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冠华出言不恭 被评"要吃大亏"

2013-02-17 07:54  来源:党史博览

  核心提示:谈判签字后的第一个中秋节,乔喝醉了,摔了酒杯,对李克农出言不恭。当时李不在场。事后周恩来批评了乔。乔向李承认错误时,李只是平静地说:“这事我知道了。你眼里没有几个人,要吃大亏的。”

\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2009年第1期,作者:杨冠群,原题:《亲历板门店停战谈判》

  1950年11月,笔者穿上了军服,由外交部干部转换角色成了军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夙愿终于实现,但却是去参加停战谈判的。在朝鲜三年半的时间里,历尽风险,有幸见证了板门店停战谈判的全过程。

  西方记者报道说,当天的会议“时间必长、内容必多”,根据竟是中方记录人员进帐篷时挟了厚厚的一叠记录纸

  1950年7月11日,朝鲜战争停战谈判在朝鲜故都开城举行,11月25日起移至板门店。谈判伊始,就陷入如何划分军事分界线的僵局。中间打打谈谈,10月27日就军事分界线问题达成了协议。1952年5月,双方又解决了停战监督和战后限制朝鲜境内军事设施等问题。但在此后一段时间里,双方在战俘问题上严重僵持,谈判已徒有形式。

  1952年11月8日,双方谈判代表来到板门店。双方代表坐定后,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按照老一套先问我方对其9月28日提出的坚持“自愿遣返”的方案有何想法。我方首席代表、朝鲜人民军南日大将指出:美方的“新方案”换汤不换药,不予接受。于是,这个瘦小的、面带杀气的美国将军宣布“无限期休会”,且不等我方作出反应即起身朝帐篷外走。我方全体人员处变不惊,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大笑表示了我们的蔑视,直到对方全部人员撤走后才离开帐篷。

  板门店是中立的会场区,本应得到双方的尊重和维护,但傲慢、无信的美方却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多次炮击会场区,派特务渗透,更多的是派飞机侵入会场区。谈判破裂期间,美机更是肆无忌惮地侵犯会场区的中立地位。那时,美机经常低空飞越会场区上空,对周围我方阵地轰炸、扫射,站在会场区内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为此,双方安全军官频繁地在出事地点会晤,进行联合调查,以确定事实真相,但每次美方都赖得一干二净。他们的借口是:飞机在上空飞行,站在会场区内用肉眼观察,总是感觉飞越了头顶,其实飞机都是在会场区外的上空活动,充其量不过是擦边而过,不构成违反协议。美国军官甚至挑衅地提出,要我方用其他方法证明飞机确实飞越了会场区上空。

  面对美方的挑衅,朝、中安全军官进行了深入讨论,想了很多方案。不久,又发生了美机侵犯会场区上空事件。我方要求双方安全军官立即会晤。双方军官先在会场区中心的帐篷外集合,然后一起步行到出事地点。

  双方开始调查,我军事警察陈述事件经过:“我们两人在会场区内巡逻,走到这里,突然一架美军P-50型战斗机俯冲下来,低飞掠过会场区上空,飞向北去,攻击我方阵地。”

  双手叉腰、若无其事的美方安全军官故伎重演,问我军事警察:“你怎么能肯定飞机飞越了会场区上空,而不是在会场区外?”

  这一次,我军事警察斩钉截铁地回答:“当时我仰起头来,飞机就在我头顶,和我身体成一垂直线。我立得笔直,同地面形成九十度角,因此,我敢肯定它侵入了会场区上空。”

  按照几何学的原理,我军事警察的论证完全正确。美方安全军官没有思想准备,支支吾吾,对这一论证不知如何反驳,耸了耸肩,认可我方的作证,并表示要向上级报告。

  1953年2月,美军司令员克拉克建议先行交换伤病俘。中央认为这可能是对方有意在板门店转变立场的试探性行动,指示我谈判代表团:对于违反协议事件,以后不要采取不分轻重、一事一抗的方针。

  休会期间,板门店十分冷清,只有双方军事警察的身影。但一旦遇有会议,会场区便顿时热闹起来,车水马龙,夹杂着直升机的轰鸣声。帐篷外的公路上熙熙攘攘,双方记者交头接耳,互换信息。有的干脆就蹲在路旁写起新闻稿来。根据协议,记者不能进入会议帐篷,于是谈判代表进出帐篷时便是他们抢镜头的珍贵时刻。代表们的衣着、举止、神态,以及使用的交通工具等都是新闻资料。有时,连我们工作人员也成为揣测观察的对象。一次,一位西方记者报道说,当天的会议“时间必长、内容必多”,根据竟是中方记录人员进帐篷时挟了厚厚的一叠记录纸。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