,把他和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一起离职审查。”

  14日晚7时左右,总理回到西花厅。

  在还没有接到我驻蒙使馆的紧急报告之前,总理除不断了解天安门广场的情况外,还带上卫士和我坐车到广场四周转了一圈。看到庆祝“十一”的游行队伍正在照常训练,他心里坦然了一些。他也许在想,只要国内安定,外患岂能乱我中华。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