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尚昆被污“窃听毛主席讲话”

2013-02-07 08:35  来源:百年潮

  核心提示:1967年初,有一次杨尚昆被拉到中直礼堂批斗,当造反派质问他为什么“窃听毛主席讲话”时,他从容、镇静、理直气壮地高声回答“没有!”全场为之一振,批斗会草草收场。

\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2年第6期,作者:苏维民,原题:《逆境中的杨尚昆》

  1965年秋,杨尚昆被免去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1966年5月,他又被打成所谓“反党集团”成员。“文化大革命”中,他更是被监禁达12年之久。在此期间,我作为他的秘书,曾跟随他在广东、山西工作过一段时间,亲身了解到,在逆境中,他虽然对许多问题也想不通,但态度很坦然,关注最多的不是自己蒙冤而是党的事业!

  杨尚昆办公室的结束

  根据毛泽东每个干部至少要参加一到两次“四清”的要求,1965年秋,我参加中南海“后楼”(“后楼”,是中办直属各组的习惯简称,因为都在居仁堂后楼办公而得名——笔者注)的一个工作组,到天津公私合营中天电机厂参加城市“四清”。

  11月中旬的一天,突接北京电话,说有要事让我立即回京。次日,我回到办公室才知道,杨尚昆已被免去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改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他希望我随他去广东工作一段时间。

  杨尚昆虽然已经免职,但总还有些要处理的事项,我回到北京以后一边值班、处理日常事务,一边清理文件,也很紧张。当时新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在江西蹲点搞“四清”,并不来接班,副主任曾三、邓典桃、龚子荣也在下面蹲点,只有李质忠副主任一人应付日常工作。我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全部完成清理工作。主要是文件,大体可分三类:一类是没有保存价值的登记销毁;一类是需要清退的退还原单位;最重要的一类是属于办公室的档案,我把它立卷作为一个小全宗送交中央档案馆,由翟毓才(他原系中办机要室档案科的同志,当时在中央档案馆工作)签收。此外,还向李质忠移交了多年来由我保管的中央的印鉴。中央印鉴包括“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和“中央办公厅”共四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办公厅”两枚印章使用最多,前者用于同外国兄弟党之间的往来信函,后者用于国内事务。“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两枚印章从未使用过。

  12月10日晚10时14分,我随杨尚昆乘15次加挂的一节公务车离京去广州。在离京前杨尚昆已经向中办的同志打招呼不要去车站为他送行。因此,那天除了他的家属和属于工作性质的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楚离、乔明甫二人外,只有中办“后楼”的个别工作人员自发去了车站,站台上冷冷清清。但是当时杨尚昆的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一职并未撤销,地方同志对“调动工作”的内情不知就里,因此近半年的时间里无论在湖南、广东、上海和江西,所到之处都有当地的主要负责同志热情接待,亲切交谈一如既往。

  在去广州的车上有中央调查部副部长刘志汉等三人同行,刘志汉(白族),云南易门县人,很健谈,一路有说有笑并不寂寞。次日晚到达长沙,因前方发生事故,湖南省委书记李瑞山把杨尚昆接到省委招待所(九所)休息,当晚和正在那里的王震、张经武、刘春等人见面亲切交谈并共进“宵夜”。次日,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从他蹲点的浏阳赶回长沙和杨尚昆见面并宴请。13日到达广州,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亲自接站并一直护送到下榻的省委招待所小岛4号楼。杨尚昆到广州五天后(18日)即下去考察。在13日至17日的五天中杨尚昆除和省委各同志见面外,赵紫阳三次来谈话;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16日从上海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归来后两次来看望并向他传达了上海会议和罗瑞卿被整的情况。此外,杨尚昆在广州期间先后会见了叶剑英、董必武、陈毅、贺龙、聂荣臻、李先念、薄一波、胡耀邦、赛福鼎和张治中等同志。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