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谈后事:不与烈士埋一起

2013-04-02 07:56:25  来源:党史文汇

  核心提示:“伯伯吃力地抬了抬眼皮,用无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突然,他用惟一能动的右手抓住我的手,握得紧紧的,对我说:‘看来,我是不行了。我死后,骨灰是不是能和你们的父亲埋在一起呀,你们的父亲是光荣的烈士,可我被打成了反革命呀,我怕玷污他们呀’。说着,伯伯大滴大滴地淌下了眼泪”。

\

  本文摘自《党史文汇》2009年第1期,作者:苗体君 窦春芳,原题:《彭德怀忠魂归故里》,本文系节选

  彭德怀两次成婚都没有留下一个儿女,只得把自己的后事托付给侄儿、侄女。彭钢是彭德怀侄儿、侄女中最小的一个,据彭钢回忆,她的伯伯彭德怀曾经向她谈过三次,这三次谈话都让彭钢刻骨铭心。

  第一次谈话是1956年9月,党的八届一中全会后,中央决定领导干部死后火化,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彭德怀也签名表示同意。据彭钢回忆说:“第一次谈起这件事是在50年代的一天傍晚,我陪伯伯在中南海边散步。当时中央刚开过会,决定改土葬为火葬。那天他很兴奋,告诉我,‘今天毛主席、恩来、少奇都在决定上面签字了,以后不埋葬,改火化了,我也签了字’。他注视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深情地继续说道,‘想起牺牲的战友,我们这些人要好好工作。我们死后什么也不要留下,一身清白,就对得起长眠的战友了’。他突然一转身,笑着对我说,‘我托你一件事吧,我死后,你把我的骨灰装进一个葫芦里,放进大海,让我飘洋过海,去看看五大洲的人民怎么生活。因为我生前忙碌,去不了许多地方了’。”

  第二次谈话是在吴家花园。1959年庐山会议后,伯伯主动提出搬出中南海,住到了北京西郊的吴家花园。那里异常冷清,他在锄地种菜的劳动中,经历了痛苦的思考。有一天,他听说鱼骨头烧成灰以后,是很好的肥料,埋在苹果树下,结出的果子很好吃。就对我说:将来我死了,你们就把我的骨灰埋在这树底下,结果子给你们吃。

  第三次谈话是1974年10月23日,彭德怀的病情恶化,他的生命已经接近终点。那天,彭钢赶到医院看望他,彭德怀双眼紧闭,呼吸微弱了。彭钢趴在他的耳朵边大声喊道:“伯伯,伯伯。我来看您了,伯伯,伯伯,您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呀!”“伯伯吃力地抬了抬眼皮,用无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突然,他用惟一能动的右手抓住我的手,握得紧紧的,对我说:‘看来,我是不行了。我死后,骨灰是不是能和你们的父亲埋在一起呀,你们的父亲是光荣的烈士,可我被打成了反革命呀,我怕玷污他们呀’。说着,伯伯大滴大滴地淌下了眼泪”。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