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武斗:一晚上打1万多发炮弹

2013-02-06 08:04  来源:龙门阵

  核心提示:“三坪”地区每晚武斗双方都要用大炮互射,空压厂一个单位一晚上就打了1万多发炮弹,比战争年代某些战役打的炮弹都多。家里的土墙瓦房不安全,表哥就号召大家躲进防空洞保命。

\

  本文摘自《龙门阵》2012年第11期,作者:庞国义,原题:大表哥的武斗遭遇,本文系节选

  “文革”前,区蔬菜公司与生产队签订了合同,每年要队里生产各类时令瓜果蔬菜1万斤,分别送到邻近的河运校、党校、515厂等企事业单位,保证这些单位食堂的蔬菜供应。

  武斗刚开始那阵,几支武斗队伍在公路上用钢钎大刀往来厮杀,菜农给单位送菜时只得赶紧避让,有时一避让就要耽误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把菜担到单位食堂,这些单位却停课的停课,停产的停产,单位上的人为躲避武斗也跑光了,找不到人过秤开票。菜农怕把菜蔬倒在食堂以后单位不认账,只好又将菜担回来喂猪。

  重庆的“八月战争”中,“三坪”地区整天炮火不断,枪声不绝。精良的武器射程又远,子弹不长眼睛到处乱飞。一次,大家正在田里挥镰收割庄稼,忽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串子弹落在田里,溅起朵朵水花,吓得社员们齐刷刷地扑倒在水田里。又一次,几发炮弹落在长石堡一带,堡上腾地冒起硝烟,树木被拦腰打断,天上的高压线也掉到了地上,电灯再也亮不起来了。为了社员们的安全,队里不再安排集体出工,也不往单位送菜了。

  菜农们不敢上街买火柴油盐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只好填好清单委托个别胆子大的人,趁两派武斗间歇时前去购买。购买者一路提心吊胆,快步如飞,回来后把采购物品照清单分发给大家。红光大队副食店的货品卖光后,社员们只好到石桥铺街上去买。一个大热天,社员张树清上街买东西,回来的路上被冷枪击中头部,歪倒在田坎边,被人发现时身体都已经僵硬了。

  大表哥义不容辞地挑起了全队老老少少衣食住行的重担。为了安全,他吩咐各家各户不得轻易出门,将桌子搬到靠近墙角的地方,还在桌面上放上木板、棉被、蓑衣之类的物品,然后铺一床席子在桌子下面,危急时大人小孩都躲在那里。

  “三坪”地区每晚武斗双方都要用大炮互射,空压厂一个单位一晚上就打了1万多发炮弹,比战争年代某些战役打的炮弹都多。家里的土墙瓦房不安全,表哥就号召大家躲进防空洞保命。长石堡附近有一个抗战时期留下的防空洞,2米多宽,近百米深,可以作为避难所。全队几十口老少,无一例外地前往洞里躲避夜战。我们两兄弟也把凉板抬进防空洞,与社员们一起躲避战火。

  家家户户早早地吃过晚饭,关好鸡圈鸭圈猪圈,天黑以前就离家进洞。虽然防空洞里提前用烟熏火燎,但里面依然有蚊虫肆虐,老鼠乱串,洞顶不停地滴水,寒气逼人。大家全然不顾这些,铺上篾席就在那里过夜。表哥把养伤的老队长背进防空洞,老队长不停地叫唤:“这是啥子世道哟?硬是前世造孽,现世遭报哟!”

  在防空洞里过夜实在恼火,除了霉臭熏鼻、蚊叮鼠咬、空气混浊、黑暗嘈杂之外,大小便也不方便,全队当时只有一只灯光微弱的手电筒,其余照明全靠非常珍贵的火柴。特别是到了后半夜,防空洞里冷得人根本无法入睡,年轻人便出洞活动筋骨,爬到山堡顶上的庄稼地里观看“三坪”地区天空中纷飞的曳光弹,那场面居然还有点壮观。

  在防空洞里住了两夜,大家都不愿再进去当“山顶洞人”遭罪了,就都躲在自己家里睡觉。大表哥没办法阻拦,只好听天由命,幸亏后来并没有大的灾难发生。

  造反派武斗队伍主要靠面包、饼干、杂糖之类的干粮充饥,时间一长,由于缺乏维生素,个个口腔溃烂,急需新鲜蔬菜。造反派派人下乡来收购新鲜蔬菜,表哥说:“我们安全得不到保障,不敢给你们送菜。”双方几经交涉达成“协议”:队里只将蔬菜送到公路边堆起,由造反派打收条,自己开车拉走。坡上田里栽种的藤藤菜、白菜、莴笋、茄子、海椒、豇豆、南瓜、丝瓜等不断送到造反派食堂去,这才没有烂在地里。

  中央“九五”命令(编者注——1967年9月5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布了《关于不准抢夺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和各种军用物资的命令》)下达后,重庆武斗中止了一段时间,我们两兄弟就抬起凉板回到了家中。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