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军险将张勋小妾"卖票参观"

2013-03-14 07:56:28  来源:中国江苏网

  核心提示:1911年12月2日,由新军第九镇等组成的江浙联军光复南京,时任清廷江防军军统的张勋仓皇出逃,他最宠爱的三姨太、秦淮河畔的青楼歌妓小毛子被革命党捕获。革命党人陈其美等拟将小毛子送到上海张园,关在笼子里卖票供人参观以筹措经费。

\

  (张勋 图片来源:中国江苏网)

  本文摘自:中国江苏网,作者:王晓华,原题:张勋小妾差点被送上海供人参观

  1911年12月2日,由新军第九镇等组成的江浙联军光复南京,时任清廷江防军军统的张勋仓皇出逃,他最宠爱的三姨太、秦淮河畔的青楼歌妓小毛子被革命党捕获。革命党人陈其美等拟将小毛子送到上海张园,关在笼子里卖票供人参观以筹措经费,张勋得知后气急败坏,后经津浦路铁路局局长陶逊牵线,用从南京掳走的100节客货列车车厢,换回了小毛子。

  张勋在南京曾住珠江路一枝园

  南京珠江路附近的一枝园,在清末和辛亥革命时期是个非常引人注意的地方。那里有一处大宅子,曾是江防军军统张勋的办公处和住宅。

  张勋爱女人,尤其爱漂亮青春的会唱曲的女人。他这一辈子,娶了一妻五妾:其原配夫人曹琴是江西新建县人,出身寒微;大妾邵文是天津人,是张勋同僚之女;二妾傅筱翠,是个河北梆子名角儿;小毛子排行第三,老四叫王克勤,还有一个老五。一度小毛子最得宠。“小毛子”是秦淮河畔青楼中的一名歌妓。张勋在江宁时,经常出没于秦淮河畔钓鱼巷,结识了小毛子,将其弄到手后,金屋藏娇,宠爱一身。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爆发。消息传来,江宁的绅商们去见张人骏和铁良,要求脱离清廷而独立,一个个慷慨激昂,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大门被踹开了,张勋的辫子缠在脖子上,头裹黑帕子,身着戎服,脚蹬皮战靴,端着两把手枪,“腾腾腾”地闯了进来,厉声问:“谁这么大胆,敢在制台衙门公然鼓吹造反和独立?让你们尝尝老子的花生米!”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刚才还高谈阔论的绅商,没有一个人再敢吭声。张勋用枪指着众人:“都给老子滚蛋!”绅商们乖乖地溜走了。

  但革命并不因为张勋的恐吓而平息。江宁新军暗中联络,准备响应。新军起义失败,陈其美与江浙等地起义将领在上海张园开会,公推徐绍桢为江浙联军总司令,在镇江设立联军司令部,指挥各部重新进攻江宁城。张勋率部作战,失利退入城内,而天堡不久为民军所夺,居高临下,向清军据点开炮攻破了城门。张勋来不及回一枝园携带小毛子,就带着卫队逃出汉西门,从大胜关渡江北去,顺带捋走了浦口车站的客车二十列、货车八十列到了徐州。

  江浙联军得知张勋的爱妾小毛子尚在城内,便下令搜捕。终于将躲藏在秦淮青楼中的小毛子抓获。宪兵押着小毛子去见徐绍桢。小毛子战战兢兢地说:“大王,你要怎么样?”徐绍桢急忙为她松绑,说:“嫂夫人,让你受惊了。不必担心,请委屈几日,一有张大帅消息,我一定让你们夫妻团圆。”随即将她安置在门帘桥的候补道员陈善的家中。

  小毛子被捕的消息传到江苏都督程德全和沪军都督陈其美的耳朵里,二人大喜过望,认为这是对付张勋的一张王牌。陈其美笑看说:“小毛子艳名远扬,如果将她陈列在上海张园,供人参观,卖十万元门票不成问题。给徐总司令发电报,把她解来上海,为我革命军助饷。”但徐绍桢坚决反对,说:“革命军仁者之师,不宜有此儿戏之举!何况我们建立民国的目的是人人平等,怎可把妇女做玩物?”

  张勋丢了小毛子,食不甘味,睡不安寝;听说陈其美要把小毛子关在笼子里任人参观,冲天一怒为红颜,咬牙切齿地说:“大将军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令人耻笑!”于是传令三军,准备联合在颍上的北洋倪嗣冲的部队反攻江宁。

  徐绍桢请来津浦路铁路局局长陶逊:“你去谈判,让张勋退兵。”陶逊说:“你不是开玩笑吧?除了皇帝,张勋连天王老子都不听。”徐绍桢笑笑,用京剧韵白悦:“山人自有妙计。”说着拍了三下巴掌,后堂转过来一个人,正是艳光四射的小毛子。“你去和张勋谈判,用小毛子和张勋换车皮。”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