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临终前"没有一条好血管"

2013-03-13 07:30:07  来源:大公网

  核心提示:刘少奇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人给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起床大小便。因为不活动,双腿的肌肉渐渐萎缩了。他的胳膊和腿由于常打针被扎烂了。护士记录上写着:“全身没有一条好血管。”

\

  本文摘自《刘少奇的最后岁月》,作者:黄峥,出版:九州出版社

  1967年9月13日,就在我们被迫离家后的当天,妈妈也被关进了监狱。起初,爸爸并不知道这突然发生的一切。他仍然佝偻着身子,手扶着走廊的窗台,拖着打伤的腿,一步一步地蹭着,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们;又蹭到妈妈曾被关押的后院墙根,想听到里面的动静。然而,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每次都是失望地蹭回来。周围的一切是那么寂静。一天夜里,家里连夜筑起一堵高墙,再也不许爸爸出门到后院墙根了。接着,几个战士又奉命来搜查爸爸的房间,并要他把皮带解下来。爸爸厉声抗议,话音未落,就被按倒在地,强行把皮带抽去。爸爸发火了,气得浑身打颤,半天爬不起来。

  爸爸完全像囚犯一样!不,比囚犯还不如。

  之后,迟群跑来,代表“中央”给爸爸的警卫战士训话:“你们×中队负责警卫的人里黑帮出得最多,刘少奇就在这儿。你们中毒最深,要肃清流毒。你们现在的任务已经根本变了,不是警卫,而是看管刘少奇。”他还恶狠狠地加了一句:“要好好地看管,不能留情。”原来爸爸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被骂为“地道的保皇兵”,下了他们的枪,没收了证件。“看守”爸爸的战士,也加了双哨,层层监视,谁要是有一点“留情”,就要立即被批斗、关押或送回农村老家。这哪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在党中央的心脏——中南海?这里,林彪、“四人帮”制造了一片封建法西斯的恐怖!爸爸就是在这种非人的环境中,孤苦伶仃地挣扎着。他要坚持活下去,活到胜利的一天……

  当知道妈妈和孩子们都已被迫离家,只剩下自己孑然一身之后,爸爸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再加上不给足够的安眠药,强迫改变生活习惯,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彻夜不眠。这种折磨使得爸爸成天神志恍惚,常常陷入沉思而忘掉一切。他的手臂曾在革命战争年代受过伤,经过扭打,如今又发作了,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两个小时;到饭厅吃饭,短短的30米距离,竟要“走”上50分钟,甚至两个小时。前后跟着的看守战士谁也不敢上去扶一把。最后根本不能走动了,只能由工作人员把饭打来吃。工作人员去饭堂打饭,被人骂作“保皇兵”,因此也不肯每餐去打饭,只好打一次饭,吃几顿。爸爸满口只剩七颗残存的牙齿,嚼不动窝头、粗饭,又长期患有胃病,加上经常吃剩菜馊饭,常拉肚子,身体更虚弱了。手颤抖得不听使唤,饭送不到嘴里,弄得满脸满身都是。

  这一切,使得爸爸身体愈来愈坏,经常生病。病得太厉害了,大夫护士也不敢好好看。每次看病前先开一阵批判斗争会,一边检查病情还得一边大骂:“中国的赫鲁晓夫!”有的用听诊器狠狠敲打,用注射器使劲乱捅。看病就跟上刑一样。有一次,爸爸实在忍受不了,抗议道:“你们给我看病是假,我的病你们越看越重。”接着,他们又把爸爸服用多年的维生素和治糖尿病的药D860也停了。

  一个年近70岁的老人,怎么经受得起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爸爸的身体日益恶化,有时神志不清。可是,那些负责监视看守的人却说:“此人狡猾,不能排除有意这样做的可能。为严防意外,监护工作要相应采取一些措施。”

  1968年仲夏的一个晚上,爸爸发起高烧。大夫来敷衍了一下就走了。第二天转成肺炎,引起多种并发症,随时有死的危险。上面得知后,立即派医护人员来抢救。为什么故意把爸爸折磨病了以后,又要抢救呢?当时中办的负责人对医护、工作人员说:“现在快要开刘少奇的会了,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活着看到被开除出党,给九大留活靶子!”谁都知道,对像爸爸这样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了一辈子,经过几十年枪林弹雨、白色恐怖、出生入死的考验,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的共产党员,最大的摧残、最沉重的打击,莫过于“活着看到被开除出党”了。会诊医生提出离开监护环境住院治疗,被拒绝了;医生请求摘掉卧室内挂满的标语、口号,以使病人精神不受刺激,也被拒绝了。他们就是要让爸爸这样活受罪,活受折磨。这以后,爸爸虽然没有瘫痪,却再也无力起身活动,每天在严密的监视中躺在床上。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人给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起床大小便。因为不活动,双腿的肌肉渐渐萎缩了。他的胳膊和腿由于常打针被扎烂了。护士记录上写着:“全身没有一条好血管。”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