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白对立:白区民众杀红区伤兵

2013-01-23 08:17  来源:史学月刊

  核心提示:地方武装“一到白区便乱捉人,乱抢东西,到处都是表现绝不容许的侵犯中农贫农利益,脱离群众的盲动行动,甚至形成赤白对立……安远、南丰县的白区边界的群众,一见红军就跑光了,什么东西都搬去,到处都向我们打枪,捉杀我们的红军病兵,及落伍士兵”。

  本文摘自:《史学月刊》2005年11期,作者:黄道炫,原题:苏区时期的“赤白对立”——阶级革命中的非阶级现象

  一部分地方武装和游击队乱打土豪是赤白对立持续并加深的最为直接的原因。为动员并组织民众,最大限度利用民众力量,苏区建立了大量的地方武装,这些武装的供应依赖地方,在战争环境下常常难以为继,利用到白区活动机会,筹集粮款,是其创收的一个重要途径,而各级机关对这一做法实际也采取默认态度,各级部门“检查工作时,首先问‘多少钱’,不去检查打豪劣地主与民众的情绪如何”。有的游击队把打土豪收入“抽十分之一作伙食尾子分”。

  同时,对于游击队到白区活动,中共中央指出:“分发豪绅谷物衣服给群众,是挺进游击队在数小时内取得群众拥护的最有效手段,每到一地,必须在最近期间最大限度进行这一工作。”这就是说,游击队进入白区后,必须迅速开展打土豪行动,在对情况不熟悉背景下,出现问题在所难免,由此造成的一些问题具有相当的必然性:“地方武装过去行动,大多数都是陷于单纯筹款的泥坑中,许多行动不是为了群众利益而是自己去找经费,一到白区,豪绅地主走了,贫苦工农也乱捉乱打一顿,造成一种白区群众害怕游击队,甚至在豪绅地主欺骗之下来反对苏区,为难游击队。”

  当时,这种现象相当普遍:地方武装“一到白区便乱捉人,乱抢东西,到处都是表现绝不容许的侵犯中农贫农利益,脱离群众的盲动行动,甚至形成赤白对立……安远、南丰县的白区边界的群众,一见红军就跑光了,什么东西都搬去,到处都向我们打枪,捉杀我们的红军病兵,及落伍士兵”。1933年福建省委的工作报告列举了游击队的种种违纪行为:“赤田区拷打富农罚款,武平向贫农强借米物,红屋区的游击队到曹吴捉贫农罚款,连城的游击队甚至被群众呼为‘游击贼’。”即使是赤白对立相对较轻的赣东北苏区也发现:“苏区游击队出发游击时,往往不坚决执行阶级路线,捉到白区群众进苏区来,县区的党与苏维埃不艰苦进行教育工作争取他们,只是往看守所一送久不过问。”

  除获得收入以维持生存需要外,地方武装和游击队军纪、政治工作薄弱、素质较差也是导致乱打土豪的重要原因。地方武装发展过程中“总带有或多或少的强迫,甚至完全用强迫命令而编的”,“兼之平时没有教育训练与党的领导薄弱……到白区乱抢东西则是普遍的发现”。“因为没有明确的阶级路线,有许多赤色武装到白区去,不坚决实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甚至负责人也不切实做到,工农的东西乱拿,群众跑出去了,以为这些是‘反革命的东西’,也可以打土豪!”虽然当时指导机关明确要求“党要坚决转变乱拿白区许多东西,不问穷人富人都捉来的许多错误,应当把赤卫军、游击队在白区行动的政治教育与军事纪律的建立成为目前主要工作,才能避免赤白对立”。强调:“应当严厉反对一种说法,以为白区群众跑我们的反,纯然是受了白色恐怖的威吓及反动宣传的结果。应当有勇气来认清这一个事实,就是红军自己的政治工作不好,破坏政治影响是其中主要原因之一。”但是,在中共领导人尤其是一些不谙苏区实际的领导人掌控苏区后,不顾客观可能一味强调发展、壮大地方武装,上述问题不但无法克服而且愈演愈烈,以致福建莆田游击队甚至“因没有钱吃饭,化装反动军队去抢商店,结果给农民缴去枪六枝,被捕队员七人”。

  随着苏维埃区域的扩大,当苏维埃区域向城镇扩展时,传统的城乡间相互敌视也对赤白对立现象发生重要影响。农民敌视城市原因很多,中共当时较多站在农民立场上理解这一问题,谈到:“城市方面的一般人,对于乡下人有鄙视欺侮的举动,是很普遍的事实,因此发生了城乡恶感”;“农民上县的时候,则检查异常严厉,有时借故寻衅,将农民捉去罚款,弄得一般农民不敢到城里去购买货物,农民非常怨恨城市。”相当程度上在这种怨恨情绪支配下,“在游击战争发展到城市去,农民便摧毁城市以泄恨”。湖北“黄安第一个城市七里坪,被农民烧得一屋无存”。闽西农民在中共组织下攻城时,“农民更喊着‘杀尽城内人’、‘烧尽城内屋’的口号……他们都说:打进了城不但要杀尽抢尽烧尽,而且还要将城墙拆去。于是城内豪绅地主便利用这些口号去煽动城内贫民仇视我们。果然,一般贫民受其利用,做侦探、当团丁、做向导,无所不为”。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