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神秘的“伊朗革命卫队”

2013-03-18 08:10:04  来源:中国宁波网

  核心提示:随后,默森·雷泽以此为核心,向全国撒开大网。革命卫队在全国实行严厉的身份核对制度,通过繁琐而严密的排查行动,将众多异己分子揪出来。一时间,伊朗国内出现“孙子揭发爷爷,妻子揭发丈夫”的局面,“革命的恐怖”遍及全国。用默森·雷泽的话说:“我们把水放干了,鱼自然就冒出来了。”

\

  1970年代伊朗伊斯兰革命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宁波网 作者:佚名 原题为:伊朗为何“一国两军”?伊朗革命卫队组建内幕

  1.霍梅尼坐在飞机地板上回国

  20世纪70年代,风华正茂的萨泽加拉是伊朗沙里夫技术大学的本科生,并被保送到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继续深造,但他没去。这个深受西方文明熏陶的青年对亲西方的伊朗国王巴列维恨之入骨,萨泽加拉成为当地学生运动的领袖,并一度参加信奉无政府主义的“人民圣战者”组织,进行暗杀国王亲信和秘密警察“萨瓦克”的斗争,后因缺乏群众基础,斗争受挫。

  1978年,萨泽加拉不得不流亡法国巴黎,并在那里遇到巴列维国王的死敌——什叶派的阿亚图拉·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萨泽加拉意识到,要在宗教气氛浓厚的伊朗进行推翻国王的革命,不联合什叶派是不可能成功的。于是,萨泽加拉断然离开缺乏斗争方向的“人民圣战者”组织,成为霍梅尼的核心智囊。

  1978年11月6日,巴列维国王对全国实行军管,萨泽加拉意识到国王的末日即将到来,适时地推动霍梅尼发布宗教号令“任何与军政府合作的人都将被视为伊斯兰教的叛徒”,进一步孤立国王集团。

  1979年1月13日,霍梅尼与萨泽加拉等人在巴黎成立伊斯兰革命委员会,遥控指挥国内的斗争。也许伊朗的君主制真到了寿终正寝的一天,伊斯兰革命委员会成立仅仅3天后,巴列维匆匆放弃王位,带着家人出逃埃及。伊朗国内顿时群龙无首。

  1979年2月1日,霍梅尼带着萨泽加拉一行乘坐法国航空公司的班机飞抵德黑兰。据萨泽加拉回忆,为了保持穆斯林清贫艰苦的生活方式,霍梅尼将专机的头等舱座位卖给随行的记者,而自己则坐在飞机地板上。他们在德黑兰受到万人空巷的热烈欢迎,萨泽加拉自己都没想到,伊斯兰革命会这么快就成功。

  2.军官愿为霍梅尼付出一切

  但革命并非一帆风顺,在伊斯兰革命委员会刚回到德黑兰时,仍效忠国王的伊朗陆军和帝国卫队还在负隅顽抗。

  1979年2月9日,帝国卫队突然袭击德黑兰空军基地内的军事学院,企图摧毁伊斯兰革命委员 会的指挥中枢。双方展开激烈战斗,纯粹是乌合之众的伊斯兰革命群众根本不是帝国卫队的对手。亏得有德黑兰驻军的一些起义士兵前来支援,霍梅尼教长才转危为安。这件事对伊斯兰革命委员会成员的刺激很大,成立一支“人民军队”,以保卫革命果实的问题立刻被提上议事日程。霍梅尼坚持新伊朗的军队应该被置于两个互不统辖的指挥系统之下,以防止野心家发动军事政变。根据这一指导思想,革命委员会决定除了继续争取更多的旧王国正规军外,还要成立自己的革命卫队,并且很快就拟定了建军章程,并付诸实施。

  1979年2月12日,巴列维国王的王宫和帝国卫队的军营都被革命群众攻占,伊朗陆军总司令和帝国卫队副司令都在战斗中被击毙,革命胜利已成定局。

  1979年2月20日,革命委员会正式宣布组建“伊斯兰革命卫队”,首先招募的是500名愿为霍梅尼付出一切的民众,他们从推翻国王的战斗中获得了武器。萨泽加拉效仿古波斯皇帝大流士组建“万人不死军”的做法,将这些人作为革命卫队的领导核心进行培训,这些人有的是过去的商人,有的是未毕业的大学生,有的只是勤杂工,但萨泽加拉不在乎这些,只要他们的思想完全服从伊斯兰革命就成。他们每天都要接受射击、军事指挥和伊斯兰教义的严格培训,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喊口号,最初他们只需高喊几声“革命万岁”就行了,但后来霍梅尼特别关注此事,要求加强这500人的思想管理,于是教官们增加了“打倒美国”、“打倒以色列”、“打倒苏联”等几十条口号,而且这些口号都必须一次性喊完才能去做别的事情。萨泽加拉开玩笑说,革命卫队骨干的要求“就是会把这些口号背得滚瓜烂熟”。革命卫队初创过程受到萨泽加拉小组的全面监督。在萨泽加拉的要求下,霍梅尼责成巴扎尔甘政府下令,将革命中流散的所有武器重新登记收缴,并在全国范围内重新分配,避免被反革命势力利用。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