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留给我们哪些"遗产"?

2013-04-09 08:48:50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核心提示:6年前的SARS让中国重新检讨和调整发展战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加大对卫生等社会公共事业的投资力度,保证社会各部门的均衡发展,消除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隐患。

\

  本文摘自《南方人物周刊》2009年第18期 作者:张欢 原题为:非典之鉴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面对今次(2009年)来势汹汹的猪流感,六年前中国民众与政府抗击非典疫魔的经历,能提供什么经验教训?

  传染病无国界

  时间上和中国黑白颠倒的墨西哥成了新闻的头条,满城尽是口罩人的壮观场面让人联想到6年前的北京,而且同样是有着2000万人口的超级城市,墨西哥的境况很难不牵动着北京的心。

  截至本文发稿时,中国境内尚没发现人感染猪流感的案例,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能置之度外。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流感疫情研究专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博士告诉美联社记者,之所以难下结论,是因为当前猪流感疫情介于可能发展的两个极端之间,既有可能在今后数周内烟消云散,也有可能仅仅是流感大爆发的“开场戏”。

  同一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接受新华社采访表示:目前虽尚无疫苗预防人感染猪流感,但人感染猪流感是可防、可控、可治的。

  回首6年前,从广东肇始的非典病毒在北京得到最大规模的传播,中国政府举全国之力打赢了一场抗击非典的“人民战争”。不论是惩办不作为的政府高官,还是力推政府信息公开,都让世人对当时新一届中央政府报以好评。

  如果猪流感传染到中国,我们该如何面对,我们该从非典一役中学到什么?

  政府信息化公开仍需推进

  2003年春节刚过,广州就已经出现了市民抢购白醋、板蓝根的恐慌,但官方并没有任何权威的相关信息发布,甚至广州媒体接到通知,要求严格遵守新闻纪律,不得擅自对“非典型肺炎”进行报道。直到2月11日,在疫情已出现近3个月后,广州市政府和广东省卫生厅才分别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解释说疫情已经得到控制。

  遗憾的是疫情的相关资料,如传染性、临床特征、治疗手段等却并未广泛告知。无知的结果是无畏,全国其他地区没有采取什么针对性措施,于是非典开始走出广东,并在北京集中爆发。

  甚至到了4月3日,时任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新闻发布会上仍声称“中国是安全的”。非典事件充分体现了信息公开制度在中国政府体制中的缺失。公民知情权不容侵犯,面对重大灾难时,传统的处置方式已经显得格外落后。

  2007年1月,国务院审理通过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于2008年5月1日正式实施。随即,各级政府与各政府部门也相继通过了配套方案。

  “5·12”汶川大地震时,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发布了相关信息,而且媒体也得到了全所未有的报道机会,而在同样惨烈的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甚至都不允许记者前往报道,少数能够进入灾区的记者也都是被精挑细选的。

  非典事件大大推进了中国政府信息公开进程,但在此之后仍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件发生:多个地区相继发生人感染禽流感、“手足口病”疫情,但据被新华社揭露,安徽、河南等地仍有不少地方重演了“欺上瞒下”的老套路。

责任编辑: 凡子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