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字狱:揭秘"小说反党"案

2013-03-15 07:31:21  来源:炎黄春秋

  核心提示:《刘志丹》小说案株连之广,连古代的文字狱都难望其项背。对这些冤情,刘志丹不可能知道了,我们也不知道如果他泉下有知是否会悔恨交加。

\

  本文节选自《刘志丹的悲壮人生》 作者:傅国涌 原载于:《炎黄春秋》2000年第11期

  康生制造“小说反党”冤案

  在刘志丹牺牲13年以后,他的战友从陕北高原走进了北京城,刘志丹为此献出了生命的人民共和国终于成立了。又是13年后(1962年),一部以他的生平为内容的长篇小说《刘志丹》被定为反党小说。罪状是:

  ——“剽窃毛泽东思想”。

  陕北根据地是在和中共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刘志丹通过武装斗争,创立了红军和农村根据地,在实践中走出了一条和井冈山一样的道路。所以说刘志丹是剽窃毛泽东思想。

  ——小说把陕甘苏区写好了,就是和中央苏区分庭抗礼。

  ——书中某个人就是习仲勋,写得年轻能干,是为习仲勋篡党篡国制造政治资本。

  1956年以前工人出版社就将此书列入选题计划之中,并约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来写,她早在延安就听说过刘志丹辉煌而短暂的英雄一生,积累了一些资料,接受约稿后,她查阅大量资料,采访了大量当事人,历经六年,六易其稿,1962年完成,并节选在《工人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发表。

  康生还没有看到书就认定:“完全为高岗翻案。”他通知中宣部要各报刊一律停止转载,同时,康生还通知工人出版社把第五稿印六百本,第三稿印三百本送中央会议审查。书尚未印好,一条“毛主席语录”就出来了:“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后来毛泽东又说:“利用小说反党,是康生发现的。”

  这一年夏天,中共八届十中全会,由康生提出定了个“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反党集团”,习仲勋早年就担任过陕甘苏维埃政府主席,是刘志丹的亲密战友,后来担任西北局书记:贾拓夫14岁就参加革命,“是惟一一位从陕北到中央苏区工作,又从中央苏区长征到陕北的领导干部”,是“毛泽东走向延安的向导”,1949年成为第一任西安市长,也是刘志丹的亲密战友;刘景范则是刘志丹的亲弟弟,早年就在哥哥的影响下参加了革命。

  自1962年到1966年,西北五省区大批省级干部被调到北京“学习”、审查,称他们是反党集团的人。文革爆发后,陕北的志丹县贴出了大字报,把刘志丹、刘景范诬为“叛徒”,曾被国民党捣毁过的保安(志丹)纪念堂又一次被红卫兵砸烂,刻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题词的纪念石碑也被毁了,刘志丹的家人再次被赶到了农村。

  1967年贾拓夫被整死在郊外,“习、贾、刘”只剩下两个人,成不了反党集团。1968年1月,刘景范、马文瑞(曾经接受过李建彤的采访)和李建彤被抓起来后,又成了“习、马、刘反党集团”。马文瑞关了五年,习仲勋关了八年,刘景范因为反抗逼供,揭康生的底,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逮捕入狱,坐了十年牢。小说的作者李建彤先是被关在一个地下室,1970年开除党籍,劳动改造。

  《刘志丹》小说案最后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时而定为“西北反党集团”,把西北大部分司局长以上的干部都划了进去,打了几百干部。不仅西北干部,长征过来的南方干部和1962年参加审查这个案件的干部都未能幸免。陕甘宁老区的基层干部和群众,有上万人被打成“彭、高、习反党集团”的黑爪牙,甚至李建彤到陕北采访时,带过路的群众也被打死了好几个。

  《刘志丹》小说案株连之广,连古代的文字狱都难望其项背。对这些冤情,刘志丹不可能知道了,我们也不知道如果他泉下有知是否会悔恨交加。

  小说几经波折,在成稿十七年后的1979年才由工人出版社出版,离刘志丹牺牲已经六十三年了。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