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严重差异自民国开始形成?

2013-04-08 07:59:53  来源:中国新闻网

  核心提示:民国以后,中国城乡之间,现代工商业较为发达的都会地区及沿海,则与内陆及乡村,形成严重的差异。占去经济与文化资源的前者,相对于内陆与乡村,已是另外一个世界。两者形势的优劣,判然可别。

\

  (许倬云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许倬云,原题为:《许倬云:我者与他者 中国历史上的内外分际》

  按: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许倬云,致力普及历史教育。他以“认同”为题,深入浅出,以独特的“系统”概念,呈现中国的舒卷与发展。

  书中以六个系统分析“我─他”的形成与崩裂,分别是,一、中国与其它国族的互动,二、中国本部与边陲族群的互动,三、中央政权与地方社会的互动,四、社会上层与下层的互动,五、市场经济网络的运作,六、文化学术层面,主流“正统”与“异端”挑战者之间的互动。这六个系统内部不断变动,牵动彼此,又因彼此牵动改变了系统。因此以系统的角度来看“我─他”关系,则其变动不居乃是历史常态。不论政权如何轮替,经济如何发展,国家思想主流由谁占据,“中国”的本质毋宁是不断变化的系统,一个不断发展的秩序。

  后论中,作者回归现实,感慨现代认同观念的植入,僵化了“我─他”界线;此外,都市化与全球化带来的疏离,让人类连最基本的地方与社区认同,都散逸在现代迁徙与经济活动当中。相较时下纷扰的“统独”意识形态之争,本书的历史纵深提供了另一种思考“中国”的冷静视角。

  内文摘录:

  中国近代史,通常以一八四○年鸦片战争为始点,这次抗争的关键在通商与“进城”,都是以“我者”拒绝“他者”于大门口。中国必须面对新的“他者”,船坚炮利的西方帝国,挟其军事与经济的实力,终于打开大门。面对这批新的夷狄,中国完全失去了过去的文化与经济优势!

  接下去的大事,乃是“太平天国”的挑战清廷。太平天国,在种族观念上,以汉族的“我者”,打起驱除满族的“他者”,可是又以西方宗教为口号,挑战中国的儒佛道三家,却又是颠倒了“我者”与“他者”的相对地位。太平天国的这一矛盾,当可由人类学的“货船现象”解释。

  太平洋小岛的居民,在西人货船到埠时,完全不能抵拒,却又意外的得到一些利益,于是,岛民以为,只要模仿西方船只的旗帜服装,就能召来西人的货船。

  太平天国袭用基督教的形式,却并不真正知道基督教的教义,更不知西方文化为何物,徒然在汉满的“我─他”与中西的“我─他”之间,造成矛盾,招致儒生的反弹,组织了湘军,保卫中国文化,击败了太平天国,曾、左诸人,严守儒家君臣伦理,不再关注满汉华夏夷狄的“我─他”对立。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