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晚年贫苦 拒收中共钱款

2013-03-04 07:54  来源:中华传奇

  核心提示:北大同学会又派何之瑜来照顾陈独秀夫妇,另外也有些至爱亲朋不时接济他们,而国民党以及共产党方面送来的钱款,陈独秀则一概拒之门外。

\

  本文摘自:《中华传奇·月末版》2010年第1期,作者:颜坤琰,原题:《张恨水与陈独秀的一段友情》

  陈独秀,张恨水,一个是中国现代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一个是“国内唯一的妇孺皆知的老作家”。虽然他们是安徽同乡,都关注积贫积弱的中国命运,然而,1938年以前,他们却未曾见过面。

  力挺陈独秀

  1937年8月,陈独秀出狱,此时,抗日烽火已燃遍祖国大地。此时,陈独秀的政治态度已有所改变:一、支持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合作;二、赞成在国民政府的领导下抗击日寇。但是,国民党对这个昔日的死对头仍然耿耿于怀,丝毫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共产党似乎也对他关闭了大门。

  很多朋友为出狱的陈独秀设计了未来:到武汉大学教书;去香港;去美国。

  陈独秀一一婉拒,他坚定地说:“我们拥护与参加抗战,就无论如何得留在抗战地区。”他选择了在重庆远郊的江津定居。

  1938年初夏,陈独秀参加了国民参政会的竞选,却落选了。这是国民党从中作梗,因为蒋介石此前曾要陈独秀任国民政府劳动部长,为他们装点门面,被陈独秀严词拒绝。而他主动竞选参政员,是想在参政会这个舞台上,公开揭露国民政府的种种弊端。但国民党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就在陈独秀感到郁闷的时刻,传来了张恨水对他的宽慰和同情。

  张恨水为此事写了一篇杂文:《哀陈独秀——兼及高语罕》,刊登在重庆《新民报》1938年6月22日副刊《最后关头》上。张恨水言辞恳切地写道:“敢以老乡资格告陈、高两先生曰:当参政而有补于国,当参政可也。当参政而不能有补于国,抑或甚焉,则必不可当参政矣。”

  想必陈独秀读了这篇文章后,一定会感到欣慰,因为,张恨水这篇文章表达了很大一部分知识分子和民众的见识;同时,也表达了张恨水对国民党政府出此下策的抱怨。

  张恨水敬重陈独秀由来已久,1919年,在五四新文化运动达到高潮的时候,在上海的张恨水“亲眼看到许多热烈的情形”。回到安徽芜湖后,张恨水在《皖江报》上创办了介绍五四运动的周刊;还以芜湖人民的爱国行动为题材,创作了小说《皖江潮》。

  后来,张恨水听说陈独秀担任了北大文科学长,毅然辞去《皖江报》总编的职务,只身奔赴北京求学,但因经济拮据,“决不让我有时间再去(北大)读书了”。如此一来,张恨水便丢掉了去北大求学的机会。

  1937年冬,王明、康生给陈独秀戴上汉奸的帽子,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关注陈独秀行止的张恨水立即出来辩诬,他写了一篇《论陈独秀》的文章,发表在1938年3月25日的重庆《新民报》副刊《最后关头》上。文章写道:“要说他是汉奸,那为天地间的公道而说话,我断言那是冤枉。”文章结尾的一句话说出了他的感慨:“对任何人要加以打击,就把‘汉奸’两字拿出来利用,这是一种不聪明的举动。”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