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爱写“人怕出名猪怕壮”

2013-02-17 07:59  来源:新民晚报

  核心提示:不过,我在打扫卫生、整理笔墨纸砚时,也喜欢欣赏一下他那行云流水般的草体字,可惜有90%不认识,就是能认识的,也连贯不起来,只有极个别的例外,如:“五月农家忙,打豆好时光”;“人怕出名,猪怕壮”。

\

  本文来源:《新民晚报》2013年1月3日B08版,作者:张宝昌 张事贤,原题:《我所知道的中南海游泳池》

  对着几张旧照片和尘封已久的资料,我似乎又回到那个令人兴奋的年代。如今,虽然毛主席、周总理、少奇同志、彭老总等老一辈革命家在中南海游泳池的活动片段,早已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但作为一名曾在那里为他们服务过的老同志,每当念及那些往事,我总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终于有了可以游泳的游泳池了”

  1954年,由中央建工部城市建筑设计院建造的中南海游泳池,分露天、室内两个。就泳池而言,池墙系采用乳白色瓷砖贴面,顶部有专设水槽,以攀扶休息和保护水质;池底均选白色马赛克,其间嵌有6条黑色道线;入水扶梯设在深水区,是纯铜制成的,池内游一圈距离,长度为100多米;岸上池边通道,是红色缸砖铺就的,既防滑安全,又美观大方,两边还有简易跳台各一座。无疑,在当时这是比较高级的游泳池。

  中央警卫团一大队驻地救护值班干部告诉我,当建筑图纸报送上来时,毛主席先是高兴地说:“终于有了可以游泳的游泳池了。”此前在玉泉山也修建过室内游泳池。因为太小,不能游,毛主席故有此感。但他很快又沉默起来,特别是看了图纸上的配套设施后,自语道:“会不会超过预算?”未等来人回答,他便明确交代:“超过的话,就用我的稿费。”毛主席如此动情表态,我们是不难理解的:首先他本人确实爱水善游,同时他也想到中央其他高级干部的需要,甚至还想到机关工作人员的需要。

  “我这条美人鱼,也过于粗壮了嘛,美从何来?!”

  每到夏季来临,在规定开放时间内,来中南海游泳池游泳的人很多,有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也有家住附近的孩子,平均每天都在150人上下。其中,年轻人和初学者居多,每到此刻,每个人总是想方设法尽量让自己和同伴玩得痛快,玩得过瘾。实际上,一个绿荫环抱、开阔宽敞、水蓝天高、干净漂亮的游泳池,的确是理想中的暂时性避暑消夏胜地。更何况水温始终能保持在38.5℃这个点上,不高不低,十分理想。而且离家或办公地又近,花钱也少(每人每次1角),还有相应的救护保障。如果渴了,有凉开水喝;累了,可以养神晒太阳。离开前还能痛痛快快地冲个热水澡。处在这般美好的环境里,能不心情愉悦,得到放松吗?尤其是那些此前未到过游泳池也不会游泳的人,只要几天认真学下来,便能掌握要领,像鸭子似的在水里自由扑腾了。警卫局文化教员曾这样感叹过:“此刻,我们是在天上人间,美哉,美哉!”当然,中央首长是不会如此浪漫的。通常情况下,他们要等到下午2时30分群众都离去后,才会过来。然而,有一次在全无通知的情况下,毛主席于中午对外开放时段突然到来。他一出场,大家立刻抬头仰望,很快,靠边的靠边,站着的站着,不少人竟然指点说笑,鼓掌欢迎起来。毛主席见此,自然高兴,当即表示也要下水。没过多久,在随行卫士及救护人员陪同下,缓缓张开双臂,以他最为擅长的侧身仰泳,划开水面,张弛有度,不失力道,自由自在地游着。间歇中,他还边踩水,边向大家微笑示好。个别胆大的孩子,故意游到近处,大声呼叫:“毛主席好!”聚集在浅水区观望的同志,则被毛主席自然优美的泳姿深深地吸引着,几乎忘掉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更有趣的是,看过内部外国电影的人,借题发挥,称颂首长侧身仰游时,像“美人鱼”,转到踩水时,又像在表演“水上芭蕾”。后来,当老人家得知这番议论时,不无幽默地对答:“我这条美人鱼,也过于粗壮了嘛,美从何来?!”

  中南海游泳池内商讨军国大事

  1958年,中央军委在北京一连开了近两个月的扩大会,全体会议和大会发言都在怀仁堂举行。这是一次并不那么轻松的军事会议。我在中南海游泳池做现场服务工作时,听到毛主席和彭老总谈及会议的一些情况。

  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元帅,三次到中南海游泳池向毛主席汇报军委扩大会议进展情况和所反映的问题。彭德怀概括汇报了我军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以往根据地时期所形成的分散领导的局面,逐渐变成现在的统一集中的指挥体系;由单一兵种发展为诸兵种合成军队,将志愿兵制改为义务兵役制,对军官的供给制改为薪金制,并实行军衔制和对有功人员颁发勋章的奖励制度等一系列大转变的过程。同时,提出自己有一段时间在朝鲜指挥作战,但回国后发现部队中出现了“技术作用第一”、“政治和人的作用第二”,只讲军官的个人指挥能力,忽视“三大民主”(政治民主、军事民主和经济民主),伸手要级别,争着要荣誉,有了就高兴,没有就丧气等偏向、错误。他对这些问题没有引起自己足够重视和采取有力措施加以纠正而自责。

  毛主席点头说道:责任有一点,认识到了就好。你我都是从东打到西,从北打到南,全国胜利后,美国人又逼我们同他打,而且是大打。没有办法,打就打吧,结果怎么样?我看也不过如此。所以人家笑我们“是一群打出来的人”。说得对,以打求生存这条路,我们走对了,今后还要走下去。哪有人不犯错误的。早在西柏坡的时候,中央已明确指出,要接受大转变的考验。可事情多,来得快,很多人跟不上,是可以理解的。别的不论,就拿部队为例,当时陆续转入生产建设的集体编制,有30多个师,加上转业干部和复员战士,总人数多达500余万。这些数字后面,有多多少少的组织领导工作、宣传教育工作要做。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土包子”、“洋包子”,还要学习新技术,掌握新武器!还要处理好人与技术、人与武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一系列的军事正规化大事。如果只看重他是元帅,你是将军,我是大校、大尉、少尉等等,岂不太可笑了吗?!所谓军事正规化,其实就是:统一指挥、统一编制、统一制度、统一训练和统一纪律,以及为具体实施“五统一”的若干条例、条令。因此,我建议:你在会上,要在批评中注意肯定和保护,要少怪下边,把解决问题的重点,放在领导机关,这样事情就好办了。但对空军修建机场,过多占用耕地,拆迁民房和海军有人擅自出海捕鱼的事,要立规矩,向干部、战士讲清楚。耕地和鱼,是当地农民、渔民的饭碗,哪有人民军队去争夺群众饭碗的道理!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