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岸英如何“上战场”

2013-02-05 08:18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不打仗的那一天,也就是前线正好比较平静的、不打仗。然后给他配了一个什么,一个军官,给了一个吉普车,配了一个少校还是中校军官,然后告诉你上前线,叫他转了一圈,就担心他,怕出事。

  凤凰卫视2月2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这是一群幸运的孩子,他们一出生就远离战火硝烟,吃得饱,穿得暖;这也是不幸的孩子,他们尚未长大成人就背井离乡,尝尽了人情冷暖。这群在二战期间被秘密送到苏联国际 儿童院抚养的孩子,是中共革命烈士和高级干部的子女,具有特殊背景,他们见证了中苏两国蜜月时期,亲如兄弟的友情,也经历了中苏反目时期,相互之间的憎恨和嫌恶。然而这些有着地道的中国面孔,却时时透出俄罗斯民族性情的孩子们,他们少年时期的经历,给他们的一生都打上了无法抹去的红色印记。

  解说:1928年5月,瞿独伊跟随母亲杨之华秘密前往莫斯科。此时她的父亲瞿秋白已经先期抵达苏联,筹备这一年6月,在莫斯科郊外召开的中共“六大”,工作忙碌的父母随后将她送进了苏联的国际儿童院,瞿独伊至此开始了她长达13年的苏联生活。

  瞿独伊(瞿秋白之女):那个学校很好,我妈妈爸爸把我送到那里去。不管男女都要剃,剃光头,套一个,这个皮口袋,在外面睡,有一个顶棚,木顶棚,他就是说这样子卫生,很多新鲜的空气睡觉,冷的要死。

  解说:早在1919年,苏联高层为了支持各国共产主义运动,创办了国际儿童院,这里曾养育过200多人,包括来自世界各地31个民族的儿童。

  1927年,蒋介石开始屠杀大批中国共产党人,中共高层陆续将烈士遗孤和领导人的子女送到这里。对年幼的孩子来说,当时并不能明白父母所做的事业,却比平常孩子更早的经历了人生的生离死别。

  瞿独伊:我妈妈爸爸1930年要回去以前,刚好我生病,第二天父母要走了,我妈妈来看我,爸爸没有空,妈妈就掉眼泪。我说妈妈您不要哭,您哭什么?她说我们要到南俄去。她骗我,她怕我,一个是保密,一个是要是我知道了,怕我要哭。我们到南俄去,很快就回来了。以后鲍夫人,鲍罗廷他们管你。

  解说:瞿独伊回忆说,当时在国际儿童院的中国同学中,常去鲍罗廷家作客的还有苏兆征、张太雷和李富春等人的孩子。热闹的聚会,轻盈的舞步,暂时冲淡了孩子们的乡愁,不久瞿独伊得知了父亲遇害的消息。

  瞿独伊:父亲去世是夏天,我们刚好在乌克兰,在那里去参观。有几个学生拿着苏联共青团报纸,就是这么递来递去,你递给我,他递给我,我就觉得奇怪,他们这个还要嘀嘀咕咕,我说看了他们觉得奇怪。我觉得他们为什么对这个报纸,非常之有兴趣似的。我就过去,我说,我就把这个,把报纸抢过来。抢过来一看,我父亲的照片,我一看就马上哭起来。我知道父亲过世了,回到伊万诺沃,我还是哭的很厉害。哭的厉害以后呢,不能睡觉了,所以神经有一点不太,夜里老不能睡觉,老就想,哎呀,妈妈怎么办,妈妈怎么办,爸爸死了。

  解说:就在瞿秋白去世这一年,中共的军队正遭遇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被迫长征,最终抵达延安。我们将用有限的机会保护自己的子女。1939年又有一批,包括刘少奇的儿子刘允斌在内的孩子,随同周恩来前往苏联。在国际儿童院,他们见到了早已被秘密转移到这里的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毛岸青。和战火纷飞的国内环境相比,国际儿童院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萧三的儿子萧立昂对这一时期的生活,依旧印象深刻。

  萧立昂(萧三之子):我们隔一个沟,沟旁边就是很大的森林,我们很小,夏天就在那玩,逛啊,看树林啊,看那个,捡那个草莓吃什么的,跑步玩儿,冬天滑雪,树后边有条河,经常上那去玩,那叫陶克河。我们到现在都,现在看看树林也没那么大了。那时候看着觉得很大,都喜欢躺在地下一看天空。

  解说:然而平静的生活在两年后发生了巨变。1941年6月22日凌晨,原来和苏联秘密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协议》的德国不宣而战,将战火烧向苏联。噩耗不断从前线传来,国际儿童院的学生们发现,朱德的女儿朱敏不见了。1941年,14岁的朱敏在延安和父亲共同度过了春节,当时中共领导的百团大战刚刚进入尾声,一场更加艰巨的反扫荡战役即将到来,于是朱德决定要把朱敏送去苏联国际儿童院。1941年的1月30日,朱敏在延安机场与朱德告别。临别时,朱德给女儿起了一个化名,赤英,意思是红色的英雄。

  李多力(李范五之子):她是1941年1月份来的,那时候还没打仗,我们那时候在,已经在幼儿园了。但是呢,后来呢,知道她是因为有病,大概6月份,就决定把她弄到白俄罗斯一个夏令营,到白俄罗斯夏令营来治病。结果她倒霉了,她去的时候21号到的,21号到了夏令营,22号战争开始。

  解说:这是根据朱敏的经历改编的电影《红樱桃》。1941年6月23日,德军占领了朱敏等人所在的村庄。儿童院的孩子们落入了德军的手中,他们先是被关在当地的一所孤儿院里,后来又被关进了位于德国境内的东普鲁士集中营,和朱敏一起的还有张闻天和苏联前妻生的儿子。

  刘铮(朱敏丈夫):弄到集中营之前先检查身体,消毒啊,有一个列宁的小纪念章,她就怕搜了去,她这个她特别喜欢,崇敬列宁。其他都给搜走了,就这个她保护起来了。她怎么保护呢?她含在嘴里头。这个消毒,那个什么洗澡,这个检查的时候,她就含着那个混过去了。

  解说:朱敏的失踪惊动了苏联高层。

  李多力:那个时候那个斯大林,听说斯大林已经下了命令,一定要找到国际儿童院的朱总司令的女儿,朱德司令的女儿。因为他知道,朱德的女儿是到了,到了苏联,结果呢,不久卫国战争一开始就失踪了,而且知道就是朱德总司令的女儿,所以他下了令,凡是苏联红军,凡解放一个城市就找一个中国孩子,解放一个城市找一个孩子,所以那时候苏联军队到处都找。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