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长吕正操给毛泽东提意见

2013-03-14 07:39:17  来源:上海政协网站

  核心提示:吕正操最后得出结论认为:川汉线地质相当复杂,工程异常艰巨,造价极高;而修建襄渝线则切实可行,如此也能达到川汉线从重庆通往武汉的目的。这个意见上报给毛主席以后,毛主席认真研究了提交上来的报告,同意修建襄渝铁路,收回了自己的意见。

\

  (吕正操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上海政协网站,原载于:《联合早报》,作者:口述/吕彤欣 采编/朱一帆,原题:吕正操当铁道部部长

  吕正操(1904—2009),辽宁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起先后任冀中军区司令员、晋绥军区司令员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任铁道部部长、铁道兵政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考察成昆线

  1958年,吕正操受命担任铁道部代部长。他上任后接手的第一项任务,就是修建铁路。当时,在西部,几乎没有铁路线,为了经济的发展,首要任务就是修路。1961年4月,吕正操视察了正在修建中的成昆线。看了大桥、车站、隧道,甚至深入到隧道的开挖面。总共看了18个地方,行程600多公里。

  视察之后,吕正操觉得,在西南修铁路,隧道是个关键,必须先让长隧道过关,六公里的隧道要在一年内完工。他让手下提一个打长隧道的计划给他审阅。在解决隧道问题的同时,要搞大跨径拱桥,总结出一套适应西南山高水深的设计和施工经验来。

  为了尽量缩短工期,吕正操提出要大搞机械化电气化,提高效率。同时,他还发现,之所以效率不高,与工人的干劲也有很大联系。他让指挥的领导在组织工作思想工作上下功夫,并让他们把业余文体活动搞上去,鼓舞大家的士气。另外,特别重要的,要实地考察,吃不准的就要搞试点,“宁挨一年压,不受十年骂”。

  吕正操的这次考察,是为西南铁路修建的顺利进行做准备。

  受命修建西南铁路三线

  1964年,在毛主席的任命下,吕正操到西南负责铁路的修建(成昆、川黔、贵昆三线)。

  在西南修铁路,困难重重,有自然条件的险恶,也有修路队伍本身的问题。自然条件方面主要是地形险恶、地质复杂、气候多变,给修路造成了不小的困难。云贵高原、乌蒙山区、大小凉山的地形很险恶。高山大河,峡谷急流,“鸟道难通,猴子无路”。人们说是“上有一线青天,下无立锥之地”。大河有乌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铁路要三十七跨龙川江,七跨安宁河,十三跨牛日河,都是要修大桥才能过去。过山要穿洞,成昆线就有三百零五公里隧道,上百公里桥梁。除去两头和中间一点平地,基本上是桥隧相连。

  地质更复杂。地质学家说是处在喜马拉雅运动范围的。山地崩塌以后又出现地震。溶洞暗河很多。在水城,到处是地下水,是软土路基,有九十多处病害工点。还有一种“龙街粉砂”,这种砂子细得很,地质学家说既不能挖,也不能作填料,又不能打峒。此外,还有瓦斯岩爆,泥石流,地震区,元谋组,还有含盐、含硝、含硫酸根等侵蚀性岩层。

  气候变化大。有的地方常年阴雨,云雾弥漫,梅花山一带就是这样。天天下雨,但没水吃,光水管就接了200多公里。那地方只有一条可渡河。可渡河不可渡,安宁河不安宁。公路是从陡壁上凿开的,像栈道一样,上边高峰插云,下边是万丈深渊。这给设计、施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20世纪初,英国人想从上海修一条经过重庆、云南到缅甸的铁路,看了看,放弃了计划,说根本修不了。苏联专家看了后也说修不通。

  修路队伍本身的问题主要是队伍来自全国各地,思想、作风、技术等都不一样,而且大家对修路的思想准备不够,情绪不稳定。

  针对这种情况,指挥部决定:一抓思想,二抓设计,再抓部署。在大家的全力奋战下,川黔线于1965年7月8日提前接轨,仅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贵昆线也在这一年的10月1日顺利通车。

  成昆线是困难最大的一条,其困难在中国铁路建筑史上可以说是无先例的。这条路修通了,其它任何路都好修了。吕正操总结了之前考察的经验,首先指挥隧道工程快速突破,同时加紧机械化的推进,并进行内燃机车的试制,大大推进了成昆线的建设。

  在领导西南铁路建设的过程中,吕正操有着自己独特的指挥艺术。他常常到工地察看,作出指挥和部署,还常常和工人一起动手,运用智慧,让大家都情绪高涨,积极投身工作。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