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革命推翻地主 农民未翻身

2013-02-01 07:47  来源:财经

  核心提示:当时中共的反应是认为土地革命不够彻底,漏划了大量的地主富农,农民还没有真正翻身,因此开展了查田运动。这和以后三年内战时期的土改模式是一致的,当理想和现实出现距离,就认为是运动还不彻底的缘故。

\

  (农民斗地主大会场景 资料图)

  本文原载于《财经》,作者:黄道炫 袁凌,原题:还原“土地革命”

  土地革命是中国现当代史中的压倒性政治话语。主流的叙事是:中国革命的中心在农村;农村阶级分化严重,土地占有差别悬殊,地主、富农阶级占有80%以上的土地,贫雇农阶层则几无立锥之地。中国共产党通过土地改革和阶级斗争,打倒了地主阶级,消灭了剥削,满足了农民的土地需求,解放了生产力,从而获得最广大的农民阶级的支持,从而获得了革命胜利。

  近年来随着实证史学的发展,这一革命叙事受到动摇。研究者普遍发现,中国农村的土地不均和阶级分化并不像官方理论认定的那样严重,单纯的平分土地本身,也并不足以支持革命成功。中共在与国民党的斗争中胜利和获取政权,有着更为复杂的内外部社会原因。土改带来革命成功,更多地是一个政治神话。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黄道炫的近著《中央苏区的革命》,通过实证考察中央苏区的兴衰,揭示了土改的真实情状和政权的存亡要领,还原了“土地革命”。

  分地不如分浮财

  袁凌:当苏维埃运动在江西、福建等地开展起来的时候,当地的土地兼并真的是非常严重吗?

  黄道炫:起码是没有宣传得那样严重。实际上,即使是提出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的毛泽东自己,在1930年实地做的《寻乌调查》中,其结论也是地主占地30%,农民占地30%,公田40%。根据近年来的研究,地主富农占地30%左右的比例,符合当时农村的一般状况,和地主富农占地80%以上的说法相去甚远。

  中央苏区所在的赣南、闽西地处山区,商品经济不发达,自耕自种的现象更为普遍,这里的土地兼并状况较之其他地区甚至更不明显。

  袁凌:在中国北方,土地兼并亦各地有别。以关中地区为例,依据秦晖的考察,甚至到了没有地主只有自耕农的程度。柳青的《创业史》中,梁生宝走社会主义道路最危险的阶级敌人是富农姚世杰,道理很简单,现实的蛤蟆滩上找不到像样的地主。

  黄道炫:现实总是比“科学的”理论更真实。另一个有说服力的现象是:苏维埃革命爆发的中心区,土地集中程度反而更低。这样的地方,贫富差别不大的农民在生存线上竞争激烈,稍微富裕的农民与贫雇农矛盾激化。而真正的大地主往往兼营工商业,对佃户剥削较轻。这用传统的阶级斗争理论无法解释。

  现在看来,将土地集中看做中国革命主要成因的观念没有说服力。

  袁凌:对于需要租种土地的农民来说,他们的租税负担是否很严重?

  黄道炫:在实行减租之前,农民的租佃负担大约在产量的40%-50%之间,不可谓不沉重。但也要看到,国家的赋税是由有地者来承担的。当时农村的真正负担是政局动荡。由于连年战乱,各地的赋税和杂费摊派严重,其负担往往超过了田租的很多倍,地主负债严重甚至破产。在地主地位下降的过程中,还出现了“皮骨田”,即农民享有永佃权。这样的租地形式,租金要低20%-30%。

  地主的日常生活水准,和自耕农差别不大。当时的一份调查提到,福建某地一户拥有四百多坎盐田的地主,平时一日三餐都吃地瓜干,只有逢年过节可以吃两干一稀。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