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自我批评:"听一面之辞"

2013-03-16 07:17:55  来源:大公网

  核心提示:1973年2月底,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对张春桥说:“我看贺龙没有问题,策反他的人,贺龙把他杀了。”他作自我批评说:“我有缺点,听一面之辞。”然而,这个自称“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张春桥,却对“最高指示”密而不宣,不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传达,更谈不上着手为贺龙平反了。

\

  本文摘自《中国元帅贺龙》 作者:水工 出版社: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贺龙去世以后,薛明在西山孤灯相对,形影孓立,痛不欲生。

  一天,突然来了一些人,把她押送上了火车。她知道,贺龙死了,该向她下手了。可是,要送她到哪里去呢?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来到了贵州贵阳机场附近一个小山沟里,一个班的空军士兵,把她作为重要犯人监禁起来。她不明白,怎么看押的战士换了空军了?是谁在对我下毒手?

  是谁?是叶群。

  贺龙去世以后,她给吴法宪打电话说:“贺龙死了,还有薛明。她也不是好人,你们要把她送得远远的。”

  吴法宪唯命是从,向叶群表示,此事由他亲自去办。

  叶群交待说:“一不能让她死了,二不能让她逃掉,三不能让她胡说八道。”

  他们害怕真理,害怕人民知道元帅之死的真相。

  于是,薛明被转移到了吴法宪手上,送到了这个叫做磊庄的小村子里。在这里,对她看得很紧,无论是劳动、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轮流看守。他们要薛明下田劳动,却不安排在附近的农村,而是让她到较远的菜田里去干活,每天薛明要来回步行二十多里。这不是在故意折磨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吗?

  1971年5月17日,也就是贺龙逝世两年以后,专案组写出了一份《贺龙罪行的审查报告》。这份报告把贺龙定为“党内军内通敌分子”,“篡军反党分子”,提出:“开除军籍、党籍,并在一定范围内公布其罪行,肃清流毒和影响”。然而,中共中央九届二中全会以后,形势发生了变化。林彪集团和“四人帮”的斗争加剧,中共中央没有讨论这个报告,被搁置了起来。

  1971年,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薛明感到一阵喜悦。林彪死了,叶群死了,她的命运也许会出现转机。哪知,事与愿违,一切依旧。他们常常借口“紧急战备”,等薛明睡到半夜,把她叫醒,让她打上背包,在狭小的房间里跑步,直跑得薛明气喘嘘嘘,步履踉跄,但是,薛明记得贺龙的话:“好好活下去”。她带着贺龙同志自己卷制的、没有来得及抽掉的纸烟,带着立女那封给他们夫妇带来温暖的信,顽强地忍受着。

  1971年9月,林彪摔死之后,周恩来便四处查询薛明的下落,终于,他知道了薛明现在贵州。他马上派齐英武、徐心坦两位同志飞往贵州,接薛明回北京。当他们来到磊在,找到薛明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个满头白发、身体虚弱,连路都走不太动的老太太。本来,他们已经联系好,请薛明乘飞机回京,因为,周恩来正心焦地等待着她的归来。可是,这样虚弱的身体,怎么能坐飞机呢?不得已,只好在火车上晃荡几天了。

  薛明多高兴啊!她终于能重见天回了。

  回到北京,周恩来便把她安排在西城二里沟新疆办事处住了下来,并委托国务院科教组照管她。特别使她高兴的是,失散了五年,音讯不通的孩子又被送到了她的身边。薛明泪水满眶。孩子们一个个小小年纪竟受了那么多罪,做母亲的能不痛心吗?此番劫后余生,她恍若梦中,亦真亦幻,高兴之中,又想起了贺龙。老天爷太不公道了,为什么不让他看到林彪集团覆灭呢!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